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雁 不要一出事就怪体制

本来我拟定的题目是,“不要一出事就怪体制,问问自己是不是体制”,但考虑题目太长,当然更重要的是有点不便,所以就掐掉后一句。
即便99%的人命事件可以怪体制,但也要认真辨析并剔除那可能的1%,因为这1%事件的当事人本身就可能是坚不可摧的体制,如果把这些人的问题也推给体制,相当于体制怪体制。人人推责体制的结果,就怪马克思,最后都去德国挖祖坟,操洋人祖宗十八代,再也没有比这更愚蠢的荒唐了。
看一个人是不是体制,只须看一点,他是否在这种体制环境下渴望追求成功或已经追求成功,简单说,就看他是不是人生赢家。如果是,他就是体制,因为体制下的赢家,不但在思维意识上认可体制,而且有助长体制的强烈欲望和既成事实。如果否,他要么是体制的淘汰品要么是体制的对立人。因此,前者出了大事就不能怪体制,只能怪自己是自己的掘墓人。
其实,这从每一件人命关天的事件出来后给我们的直接感受也可清晰划分。有的人出了事,作为正常人就会深感痛苦,毫无疑问,这就是暗示体制问题。但有的人出了事,作为正常人就会深感痛快,毫无疑问,这就是暗示他们本身就是体制。当然,不正常的人不属于上述感受归纳之列。
譬如,当你听说某官员跳楼时,作为正常人来说,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窃喜,尽管他跳楼并不改变你什么,但你希望官员天天出事的内心驱动力是言不由衷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体制的坚定缔造者。相反,当你听说杨改兰全家服毒时,作为正常人来说,都会有一种揪心的疼痛,尽管她离你很远,但你会有一种莫名的愤怒想迁怒于体制,因为她是体制的深重受难者。
同理,每当听说哪里烧公交砍孩子了,我对无辜的受害者和灾难制造者都同时感受一种难以言状的痛苦,因为弱杀弱的底层屠虐无一不是源自体制压力传导的悲剧接盘。但是,当我听说广大院长杀科研处长的消息时,我就没有痛苦了,我又莫名其妙有一种说不出的坏坏的快乐,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和坚定贡献者。
感受这个东西是最有道德号召力的,一件事究竟该怪体制还是该怪个人,我的感受会自觉召唤我的苦乐,我的苦乐里就蕴含有对当事人道德的自动筛选。当然,这种感受的苦乐本身就是我自己道德的舞动,其实,所有人的感受都藏有自己的道德。感受是直接支配一个人的言行发动机,因此,一个人对某件事发表什么样的看法,也就是在直接展示他深藏于骨子的道德色泽。我们经常说“听其言观其行”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的言行会自动暴露自己的道德品级。
像广大的院长谢某杀科研处长罗某夫妇,我第一感觉就很好,别说我很冷血哟。其实我都不想问孰是孰非,反正我希望他们这样就挺好的。但在我前篇《有多少人该感谢同事的不杀之恩》一文中,不少读友都流露出一种惋惜同情状,这就是你的道德出了大问题,你恨不得有他们那样的成功就心平气和地岁月静好,那就真的糟了。
双方都是博士甚至博士后,双方都是教授博导和一大串光鲜的社会荣誉头衔加身,双方都是饱读经学的文化大儒,双方都是体制下的成功人士。可能有一点大多数人在认知上都是糊涂的,都看不清谢罗二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你还以为他们是在做好事啊,NO,NO,NO,他们工作做的越好,他们对体制的贡献就越大,也就是对核心利益最给力。试问,他们的工作对你我有益吗?对人民利益有益吗?他们做得不好是直接坑害人民,他们做得好就是长期坑害人民。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真实意义。当你明白了他们的本来面目后,下面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谢罗二位大儒真可谓知识分子中的精英,但他们毕生的努力都在奋斗体制功名,一个院长一个处长,两个都做得很认真,也就是成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意思。他们都有强烈的进取心和拼搏精神,如果再给他们校长当当,他们一定会心笑纳;如果给他们省长当当,他们一定会当仁不让;如果给他们总理当当,他们一定会鞠躬尽瘁。但我就想只问一句,如果他们当了更大的官,他们会不会给全民社保医保和养保?他们会不会就不开动印钞机偷全民的钱?他们会不会删我们的贴封我们的号?他们会不会放了监狱不该关的人?如果会,那你惋惜他们就是道德的,如果不会,那你同情他们,你就是一邱之貉。他们究竟会不会,我也不知道,但只须看看他们每天发的微信朋友圈就知道了。
当知识分子尤其知识精英不为真理只为功名而活时,越是奋斗越是灾难。如果说谢罗二位这一生还有什么道德贡献可言的话,唯一的道德贡献就是,谢院长杀了罗处长,罗处长被谢院长杀了,早死是他们的唯一道德贡献。你认为我是在漠视生命?切,我写文章是给所有类似谢罗一样的知识分子看的,不是给谢罗二位家属看的,在这里也对他们家属说一声对不起。卡扎菲死的时候,我是非常痛快的,如果那些铁心为卡扎菲效劳的人死得很惨,我也不会痛苦。只有干净的生命才值得尊重,已经劣迹斑斑并且继续劣迹斑斑的生命最好自求多福。
我们必须给所有知识分子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每多一份知识是叫你多一份文明的承担,越是高级知识分子越是更应该有道德使命。一日三餐须三省吾身,但凡知识分子,不妨每天问问自己,你当下正在奋斗的东西,是在为消灭杨改兰而努力,还是在为增添更多杨改兰而努力?休想说你们之间没有关系。如果是,你本身就是体制,出了事就别再怪体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