​聂圣哲:川普在中国发推特的“曲折”路径与成本

​聂圣哲:川普在中国发推特的“曲折”路径与成本原创 2017-11-11 徽州聂造之 聂圣哲

(川普一早在整理发型的间隙发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友情提醒:阅读本文文字需要2分钟左右。】
周末,大家双11累了,给大家聊一点轻松的话题。
很多朋友关心川普访问中国时如何发推特。很多人都以为,川普平时随便拿个手机就发推特、打电话了。
这说明大家平时不用心。只要你翻开以前的新闻,你就会发现川普在大选获胜的那一刻,立即进入候任总统状态,他原来的手机就被没收了。作为话唠、推特控,当时的川普很不爽,与安全部门和卫队吵了起来,因为他要打电话告诉他的朋友,他获胜了,他要发推特“安慰”一下希拉里。卫队破例让他用老手机发了最后一条推特,打了两个电话,老手机就被打入“死牢”。
手机是有发射和接收功能的,这里面除了信息安全以外,还有人身咱全。如果川普的手机能够被扫描出来,那他也有可能被定点清除。
所以,川普国的手机,是这样的——
1、一机一用:发推特的手机,只发推,机里不能有其它信息,里面全是空的;
2、专用频率,每一次拨通,都是一个特殊频率,外界无法识别;
3、多次中转和调制解调、编码,也就是说:川普手机——指定基站——虚拟基站——另一站点——进入市网,路径不可逆。也就是说,你无法通过川普的手机信号顺藤摸瓜,给川普定位。
具体路径:
请看这张图——

(美军特殊通讯路径示意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川普主要使用美军的是一套名为“移动用户目标系统”(MUOS)的卫星通信系统,这套系统由5颗卫星和遍布全球的4个地面站组成。地面站平时负责对卫星进行测控、指令传输。MUOS卫星网络能够为在世界各地的美军作战部队提供类似民用手机的3G网络服务。MUOS能够对具备标准通信功能的作战单位提供支持,它将商用的3G宽带码分多址(WCDMA)蜂窝电话系统转换成使用地球同步卫星代替地面站的军用UHF卫星通信无线电系统。通过比常规地面网络所使用的频段更低的UHF频段,MUOS系统具备穿透浓密植物、在恶劣气候中以及在广布障碍物的城市进行可靠通信的能力。这套系统能够提供军事点对点和网状通信,用户可以使用全球范围内的语音、数据,甚至是视频服务。
具体的来讲,就好比专门给川普架了一条专线一样,他走到哪里,专线就跟到哪里。
所以,对川普来说,通讯没有防火墙,只有他自己的防护墙。但他在国外每发的一条推特成本可不低,估计要几十万或上百万美元吧。
祝大家周末快乐!

Advertisements

合法性是个什么东西

作者: 二大爷
看国际新闻多了,经常会看到讨论某国政权合法性的问题。在越来越多的国际干涉中,政权的合法性往往是首当其冲的原因。比如叙利亚巴沙尔的政权,安理会介入首当其冲的原因就是“其政权已经丧失存在的合法性”。那么这个合法性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这个值得剖一剖。
国人对于“政权”的认识,最早恐怕都是来自于那句“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和现代公民社会理念格格不入的所谓名言,不仅没有因为凛冽的杀气和无数的尸骨作为铺垫而受到质疑,反而被当做成功者的豪言成为了别样的激励。用笑话来说,当暴力成为革命,以前打砸抢的历史就算工龄了。
但是,政权是不是一定要出自于枪杆子,枪杆子里面走出的政权到底具不具备法理基础,这是个大问题。萨达姆的政权出自枪杆子,卡扎菲的政权出自枪杆子,波尔布特的政权出自枪杆子……但他们都除了死亡合法,其他都没合法。
我们观摩欧洲君主登基,会发现他们的王冠都是教宗授予的。影响力巨大的教廷对于王权的认可,是国王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位于梵蒂冈的教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王冠批发专家。整个世界的文明史,很大部分是和宗教史紧密相连的。对于神的敬畏,成为诸多宗教阐释教义的基础。上天的意志自然而然成为最具说服力的行为准则,具备了不可撼动的法律效力。谁代表了上天的意志,谁就自然拥有了号令天下的权力。
古埃及祭师在整个国家中地位最高,权力最大。法老既是政权的代表,又是神权的代表。神权成为政权的基础和来源。这种政教合一的模式贯穿了大多数文明的早期的历史。这种可以认为是奴隶制社会残余的体制至今仍在阿拉伯世界和中亚顽强生存,例如伊朗。宗教领袖事实上掌握着国家的最高权力,关键时刻每每和独夫们站在一起,逆世界潮流而动也就不足为怪了。
中国人事实上也没有脱离这个框架,从西周开始,最高统治者成为“天子”,上天之子,奉天承运,理所当然。但是本土宗教发展的滞后和迟缓,使得中国人的神权有别于其他地区,更多的体现在祭祀之中,所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宗庙代替了教廷,成为王权与神权的交汇之处。但是,仅仅依靠血缘的传承和还是不够,祖先始终不及天意更有说服力。
连秦始皇这样所谓的千古一帝,虽然承六世之余烈,依靠武力荡平六国,但是在传国玉玺上还是要刻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字眼,甚至还费尽心机的去泗水打捞被周人沉入水中、从大禹时代就开始代表王权合法性的“九鼎”,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能无奈的借助“五德流转”的传说来解释统一天下的伟业。
连皇帝都如此,小瘪三们就更难。陈胜吴广要起事,只有往“鱼腹丹书”上去动歪脑筋,还是要借上天的“大楚兴陈胜王”的段子,宣告起义的必然性。刘邦大老粗一个,连这个造谣的过程都没有,只好借助史官的力量,活生生的造出了一个“赤帝斩白蛇”的神话,来演绎自己的天授。后来造反的流氓都借鉴了这一先进经验,所以我们在正史中总是不厌其烦的看到开国皇帝的老妈神龙入怀,无故怀孕的段子。
这种建立在武力成功上的造谣手段,对统治者本身来说,并不安全。因为模仿的成本太低,太容易。所以,不太高明的家伙就想到了伪造谶纬之言。王莽篡汉,虽然都当了“假皇帝”了,但是要代汉而立,还得到处指使爪牙献祥瑞,造符图。即便是这样,合法性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这才有了天下大乱。还有些更加高明的人,比如曹丕,司马炎、李渊之流,想起了禅让,三让而进,直接从前任政权接过衣钵,虽然也是演一出让人恶心的悲情戏,但合法性的问题至少从形式上较为圆满的解决了。
但是如果连造谣和禅让都不会,那怎么搞呢。太平邪教领袖洪秀全、杨秀清们又创造性的发明了新的招数——舶来西方理论,包裹中式内核。但洪教主毕竟是个大老粗,连个举人都考不上的穷秀才,靠着对基督福音的一知半解,注定了传教理论先天性的不足,天父天兄附体的那套把戏,在聪明人看来近乎弱智。为什么我们现在可以说绝大多数农民起义毫无合法性和建设性可言,就是因为,这样的暴力革命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建立另一个更加暴力的政权。整个政治演进的过程,不过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武力就是一切规则中最后的规则,这样的改朝换代带来的只能是民不聊生和流血漂橹,事实上得到承认的不过是武力,而非政权的合法性。
但不幸的是,白俄的一声炮响,为后来的野心家们提供了另一种完备的暴力理论。打着科学旗号的剩余价值分析和人类社会不断向往的乌托邦理想巧妙糅合,为诸如波尔布特这样的野心家的屠戮和篡位提供了极其完美的合法性理论,极其粗暴的割裂了社会各个阶层,践踏一切历史传统和优秀文化,锻造出了人类社会为祸最烈的宗教体系,其破坏性远远大于历代的农民起义。仔细分析一下,所谓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必然会过渡到××社会,不就是先秦五德流转的翻版嘛,换个马甲,还是个王八。这种所谓的唯物史观,不过是一种披着哲学幌子的高级谶纬,从中你看不到任何现代的民主和法治,自然也就看不出所谓的合法性。
自从13世纪英国诞生了限制王权的大宪章以来,西方世界在契约型社会的道路上越走越顺,在社会各阶层不断的角力中,议会制民主逐渐成熟,立法取代武力,逐步成为政治斗争的焦点。在宪法的框架下,个人权利通过定期的选举,过渡成为政府权力,执政者由此获得执政的合法性成为普遍的共识。
现代民主政治的发展,表面上看是制定了一套政治文明的游戏规则,更深层的,是将权力这只猛兽关进了笼子,彻底告别以暴易暴、白骨累累的丛林法则。民主选举成为个人认可政权合法性的硬指标。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极大成果,对于社会各方来说,是实现共赢的最好途径。相对而言,独裁政治的特点是人人自危,朝不保夕。对于参与政治斗争的各方来说,没有任何保障。治人者可能被治,杀人者可能被杀。最终只能造就一堆外国人爹妈来治理国家的奇特景观。
但是很遗憾,崇尚暴力革命的金正日、金正恩们并不这么认为。一方面,他们要依靠君权神授的老路子到处伪造历史,编出“白头山血统”“徒手打飞机”之类的神话来,将暴力夺权的造反史升华;一方面他们的极权本色又要求必须割断历史,不断地搞出新的理论,掩盖父死子继的世袭事实,称之为某某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或者是本土化实践,也就是主体思想。辅之以操纵选举和经济发展的幌子,作为合法性的根据。但是有选举不代表合法。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定额候选,全票当选。奴隶们在暴力的恐吓下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不是形式民主,而是强奸民主。
荀子有句名言:天下归之谓之王,天下去之谓之亡。人类社会走到今天,留给奴隶制、封建制等非法政权生存的空间已经不复存在。偶尔一两个复古的样本,不过是屈指可数、等待死亡的笑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相关日志

2017/10/16 — 有多少道具以为自己是角儿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6 — 大公司的鸡贼行为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5 — 关于东北国企、下岗工人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5 — 有些从国内来的老人,不值得尊重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2 — 我本以为已经很了解中国大妈这个群体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1 — 网易:坎坷的编制之旅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0 — 房地产税究竟怎么收?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10 — 孙春龙:把警局开成淘宝店 我也真是服了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09 — 中国智慧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08 — 投资移民请谨慎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我本以为已经很了解中国大妈这个群体

作者: 刘小顺
不管在生活中还是在网上,我们会经常听到大量针对中国大妈群体的吐槽,不管是她们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跳广场舞扰民、买东西的时候占小便宜、卫护熊孩子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等等,都能迅速引起很多不明群众的集体声讨。
尽管如此,我却几乎从来不用恶意去揣测她们,虽然她们的确经常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真让我在生活中遇见,忍忍也就过去了,插队就让她们插一下呗,要座位就让给她们呗,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再说了,我也不想一棍子打死一个群体里的所有人,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大妈都这样啊,只不过因为整体形象的问题,而给大众造成了既定的坏印象。
我只是纳闷,这些中国大妈其实在她们的子女面前都是非常可爱的妈妈,相信她们的子女都非常爱她们,可是为什么到了外人面前,就这么招人烦呢?
直到我坐邮轮出国旅行了几次,短则几天,长则几十天,算是重新认识了她们。邮轮旅行的主力军可都是中国大妈们,现在日子好了,中国大妈有钱有闲,三不五时就喜欢出国旅行旅行,又舒服又方便又干净的邮轮是她们的首选,于是邮轮上的‌‌“主力军‌‌”也就是中国大妈们,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反倒成了‌‌“少数派‌‌”。
因为平时生活中我跟中国大妈这个群体交集并不多,偶尔有点交集也就擦身而过的节奏,几乎没有像在邮轮旅行中跟这么多的中国大妈在同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相处‌‌”那么长时间,也让我对她们有了更多观察和认识的机会。
我不得不说,很多中国大妈让人匪夷所思的行为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到底该怎么说好呢?虽然不是所有的中国大妈都这样,但我只能说一句,我真的服了你们了!
平时大家都会吐槽的那些事情我就不赘述了,我来讲讲几件我在邮轮旅行中遇到的跟中国大妈相关的比较特别的几个小故事,你们感受感受:
1、邮轮在海上航行,难免会有颠簸,有一次我朋友在自助餐厅取了餐,准备走到座位上,途中突然甲板一晃,我朋友端着食物一趔趄,差点就侧身摔倒,这时候旁边经过的一个中国大妈突然大叫一声,斜着眼睛对她来了一句:‌‌“哎呀,小姑娘,你当心一点好不好?你摔倒不要紧,撞到我,那可不是小事啦!‌‌”气得我朋友哑口无言,饭都没吃好。
2、邮轮上不管准备了什么风格主题的派对活动,无论什么意大利派对、西班牙派对、面具派对,统统都别想,只要有中国大妈们在,一秒变成广场舞,连领舞的老外都得跟着一起跳,有一次派对,台上的荷兰DJ放了很多劲爆的电子乐,场子都是冷的,根本没人,有人建议他放《小苹果》,他无奈地大喊了一声‌‌“Little Apple again?‌‌”(又是小苹果,显然他已经深受其害),然后被迫还是放了《小苹果》,场子果然就热闹起来了,根本没有我们年轻人的生存空间。
后来一个巴西的领舞老师还私下跟我们抱怨,说中国人根本不会跳舞啊,大妈们只是想要锻炼身体而已,而且根本没有节奏,还特别自信。更可怕的是,中国的大妈们在跳舞的时候极其放得开,因为好多领舞的老师都是帅小伙,多多少少都被她们趁机‌‌“咸猪手‌‌”过,唉,她们这是多久没见过帅哥了?还是在邮轮上就放飞自我了?
3、邮轮上的自助餐因为全天候供应免费食物,所以好多中国大妈为了‌‌“吃回本‌‌”就长期霸占着自助餐厅,好东西都被她们吃了,我们年轻人每次都只能吃她们吃剩下的。在邮轮上,中国的大妈们处在食物链的顶端,而我们年轻人都是可怜地处在食物链底端的。
有一次邮轮旅行,我直到快下船时,才知道邮轮上每天早餐都有鲜榨的橙汁,因为限量供应,早餐是7点开始,中国的大妈们6点就在鲜榨果汁机前排队,不到7点半就会被一抢而空,你说我们怎么可能知道早餐还有这么一个‌‌“福利‌‌”存在?
还有一次邮轮旅行,每天下午茶时间,餐厅里的曲奇饼特别好吃,我就亲眼看见前面一个大妈拿盒子整盘带走,可是拿这么多曲奇饼怎么吃得完?后来我又发现,她把这些曲奇饼拿下船,分给了岸上的贫困儿童们,这真是‌‌“借花献佛‌‌”的活学活用啊,也不知道该不该夸她,唉。
另外还有一次,一个中国大妈吃汉堡,突然把服务员叫过来,说要投诉他们,毕竟在邮轮上的服务人员被客户投诉是很严重的,服务人员紧张地问她为什么要投诉,她就把汉堡打开,指着里面的肉饼说,边边都烤糊了,这是致癌物质,要投诉他们。问题是,这种汉堡的肉饼用铁网烤出来,边边多少有点焦,服务人员也是哑口无言、不知如何作答了。
4、因为岸上游都是在国外地区,大妈们不会讲英语,想购物就得找我们这些年轻人帮忙。
有一次我在大溪地的一家珠宝店逛着,自己决定买一颗最便宜的黑珍珠做纪念,因为价钱低,所以我最少需要买3条才能退税,后来店里又进来两位中国大妈,她们也想买跟我一样的黑珍珠,我告诉她们,我们一起买,可以大家一起退税,我来帮她们办,她们将信将疑,在店里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不停地叫我做翻译,又下不了决心。后来,我没耐心了,说反正退税也退不了几个钱,那我自己买算了,那两个大妈这时又不干了,非缠着要让我帮她们退税。
后来,为了等她们下决定,再加上退税,我在那家店里多浪费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且我当场直接把退税就给她们了,都不用她们再去海关那里拿钱。最后,我跟那两个大妈在回邮轮的车上再次遇到,因为我听说邮轮上的海关可能需要看一下我们买的货品,我就跟两个大妈说等下带着珍珠跟我一起去找一下邮轮海关,这时两个大妈嘀嘀咕咕了半天,突然问了我一句:‌‌“唉,小伙子,你是不是那家珠宝店的托啊?‌‌”然后,我就懒得搭理她们了。
我并不是要全面否定中国大妈这个群体,只不过在我经历过了几次邮轮旅行,在跟这个神奇的群体长时间的接触和了解之后,我觉得她们的许多行为还真是匪夷所思到让我啼笑皆非,那些传闻和吐槽都不是空穴来风。既然,在这些中国大妈的子女那里,你们应该都是非常可爱可亲的妈妈阿姨,那为什么到了外人那里,你们就不能也一样可爱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Shop Amazon’s New Kindle Fire

相关日志

2017/10/09 — 中国智慧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05 — 戾气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7/10/04 —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高速归来不看路,十一归来不看人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你不是流着中國人的血嗎?荒謬!根本就沒有中國人的血。》

《你不是流着中國人的血嗎?荒謬!根本就沒有中國人的血。》東講西讀
每當香港人批評中國的罪惡,或抵抗中國人的入侵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主義者和香港一些缺乏思考能力的人,總喜歡說:「你不是流着中國人的血嗎?這樣討厭自己的民族,離開香港吧!」
這句話,有兩個嚴重邏輯問題,顯示這些人智力有嚴重缺陷。

一)這裏是我的家,為何要我離開而不是你?

二)何謂「中國人的血」?你有否聽過「流着美國人的血」或「流着印度人的血」?中國人根本不是一個民族,可從三方面去拆解:1.民族,2. 語言,3. 基因。
1. 民族:

所謂中國最少有56個民族,「中國人的血」究竟是那個民族的血?

如果是京族的血,又是否同時流着越南人的血?

如果是朝鮮族的血,又是否同時流着韓國人的血?

如果是蒙古族的血,又是否同時流着蒙古國人的血?

如果是俄羅斯族的血,又是否同時流着俄國人的血?

如果是哈薩克族的血,又是否同時流着哈薩克斯坦人的血?
因此,為了血統純正,按照民族主義者的邏輯,中國應分為56個民族國家,而以上舉例的民族也應和「母國」合併。而歐洲的德國,也許要和奧地利、比利時和盧森堡合併,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也要統一了。
2. 語言

所謂中國”至少”有十一大語言版塊,包括粵、閩、晉、吳、湘、贛、客家、藏、維、蒙和北方官話等,如在歐洲,這至少會分為十一國。
3. 基因 – 南北基因大不同

• 長江以南,尤其福建、廣東、廣西至雲南一帶的人,黃種人(白種人的分支)基因afb1b3的比例佔大部份。

• 長江以北,矮黑人+棕種人ag+acg基因的比例佔大部份。

• 東北三省,愈住北,蒙古人種特徴ab3st愈明顯。

• 西北新疆,不用説,有明顯的高加索白人fb1b3基因。

如以基因區分,至少又可分為三至四國。
「流着中國人的血」這句話絕無邏輯,所謂中華民族,中國民族主義,只是由民國開始至今天中共政權用來愚民的手段。今天如你對人講民族主義、講血統論,即代表你向人宣稱自己是個沒腦袋的愚民。
民族國家,狹隘民族主義這些觀念早已被文明國家所棄;而現代文明國家,是由不同種族血緣但擁有共同文化和價值觀的人組成。
試想想香港和中國之間有否共同的文化和價值觀?
Nationalism is an infantile disease. It is the measles of mankind. — Albert Einstein. 

民族主義是一種幼稚病,是人類的麻疹病 – 愛因斯坦
Nov 2013

中国人恨清官爱贪官的变态心理 

中国人恨清官爱贪官的变态心理 作者:郭永丰

在官场,如果不做贪官,绝不可能节节攀升,果真捞到巨大好处的。也便只有不断地贪,才有资本对上贿赂,确实让自己快速升高的。如果是清官,绝不可能达到如此官运亨通的程度,除非本身就出自于贵胄之家。凡是发了大财的商人,基本都是最爱贪官,恨死清官的。因为清官不可能帮助自己捞到任何巨大的好处。

作为中国百姓,实际也最爱贪官,因为给贪官送礼,确实能办成事,如果送给清官,不但遭拒绝,即便收一点,也办不成任何事情。所以,百姓还是爱贪官恨清官的。

整个社会风气都是腐化堕落变质的,何能在官场确实营造完全清廉的风气,就绝不可能了。因为太多时候,官场的腐败之风,其实就是哪些梦想通过不正当手段竞争发大财的人娇生惯养出来的。这些人几乎就是全民。当然,对于根本无权无势,没有丝毫条件和机会的百姓则是完全除外的。虽然这些人占有绝大多数人口,一旦有人有机会,立刻也会贿赂贪官的,通过不法手段只是为自己办好事的。
什么时候商人和百姓爱清官恨贪官呢?就是在跟着贪官发财,发现显而易见的不公不平,让自己遭遇委屈了,或者在某项目上没有赚大钱,甚至还亏大了,便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恨死该贪官,这时就会爱清官,且还会上告这个贪官,指望更高一层全部都是清官的,因为这样就可以轻松将这个贪官拉下马。可是,当实际上访维权之后,因为碰了一鼻子灰,才发现不可能有任何清官存在的,便会一视同仁,把所有官权全部都当贪官恨恶了。

其实,作为一向完全趋利的中国人,因为本身无神无畏无道德无底线,确实都是贪得无厌,永难餍足的。所以,即便何种给自己最大好处的贪官,都绝不可能讨得这些人永远的好,而是一定都会过河拆桥,不断寻找新的更有权势的靠山的,确实都是见奶就是娘的。

所以,属于中国百姓的反腐败心理只是一种吃不到葡萄嫌葡萄是酸的效应,一般私仇公报,打击报复心理很重。对于凡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贪官一般都是网开一面,完全手下留情的,恨的只是那些让自己得不到丝毫好处,甚至全是亏损的官权。为此,只是为了这种自私心理,甚至会把真正的清官也当贪官一样恨恶的。

当然,这种德行和素质,肯定做不成对于全民来说都是最大的任何好事,一般都是如真正的贪官一样邪恶至极的。比如为了让自己发财,确实都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大家,干尽做绝各样坏事的,且为了维护这些坏事,甚至在发财之后只会干更多更大的坏事。即便这些人也反体制,一定都是借口,只是为了让属于自身私心杂念和邪情私欲达到最大化发展,虽然有的人还跳得极高,叫得山响的,都是毫无意义的。一旦当自己捞到巨大好处时,甚至比任何他们所反的任何贪官还恶到极处的。
所以,针对中国人的反腐败,追求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等,千万要小心看待,一般都是不怀好意的。除非真诚信耶稣,完全服在神的权柄之下,确实洁身自好,一丝不苟谨守遵行主耶稣的一切教导行出来的,否则,任何人都是不可信的,无论其说得再好,唱得再好,行动上多么勇敢坚决,都绝不可能成为一个赤胆忠心的大好人。

当全人类严重犯罪,与神的关系彻底隔绝,变得根本不认识神时,人人其实都是魔鬼的喽啰和差役。如果不通过真诚信耶稣让自己失丧灵魂得拯救,任何人的貌似正义的叫嚣都只是空喊口号,防空炮,实际只是自我的标榜和炫耀,确实都是弄虚作假,而大肆自吹自擂的,目的只是为了招摇撞骗更多不明真相和事理的人,为自己捞到最大化的好处,或者还要搞某种见不得人和光的罪恶勾当的。

所以,对于任何一个根本不认识神,且经不起神检验的人,谁还会相信其确实就是真正的好人呢?

固然在官场,因为倡导无神论,当然更无这种好人,所以,在官场绝没有一个真正的清官这很正常。因为,全民都是恨恶最清正廉洁的造物主的,不愿意首先跪在造物主面前彻心彻肺地认罪悔改,确实彻底破碎一切非常糟糕的老我成分,让属于基督的新生命在自己心里健康茁壮成长起来。

所以,要得官场有清官,百姓本身先要成为虔诚的基督徒,然后带动官权也真诚信耶稣。届时,作为完全虔诚基督徒化的官场上的任何官权,如果还不是清官就绝不可能了。

所以,作为不得势的百姓,我们必须首先充分认识信靠独一真神,才是本质本分,最应该的。否则,我们根本就没资格要求有一个清廉的官场,确实还产生大批清官出来的。因为,我们真正爱的只是贪官,绝不是任何清官。

感谢赞美造物主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圣名

阿们

2017年9月23日

怒撕?就因为你怒了就可以撕别人的海报

香港中文大学内地女同学“怒撕”宣传海报一事在微信上刷了屏,不少人叫好。《环球时报》和其他主流传媒当然是为之背书。撕下那种宣传海报,当然是大快人心。
 
我不这么认为。我反对这张海报所宣传的意见,看到这张海报会很气愤,但看到撕这些海报绝不会感到“快意”,这是在管制言论,不能支持。
 
香港是言论自由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并没有禁止这种言论的法律,所以贴这张海报没有违反法律。这位女生只是英语流利,她的行为以及为行为辩护的言辞中没有一点逻辑,也没有说服力。
 
女同学一开口就是:“民主嘛,你可以贴,我可以撕”。不对,民主精神是“你可以贴,所以我也可以贴”,但你不能撕人家的贴,不能不让人家说话。不能搞言论管制,不能侵犯言论自由。
 
就连大字报铺天盖地的文革中,红卫兵们也不撕对立面的大字报,最多就是覆盖。那时候大字报上往往有红笔写的“请勿覆盖”或者“保留XX天”的字样,就这种字样一般都能得到尊重。不服可以开展辩论。“四大”中就有大辩论。大陆取消了四大,但是香港是可以的,完全可以开展辩论,驳倒对方的谬论嘛。

这位女同学连当年的红卫兵都不如。红卫兵还有信仰上的自信,敢和任何人辩论,而这位女同学只会简单地撕贴。

在老冰看起来这位英语流利的女同学不能辩论。她除了满腔愤怒之外并不能说服别人,比如她口中老在嘀咕的“你不能代表我”这个命题就是很成问题的。
 
这个命题现在在不少地方很流行,其出发点是“因为我不是这个意见,所以你不能代表我”,其实这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命题,根本不能成立。人总归属于一个集体,这个集体不可能在所有的情况下都能达成一个全员都能够接受的共识。总有一部分人不同意集体的某个意见,不能说不同意这个意见,这个集体就不能代表你了。现代社会中这种共识一旦达成就,就代表了你。比如班上选班干部,不能以“不代表我”来不服从那些自己没有投赞成票但却当选了的班干部的。共产党民主集中制的核心内容也包括“少数服从多数”的。不能说因为多数人的意见跟自己不一致,所以多数人就不能代表自己。
 
当然可以退出学生会或者不参加学生会,但即便这种选择也无法否定学生会的权威性,因为那是一个已经受到学校和老师学生承认的组织。

如何使大多数人同意自己的意见,接受自己的意见是另外一回事。那需要说服,耐心而讲道理的说服。撕广告其实就是“因为我听了不爽嘛,你就得给我闭嘴,不闭嘴就强迫你闭嘴”的霸道思维和行动。

这种“老子不爽,你就不许说”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模式十分可怕,不少内地大学里发生过的举报密告授课老师的事件都是出于这种思维方式。香港可能现在还无法举报,那就先撕了再说。
 
这位女同学英语很好,这一点根本不奇怪。内地同学考上港大的都应该是学霸。这位学霸女同学在内地也可以上很好的大学,但是她选了港中大。不知道她为什么选港中大,但我觉得促使她选港中大理由中起码有一个应该是港中大的自由学术空气。然而她正在破坏这种空气,那又何必报港中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