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撕?就因为你怒了就可以撕别人的海报

香港中文大学内地女同学“怒撕”宣传海报一事在微信上刷了屏,不少人叫好。《环球时报》和其他主流传媒当然是为之背书。撕下那种宣传海报,当然是大快人心。
 
我不这么认为。我反对这张海报所宣传的意见,看到这张海报会很气愤,但看到撕这些海报绝不会感到“快意”,这是在管制言论,不能支持。
 
香港是言论自由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并没有禁止这种言论的法律,所以贴这张海报没有违反法律。这位女生只是英语流利,她的行为以及为行为辩护的言辞中没有一点逻辑,也没有说服力。
 
女同学一开口就是:“民主嘛,你可以贴,我可以撕”。不对,民主精神是“你可以贴,所以我也可以贴”,但你不能撕人家的贴,不能不让人家说话。不能搞言论管制,不能侵犯言论自由。
 
就连大字报铺天盖地的文革中,红卫兵们也不撕对立面的大字报,最多就是覆盖。那时候大字报上往往有红笔写的“请勿覆盖”或者“保留XX天”的字样,就这种字样一般都能得到尊重。不服可以开展辩论。“四大”中就有大辩论。大陆取消了四大,但是香港是可以的,完全可以开展辩论,驳倒对方的谬论嘛。

这位女同学连当年的红卫兵都不如。红卫兵还有信仰上的自信,敢和任何人辩论,而这位女同学只会简单地撕贴。

在老冰看起来这位英语流利的女同学不能辩论。她除了满腔愤怒之外并不能说服别人,比如她口中老在嘀咕的“你不能代表我”这个命题就是很成问题的。
 
这个命题现在在不少地方很流行,其出发点是“因为我不是这个意见,所以你不能代表我”,其实这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命题,根本不能成立。人总归属于一个集体,这个集体不可能在所有的情况下都能达成一个全员都能够接受的共识。总有一部分人不同意集体的某个意见,不能说不同意这个意见,这个集体就不能代表你了。现代社会中这种共识一旦达成就,就代表了你。比如班上选班干部,不能以“不代表我”来不服从那些自己没有投赞成票但却当选了的班干部的。共产党民主集中制的核心内容也包括“少数服从多数”的。不能说因为多数人的意见跟自己不一致,所以多数人就不能代表自己。
 
当然可以退出学生会或者不参加学生会,但即便这种选择也无法否定学生会的权威性,因为那是一个已经受到学校和老师学生承认的组织。

如何使大多数人同意自己的意见,接受自己的意见是另外一回事。那需要说服,耐心而讲道理的说服。撕广告其实就是“因为我听了不爽嘛,你就得给我闭嘴,不闭嘴就强迫你闭嘴”的霸道思维和行动。

这种“老子不爽,你就不许说”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模式十分可怕,不少内地大学里发生过的举报密告授课老师的事件都是出于这种思维方式。香港可能现在还无法举报,那就先撕了再说。
 
这位女同学英语很好,这一点根本不奇怪。内地同学考上港大的都应该是学霸。这位学霸女同学在内地也可以上很好的大学,但是她选了港中大。不知道她为什么选港中大,但我觉得促使她选港中大理由中起码有一个应该是港中大的自由学术空气。然而她正在破坏这种空气,那又何必报港中大呢。

Advertisements

《纽约时报》百亿捐赠背后,海航股权结构迷雾重重

乍看上去,这似乎是美国慈善史上最慷慨的捐赠之一。一名中国人,将超过29%的中国海航集团股份(相当于180亿美元)转至纽约的一个私人基金会。这样的捐赠足以让他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沃伦·E·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这样的捐助者处于同一个级别,而这笔款项几乎相当于2016年所有美国公司的捐款之和。

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披露,这位30多岁的年轻人贯君,为什么在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坐拥这么多的股份。他在北京的登记地址是一处不起眼的公寓,在一条昏暗走廊的尽头,走廊放着废弃的家具和一袋袋的垃圾。

贯君本人无法联系;自从海航周一宣布他向位于纽约的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捐赠股份以来,关于他和这个基金会的问题越来越多。这个基金会旨在支持各种事业,包括扶贫工作。贯君的资料非常少,不过他是一家公司的董事,而这家公司的地址位于北京的海航大厦。

但是,海航首席执行官谭向东的说法,却让贯君的股份属于谁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神秘。谭向东本周一对《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说,贯君和另一位股东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此人去年将自己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贯君——从来不是这些股份的拥有者,“只是代我们持有这些股份”,谭向东对该报说。

这些情况从来没有在监管文件中披露过,监管文件将两人列为股份所有者。而谭向东自己,以及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的兄弟陈国庆,则是盛唐发展有限公司(Tang Dynasty)最初的所有者;盛唐是一家香港控股公司,是海航错综复杂的所有权网络里的一个大股东。

了解海航的所有权结构很重要,因为去年它是对美投资最多的中国公司。包括银行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受到了“了解你的客户”规则的约束,需要清楚地了解客户业务的所有者是谁。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最近决定不与这个中国企业集团展开任何业务,说是担心其纠缠不清的股东结构,以及关于其政治背景的说法。

海航表示,决定将贯君的股份转移给这个基金会,是为了减轻人们对其持股状况的担忧。白宫通讯总监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在1月份宣布将自己的对冲基金卖给海航的一个子公司后,该集团的所有权状况遭到了更加密切的审视。

海航做出这个不寻常的决定,将其如此大的一部分所有权转让给美国的一个基金会,此举提出了一个问题:它将如何遵守美国的税法?

意在防止富人利用基金会逃税的联邦法律已经实施了近半个世纪。法律总体上禁止基金会持有的公司股份超过20%,但有一些例外也许适用于海航。税务律师称,法律规定,如果主要股东参与基金会的运作,这个比例可能会被大幅降低,最低可以到2%。

海南慈航的中国分支另外还持有22.8%的股份。这让该基金会持有的总份额达到了大约52%。

税务专家说,基金会有五年的时间做到符合法律规定,并且通常还会另外再给五年时间,这让它们有时间处理掉多出来的股份。但在这之后,惩罚严厉:对多出来的股份征收10%的税,如果所持股份仍不符合法律规定,继续对多出来的部分征收200%的税。

“早晚都得处理掉多出来的商业股份,否则基金会就要移交给国税局,”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关注非营利组织的法学教授理查德·施马尔贝克(Richard Schmalbeck)说。

海南慈航也必须开始每年拿出5%的资产。

根据该私营企业2016年年度报告中的数据,海航的账面价值为610亿美元,也就是说,海南慈航的股份价值为180亿美元。施马尔贝克表示,那意味着,它每年要捐出9亿美元,为了筹集这么多资金,它可能需要出售一些资产。

“这可能会令他们非常痛苦,”他说。

代理慈航的纽约律师艾伦·吴(Allen Wu)没有回复两次电话置评请求。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从海航转移到该基金会的资产价值尚未敲定,很可能远远低于180亿美元。

此人表示,海南慈航很可能会支持难民支援、食品援助、免费白内障手术和女性问题等事业。由于基金会的计划尚未最终确定,该知情人士要求匿名。

此人还表示,该基金会正在向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申请免税待遇,会在将来公布更多信息。目前,它向国内收入署提交的2016年税务报表显示,它没有资产。该基金会是在纽约州注册的。

海航难以捉摸的所有权结构以及向私立基金会的巨额资产转移让人想起了早年的美国,当时富豪家庭为了避税经常把资产放入基金会。1969年的一项法律改变了那种情况,它规定了20%的上限,并要求每年捐出5%的资产。

“人们担心,如果私立基金会拥有一家公司的大量资产,那么该基金会的受托人可能更关心该公司的利益,”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主要研究慈善和税收的法律教授雷·麦道夫(Ray Madoff)说。

海航近几年成为交易巨鳄。但最近它在中国和华盛顿都遇到了障碍。中国官员在努力放缓外汇储备的外流。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尚未批准斯卡拉穆奇出售自己在对冲基金公司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的所有权。今年1月,斯卡拉穆奇宣布,他已将天桥资本卖给由RON Transatlantic和海航资本主导的一个财团。

周三,天桥资本的发言人里奇·迈尔斯(Rich Myers)表示,该交易已经清除了其他所有障碍,该公司有信心在夏季结束之前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负责审查收购和投资,以控制国家安全风险。

今年早些时候,斯卡拉穆奇在自己曾担任东道主的一场对冲基金大会上称海航是“中国更杰出的企业集团之一”。他还鼓励聚集在拉斯维加斯贝拉焦酒店(Bellagio Hotel)的观众去结识出席了那次会议的海航资本首席执行官杨光。

周三,斯卡拉穆奇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邮件。

监管机构可能也需要结识一下杨光,因为海南慈航提交给国税局的年度纳税申报表是由他签署的。
link to Chrome web store

相关日志

2017/07/27 — BBC:中资海外并购明星为何遭遇红色警报?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荣剑:最后的掌声为谁而响?

蠢得要死,不过是形容一些人过于愚蠢而已,人真的因为蠢而死,是个小概率的事情。但对于当国者而言,因为蠢而把命给送掉了,为数不少。从历史上看,那些死于非命的统治者,几乎都是因蠢而死。
远的就不说了,就说近二十年来那几个吧。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和他的夫人,算不算因蠢而死?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算不算因蠢而死?利比亚前主席卡扎菲算不算因蠢而死?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没死,好像还在监狱里,要在监狱里老死,算不算因蠢而死?
齐总统和他的夫人被乱枪打死前,大惑不解:我对人民这么好,为什么人民这么对我?卡扎菲满脸污血对抓着他的士兵们绝望地喊着:你像是我的儿子,我像是你的父亲。他至死不明白,他的儿子们为什么要杀了他。萨达姆在临上绞刑架前说:“真主是伟大的。这个国家将赢得胜利,巴勒斯坦是阿拉伯的。”老萨至死不服,算是一条汉子,但算不算是一条愚汉呢?
这些因蠢而死的当国者,生前有各种机会获得新生,并非只有非死不可的结局,只要他们有一点正常人的思维和价值判断,他们都不会遭遇如此悲催的下场。说他们咎由自取,因蠢而亡,毫不为过。
其实,这些当国者的天性并不蠢,他们如果没有极高的智商和情商,是当不上总统的。他们统治自己的国家都有几十年的时间,国家的财富就是他们自己的财富,国家的军队就是他们自己的军队,国家的报纸和电视台就是他们自己的喉舌。他们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人民对他们都是掌声雷动,欢呼声响彻云天。掌声难道不就是人民爱戴自己总统的心声?欢呼声难道不就是人民崇拜自己总统的最有力的声音?
正因为人民的掌声代表着对权力统治的认可,所以,总统们都认为人民的掌声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是他们和人民紧密连在一起的象征,是他们享有对人民崇高威望的生动体现。所以,他们愿意长时间地迷醉于人民的掌声中,在人民的掌声中日益具有无比的自信。掌声成了最大的政治,掌声有了非凡的意义。
齐奥塞斯库同志担任罗马尼亚总统的二十几年时间里,这个国家的公共场合基本上是被笼罩在掌声之中,尤其是当总统出现时,人民必须根据总统的讲话和举止而让掌声呈现出不同等级。罗共中央在一本正式出版的书中,曾标列了掌声由低到高的十七个等级,我引述如下:
鼓掌;
活跃,鼓掌;
热烈鼓掌;
会场活跃,热烈鼓掌;
长时间鼓掌;
长时间热烈鼓掌;
鼓掌,欢呼;
热烈鼓掌,欢呼;
热烈鼓掌,全场起立,欢呼;
热烈鼓掌,全场起立,高呼;
长时间热烈鼓掌;
欢呼;高呼;
热烈鼓掌,欢呼;
全场起立,高呼;
长时间热烈鼓掌,欢呼;
全场起立,热烈高呼;
全体与会者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起立,长时间欢呼;
热烈鼓掌,欢呼,历时数分钟高呼;
全场起立,在激动人心的热烈气氛中,热烈欢呼;
热烈欢呼,鼓掌;长时间高呼;全场起立,在热情洋溢的团结气氛中持续数分钟地欢呼——,欢呼——,欢呼——,欢呼——热烈鼓掌和欢呼;
在代表大会大厅里的全体与会者起立,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长时间欢呼——,欢呼——,热烈地高呼——。
最后这个阶段,掌声和欢呼声将持续半个小时之久。现在真是难以想象,持续了这么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最后是怎么停下来的?因为没有人敢于首先停止自己的掌声和欢呼声!停止人民的掌声和欢呼声,只能来自于总统自己的指示或授意。
问题就在于,掌声不能永远持续下去,总是有停止下来的时刻。
1989年12月21日上午,齐奥塞斯库总统和夫人伊丽娜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阳台上时,总统夫妇立刻听到了来自共和国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所发出的掌声和欢呼声,声浪一阵阵涌来,如同山呼海啸,令人振奋。总统俯首下望,只见一望无际的人海上举着数不清的总统画像,这对总统夫妇来说,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场面了。总统在人民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开始发表演说,他深信,前几天发生在梯米苏拉的群众骚乱因为他的演说会迅速烟消云散。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慷慨激昂演说期间,广场上暴风雨般的掌声开始逐渐稀落下来,一阵阵嘘声则越来越响,突然有人高喊:梯米苏拉!随着这一喊声,沸腾的广场居然瞬间寂静下来,总统和人民似乎都被这一喊声震呆了,但寂静不过一分钟,人民首先苏醒了,然后就是怒吼:醒来吧,罗马尼亚!这个时候,掌声彻底终止了。
最后的掌声为谁而响?最后的掌声是为愚蠢送葬!

人命不如狗命的国家

刁眼看天下

06.22 15:56

被朝鲜拘押的美国青年瓦姆比尔死了。
美国朝野震惊了,愤怒了。
特朗普总统发飚了。
某撅起大国两公民在巴基斯坦被恐怖分子杀害了。
朝野分外平静,麻木不仁。
口交部表示严重关切,文奴们纷纷撰文分析深层次原因。
国家领导人则一如俱往,面无表情。
而最吊诡的是,此时此刻广西玉林狗肉节再次引起轩然大波一一
爱狗人士如丧考妣,蜂涌而至,光签名抗议者便高达一千多万……
更为吊诡的是,与公民遇害的帖子,言辞稍有不慎便被删。与骂吃狗肉者相关的帖子,基本上畅通无阻。
面对此情此景,刁民悲怆之情实在难以言表,唯有仰天长啸一声一一
人命不如狗命之国,天可恕乎?​​​

没有知识,学一堆道理有毛用

文/六神磊磊

回答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为什么有些人好像很好学,爱上各种讲座培训班,还舍得花钱,但好像没有什么卵用?

这个问题,我们武侠评论界也很关注。简而言之一句话:他们学的不是知识,是一堆道理。

只学道理不学知识,没什么用的。

就比如杨过,小时候到重阳宫去学本事,得罪了师父。师父怎么收拾他呢?就是不教真功夫,天天教道理,什么“修真活计有何凭?心死群情今不生”“精气充盈功行具,灵光照耀满神京”……

学了大半年,有用吗?一点用都没有。关键时候还是义父欧阳锋教的一点点蛤蟆功管用。这就是典型的学了一堆道理,却并没有什么卵用。

现在很多人爱学道理,不爱学知识。这很好理解,学道理容易,学知识难。

谁还听不懂几句道理对吧,做人要这样、做事要那样之类,简单又轻松,没门槛,小学初中文化程度都可以学。鸡汤为什么走红?因为里面基本上没有知识,都是道理。具体不举例了。

记得我小时候,八九十年代那一阵,特别时兴抄名人的名言警句,其实也是一回事。

只学道理还有一种好处,就是你学到的东西很容易转述,可以直接拿去装逼。“记得拥抱你身边的人”“每天让梦想叫醒你”,一分钟你就学会了,可以立刻拿去转述(装逼)了。

而知识就没有那么容易转述了,哪怕是最简单的知识,比如大家都会加法减法,可你要给别人转述一下加法是怎么回事,有那么容易吗。

学道理,会让人误以为自己在学习,产生一种“自己每天都在进步”的幻觉。我有一个熟人就喜欢上培训班,最近又上了一门课,叫做“抱抱课”,主要的课程就是让他们在黑暗里互相抱,说是为了教育他们“人和人之间要互相信任”,2000块钱。

瞧,他学的就是一个道理。这个课他上得积极,很有满足感,觉得自己棒棒哒。但其实没有什么卵用。他连普京和特朗普是谁都不大分得清。这种课学一辈子也没什么提高。

同样的,那些培训老师们、人生导师们也喜欢讲道理,不喜欢讲知识。

因为讲道理容易,谁还编不出几个道理骗人啊?而讲知识就难了。

骗子老师有什么特点?一句话:你问他们知识,他们回答的时候都会转换成道理。

比如你问:杜甫为什么说“无边落木萧萧下”?

他就会说杜甫讲的就是自然界的规律呀,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一草一木,还有我们的生命都有规律。所以我们要顺应规律,不要逆天行事,比如晚上十点之后睡觉你就是违反了规律,就是逆天行事,你的“气”就会变浊,就会不健康,blablabla……

他绝对不会说这句诗和楚辞有什么关系,和早期古典诗歌有什么关系,和杜甫的人生经历、创作习惯有什么关系。

因为一来他不懂!二来,他讲这些你也不爱听对不对。你其实不耐烦听知识,只想听道理。

总之,在讲台上,越是骗子,就越不爱讲知识,越爱讲道理;在学习上,层次越低的人,就越不爱听知识,越爱听道理。

你问他们知识,问得太细,他们就会发火,就会生气,至少会不耐烦。

很多“气功课”又火了,很多“国学课”又火了,没什么特别的,骗子和傻子的合谋而已。

那么,一个人知识水平很低,却学了一大堆道理,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在有的地方是有用的,比如在古代,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在很封闭的环境里,还是有用的。

一个封闭的乡村里,一个人没什么文化,但学了一堆道理,什么要行善啊,要感恩啊,要努力啊,儿不嫌母丑啊,基本就可以让他做一个好人了。

因为他在那种环境里,一辈子要处理的信息很少,要面对的关系很很简单,无非就是左邻右舍、七大姑八大姨。那种地方,一点粗浅的人生道理,一点乡规民约,就够用了。所以我们经常在偏僻的地方看见淳朴可爱的人。

可是越到现代社会,越是信息发达、联通广阔的地方,就越没有什么卵用。你面对的信息、关系都很复杂。国家、地区、民众、族群、市场主体之间的关系,那点子贫瘠的道理是处理不过来的。

在这种环境里,他们往往就不再淳朴可爱了,而会有三种毛病:

一是会特别固执。

二是同时又特别好哄骗,多假的谣言都信,多low的骗子导师都追。

三是会越来越排斥知识。当他们笃信了一些粗陋的道理之后,就会漠视一切反面的证据,哪怕这些证据像房子里的大象一样明显。

发现没,有一种人,他们脸上总有一种气质,就是没文化却又很固执的气质,就是这么来的。

扫地僧曾经曰过:武功要佛法来辅佐,不然会筋脉俱废练成痴呆。同样的,现代社会,道理也要知识来辅佐,不然会变成一个偏执的、思维水平很低的人。

我经常收到这样的留言:“啥磊你这个败类,原来还喜欢你的,可是发现你居然否定传统文化!冷笑取关!”

这就是典型的,没有关于“传统文化”的知识,却先学了一个道理:传统文化棒棒哒,传统文化真伟大,传统文化不容否定。

快别特么叶公好龙了。你信不信,我拉真你去学传统文化,从“摄提贞于孟陬兮”搞起,你比兔子都逃得快。

最后,我这篇文章写得很快,二三十分钟就炮制好了,为什么?

因为我这里没有知识,就是一篇纯的道理。

 

纪念碑为谁而立

纪念碑为谁而立2017-6-19 

大地上有许多碑,纪念碑,墓碑,很多,很多。这些人类生活的痕迹,蕴藏和讲述着各种各样的“人类的故事”。

     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是权力者用纳税人的血汗,以人民的名义,为当年的某些知识青年立的纪念碑:梁家河知青旧址。这座刚建成不久(2014年)的纪念碑,还被列为省级保护文物!

        刚看到这张照片时,我很惊诧:全国有无数知青点,如今并没有什么人在那里立什么碑;那年月,我和我的同学也当了几年知青,如今没有谁为我们立碑;为什么独独为梁家河的知青立碑?梁家河的知青有什么特殊吗?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我的这个“惊诧”,遭到了妻子的嘲笑:梁家河知青,梁家河知青点,当然非常特殊,从他们之中,从它那里,走出了一个当今的伟大“核心”;这,难道你不知道吗?这,难道不是立碑的“充分而必要”的条件吗?你对这些还“惊诧”,除了证明自己智商、情商低下和不懂现实国情与中国政治外,还能证明什么?

       我哑口无言。的确,同为知青,我们那个“集体户”,全国各地的知青点,哪个走出了“东方又红”的伟大“核心”?在这个问题上,还真不能奢谈什么“平等”!

        同样从网上看到,当年中国西北一个叫什么“沟”的幸存者们,在荒原上为自己的难友建造的“罹难者遗骨衣冠冢”被强行拆毁。这事,感慨得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对此,我没有惊诧,只有悲愤,只有沉郁的思考。我又一次痛切地告诉自己:“这个国家是谁的?”,绝对不再是一个真问题。

       这些日子,我又一次想起了当年“黄金时代”的俄罗斯知识分子说到追求自由的人们时,总是说“我们”,说到沙俄权力者时,总是说“他们”。真是泾渭分明,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我们与他们,同样沉陷在今天“如铁的黑暗”里,但是,绝对不会同样站在明天“英雄的黎明”中。

       2005年夏天,我和朋友一起游览过列夫.托尔斯泰庄园,仰瞻过托翁的书房,拜谒过托翁的墓地。在托翁的书房里,摆放着世界各地的人写给托翁的书信,在一些信封上,我看到这样的文字:“俄罗斯 列夫.托尔斯泰收”。在托翁的墓地,没见到墓碑,只见到一方矮矮的长方形土堆和篱芭上盛开的鲜花。当时,我落泪了,想起了托翁讲过的“老祖母说:死了,就安息在自己生前栽种的树下”;想起了茨威格说过的:托翁的墓地,是让全世界为之潸然泪下的最美丽的墓地。

       列夫.托尔斯泰的庄园没有纪念碑,托翁的墓地没有墓碑。他的纪念碑,他的墓碑,在人们的心里。

       “历史”这个词,在英文里被写成“History”,意思是“祂的故事”。的确如此,“人类的故事”,就是“上帝的故事”,就是“至高永恒者的故事”。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在托翁庄园,我请妻子在托翁为构思煌煌巨著《战争与和平》而踏出的长着白桦树的小路上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当时,我的耳畔响起了“大卫诗篇”。英俊、威武的大卫弹着四弦琴倾心地赞美至高永恒者:你赐我们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我们管理你手所造的一切,你使我们灵魂苏醒,你引导我们走义路,你使我们行过死荫的幽谷,你让我们躺卧在青草地,安歇在溪水边……

      悖逆真理,悖逆爱与公义,一切皆虚空,一切皆枉然;赫赫的权势,不过是历史的“烟花”和“道具”。这是“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的至理。还是俯下身来做一个忠心而谦卑的公仆吧,别尽想着“千年永固”、“万寿无疆”,别总想着“照汗青”、建什么碑。在至高永恒者的账本里,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差毫厘。

是该让孩子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他们真相?

李鸣涛|是该让孩子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他们真相?
世界上的父母都很爱子女,尤其中国的父母们更爱子女;世界上的父母都很会爱子女,尤其中国的父母更会爱子女。
平素里,中国的父母一直告诉儿童的是,社会主义祖国像花园,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诚实守信,传统美德、真善美、五讲四美三热爱、八荣八耻、孔子……
父母不光从语言上欺骗孩子,而且从行为上千方百计粉饰、催眠、甚至打骂孩子,强迫他们生活在“幸福”中,不许听、不许看,更不许说“人民不幸福的一面,国家很虚弱的一面,人性很肮脏的一面”。经过这样教育(被洗脑)的孩子,久而久之,学会了自欺欺人,活在虚妄的白日梦中,确实生活得更加“幸福”了。
但是有的孩子非常“固执”,因为他已经见到了国家、社会、政治、人性的欺诈、背叛、告密、说谎、面具、自私、贪婪、暴力、恐怖,虽然是片面的破碎的局部的,但他无法欺骗自己,所以,他的幸福从此消失了,而且彻底消失了,他被隔离,他得了抑郁症……
前一部分孩子一直很“幸福”,而且越来越“幸福”的孩子们,直到面对了突如其来的“意外”,他们的父母欺骗掩饰的能力不再够用的时候,继续做梦也已经不可能了,可怜的孩子们手足无措,不会面对“不幸福”,这个时候,他们除了失败,就是绝望和愤怒!
与之相比,西方国家的父母(你可以理解为只是许多父母吧,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你争论)愿意鼓励孩子们探究世界的真相,愿意告诉孩子,世界并不是一篇阳光,但世界也并不是一片灰暗,希望每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虽然,这些孩子面对不如意的真实时会有些许的失望,但很快他们就会振作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无视这些真实并不会让自己更加幸福,只有正视它、改变它,才会真正让自己的幸福更加靠谱!
如果可能的话,我真的希望我们的孩子们永远都生活在幸福中,既便这种幸福是虚幻的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幸福本来就是一种心理感受,与物质世界没有必要的联系,只要他幸福了,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也不要紧。但问题是:可能吗?如果不可能的话,
我们该让孩子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他们真相?
最后,我要说的是:中国14亿人民中,八成以上的人都还是孩子,他们心里充满了父母们告诉给他们的“幸福”,当然他们天天还是要面躲避不过的不幸福,之后,他们的心里凌乱了!他们绝望、愤怒、消极而又不知所措!
可能的话,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像纯真的毛*左一样永远幸福下去!我是该让你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你们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