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应该拥有“新教徒”式的责任感

中国人应该拥有“新教徒”式的责任感

呼兰胖子 2018-02-15 0 2.19 万

早上,在河边走路,没事翻朋友圈,忽然发现信力建在推荐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我很有感触。关于信力建是谁,我想我不用介绍,懂他的自然懂,不懂得也没有必要懂。他现在选择沉默,我非常理解,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但是,他推荐的这本书,我却要给大家介绍一下。【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2】

马克斯·韦伯是德国著名社会学家,现代最具影响力和生命力的思想家,社会学三大“奠基人”之一。他的一生著述颇多,我读过的就有《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国的宗教:儒教与道教》和《最后的反批评》。
当年我能读过这些书,还要感谢我在哈师专读书时的西方哲学史老师,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孙慕天。孙慕天讲课很有趣,旁征博引,语言生动。而且,在讲课的过程中说出了很多当时看起来非常新鲜的观点。大家知道,我读哈师专的时候正是中国某个重大事件前夕的思想准备阶段。那是中国少有的思想活跃、学术自由的时代。那时,学生完全可以在课堂上跟老师辩论。孙慕天是我少有的没有辩论的老师之一,为什么没辩论?因为对于当时只有二十一岁的我来说,他的思想简直遥不可及,跟一个思想程度比你高上很多层次的人辩论那简直就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当时,孙慕天给我们推荐了许多书,包括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卡尔·波普尔《猜想与反驳》、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等等。大家也明白,他能在八十年代中期向我们推荐这些书绝对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现在的大学,老师还能推荐这些书吗?我怀疑现在的大学里的那些马列主义学院的老师连自己都没读过这些书。为啥?你懂的。

信力建作为中国现在少有的思想家,他现在不能说什么,但是,他推荐的书我们一定要读,不但要读,而且要仔细的读。因为《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本书告诉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西方是不会崛起的,这种改革对西方意义重大。当年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有个想法:中国未来如果走向崛起,是不是也需要一场宗教改革?

只是,我这种思想没有进行综合而深刻的思考我就毕业了,被分配到一个中学做老师。人一参加工作,跟上学就不一样了,你需要处理各种杂事,思考就成了一种非常奢侈的行为。所以,现在看到很多大学生在大学里,不是谈恋爱就是参加某些与学术无关的活动,我真的很替他们惋惜。某次,我回到母校,现在叫哈尔滨学院,跟一些大学生有过一些交流,发现,现在的学生已经跟我们那时完全不一样。别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他们不读,就连本专业中一些经典文献也不读,他们更多的想的是赚大钱,想的是怎么找个好工作,思考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似乎是浪费时间的愚蠢行为。

扯远了,说是介绍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却扯了这么远,简直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本书被中国的某些意识形态正确的人斥之为唯心主义,这让人觉得很是搞笑。我很是怀疑,那些意识形态正确的人有没有读懂这本书。

马克斯·韦伯从未在像马克思一样政治上或学术上创造出某种主义,而这种主义又能为某个政府提供合法性证明,所以某些中国人不知道他很正常。但是,马克斯·韦伯跟马克思却有很多可以对比的地方:马克思是从经济基础出发,以唯物主义的视角分析历史现象;韦伯认为“必须首先考虑经济状况,因为我们承认经济因素具有根本的重要性”,但是他认为经济基础只是“诸历史因素”中的一种,但是“片面的唯物论解释和片面的唯灵论解释”都“不可能解释历史的真理”。而他所关心的是,文化的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历史?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观点,被国内的意识形态正确者所反对。

马克斯·韦伯一生致力研究“世界诸民族的精神文化气质与该民族的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内在关系”,他在自己的很多著作中都在强调一个观点:“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这些古老民族的宗教伦理精神对于这些民族的资本主义发展起了严重的阻碍作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马克斯·韦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在这个本书里这样说:“在构成近代资本主义精神乃至整个近代文化精神的诸基本要素中,以职业概念为基础的理性行为这一要素,正是从基督教禁欲主义中产生出来的。”他认为:职业观、勤勉劳动、勤俭节约等新教伦理是资本主义精神的基础。“在宗教运动的影响下,信徒们逐渐有了理性的经济德行,宗教的基础渐渐被世俗的功利主义取代。”

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马克斯·韦伯通过对错综复杂的历史现象的详细分析,对诸多教义的深刻解读,循序渐进地向我们展示了一条因果关系链:宗教改革—职业观念/预定论—禁欲主义—理性主义—资本主义精神—近代资本主义经济。本书力图清楚地证明这个因果链条上的一个环节,那就是:理性伦理——资本主义精神。在马克斯·韦伯的笔下,几乎资本主义精神是跟新教伦理联系着。马克斯·韦伯认为“天职”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根本,资本家有义务在世俗生活中完成天职。而这种天职不一定多么伟大的,或者多么渺小的,只要这种天职是上帝安排的,人们就得去践行。获取财富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相反如果那是上帝赐予你的机会,你就必须全力去争取,这样做是为了“增加上帝的荣耀”,如果你没有争取这些财富,而是放弃了上帝给与的机会,那就是藐视上帝。
当然,对于工人来说,挣钱也是一种责任。在马克斯·韦伯的描述中,新教教徒们相信:上帝应许的唯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2】

新教的这个思想影响深远,譬如美国当年的西部大跃进,就是因为美国人对白手起家创造财富的推崇,美国新教徒们强调要勤奋要自食其力。而且,新教徒占主要成分的美国人的勤奋已经超越了对于饥饿和贫寒的恐惧,他们勤奋是因为觉得使自己变得有钱是一种责任,不去努力挣钱变得富有就是没有责任感的行为。不仅是美国,战后的日本也一样。稻盛和夫强调“敬天爱人”,松下幸之助说它们的经营根本目的是“消除贫困”。他们不也是在谈责任吗?这不正是新教伦理中的思想么?所以,我们看看发达的西方和发达的日本,他们对责任的推崇,或许追根溯源都和新教的这个思想有些联系。

当然,中国国内的意识形态正确者是理解不了马克斯·韦伯的思想的,他们不了解责任的意义,不敢去反思中国在49年后陷入一个又一个的运动,使人们变得贫困的原因就是我们教条地理解了马克思的思想,导致整个民族缺乏对赚钱是一种责任、认真工作是一种责任的意识。意识形态正确者更多的是用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来给马克斯·韦伯的思想扣帽子,完全没有理解马克斯·韦伯说新教徒们追求更多的收入是尊重上帝是什么意思?因为,新教徒们认为如果放弃了努力工作放弃了高收入,就等于是没有珍惜上帝的机会,有损于上帝的荣耀。劳动是他们的天职,增加经济收入只是一个附带的结果。而马克思主义强调的是什么?我们就不分析了,再深入就删帖了。

但是,我们应该明白,中国的意识形态正确者为什么会反对马克斯·韦伯的思想?因为他们要虚拟出一个“神”,并用这个“神”的正确来忽悠人民。电影<鹿鼎记>有这样一段经典对白:

陈近南:小宝,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的方法跟人说话。外面的人就不行!

韦小宝:不解!

陈近南:读过书明事理的人,大多数已经在清廷里面当宫了。所以我们要对抗清廷,就要用一些蠢一点的人。对付那些蠢人,就绝对不可以跟他们说真话,必须用宗教形式来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都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个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清朝一直欺压我们汉人,抢走我们的银两跟女人,所以我们要反清。

韦小宝:要反清抢回我们的钱跟女人,是不是,复不复明根本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关人鸟事呀!行了,大家聪明人,了解!继续!

看完了这段对白大家是不是觉得中国目前的意识形态正确者跟陈近南有些近似?是的,他们的所谓意识形态正确就是用来忽悠老百姓的。当然,受忽悠的后果很严重,当年,大把人被饿死。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有了部分自由,经济也有了发展。但是,全民一直没有建立起类似新教的那种伦理,所以,导致社会思想混乱,假货横行。这里面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意识形态正确者们还在忽悠,而且,最近几年,忽悠愈加的离谱。

只是,意识形态正确者们忘了,任何的忽悠在人民对饥饿的恐惧对文革的恐惧面前,都会变得无效,正如胡绳在<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中写道:“洪秀全既然把自己造出来的上帝当成胜利的根源,他就只能企待上帝再次显示奇迹。在革命前期,他曾借用‘天上’的语言来传达人间的革命意志,但是到了革命的后期,他从远离实际的王宫中发出来的非人间的语言,已不可能在群众中引起什么激动了。”

以前,中国的大多数人只是在谋生,缺乏新教式的职业观,规划整个职业生涯;中国的中小企业也只是先生存后发展,虽然一些企业已有了相当的物质积累,仍然缺乏新教式的战略意识。这种情况不会再继续了,因为明白人越来越多。

由于中国不是相信西方宗教而是以佛教为主的国家,那么,如果这个国家想有脱胎换骨只有两条路:一,佛教有一次重大的宗教改革;二,中国大多数企业家和员工相信新教。这点,意识形态正确者会阻拦,阻拦的结果也有两个:一,阻拦成功,中国人会继续缺乏责任感,民族陷入巨大的思想盲区;二,阻拦不成功,整个民族跳出意识形态正确的牢笼,走向新生。

这就是我想大家介绍的一本书《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是我的理解,不一定正确,但,天佑真心希望大家都能读读。或许你会得出和天佑不同的结论,但无论如何就像韦伯说的:“一个精妙的错误要比一种无聊的精确更加富有启发性。”韦伯的“精妙”给了我们这个绝对相信唯物主义的国家一个来自反向思维的,同时又是绝对“靠谱”的声音,我们应该听听。【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2】

最后,天佑向信力建这样的思想家致敬,给各位正处于迷茫状态的企业家拜年,给很多缺乏责任感缺乏的普通员工拜年。戊戌年,也许一切正在变化,我们切不可以继续迷失,切不可以务虚!我们应该拥有责任感,对企业,对家庭,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