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百亿捐赠背后,海航股权结构迷雾重重

乍看上去,这似乎是美国慈善史上最慷慨的捐赠之一。一名中国人,将超过29%的中国海航集团股份(相当于180亿美元)转至纽约的一个私人基金会。这样的捐赠足以让他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沃伦·E·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这样的捐助者处于同一个级别,而这笔款项几乎相当于2016年所有美国公司的捐款之和。

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披露,这位30多岁的年轻人贯君,为什么在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坐拥这么多的股份。他在北京的登记地址是一处不起眼的公寓,在一条昏暗走廊的尽头,走廊放着废弃的家具和一袋袋的垃圾。

贯君本人无法联系;自从海航周一宣布他向位于纽约的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捐赠股份以来,关于他和这个基金会的问题越来越多。这个基金会旨在支持各种事业,包括扶贫工作。贯君的资料非常少,不过他是一家公司的董事,而这家公司的地址位于北京的海航大厦。

但是,海航首席执行官谭向东的说法,却让贯君的股份属于谁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神秘。谭向东本周一对《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说,贯君和另一位股东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此人去年将自己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贯君——从来不是这些股份的拥有者,“只是代我们持有这些股份”,谭向东对该报说。

这些情况从来没有在监管文件中披露过,监管文件将两人列为股份所有者。而谭向东自己,以及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的兄弟陈国庆,则是盛唐发展有限公司(Tang Dynasty)最初的所有者;盛唐是一家香港控股公司,是海航错综复杂的所有权网络里的一个大股东。

了解海航的所有权结构很重要,因为去年它是对美投资最多的中国公司。包括银行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受到了“了解你的客户”规则的约束,需要清楚地了解客户业务的所有者是谁。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最近决定不与这个中国企业集团展开任何业务,说是担心其纠缠不清的股东结构,以及关于其政治背景的说法。

海航表示,决定将贯君的股份转移给这个基金会,是为了减轻人们对其持股状况的担忧。白宫通讯总监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在1月份宣布将自己的对冲基金卖给海航的一个子公司后,该集团的所有权状况遭到了更加密切的审视。

海航做出这个不寻常的决定,将其如此大的一部分所有权转让给美国的一个基金会,此举提出了一个问题:它将如何遵守美国的税法?

意在防止富人利用基金会逃税的联邦法律已经实施了近半个世纪。法律总体上禁止基金会持有的公司股份超过20%,但有一些例外也许适用于海航。税务律师称,法律规定,如果主要股东参与基金会的运作,这个比例可能会被大幅降低,最低可以到2%。

海南慈航的中国分支另外还持有22.8%的股份。这让该基金会持有的总份额达到了大约52%。

税务专家说,基金会有五年的时间做到符合法律规定,并且通常还会另外再给五年时间,这让它们有时间处理掉多出来的股份。但在这之后,惩罚严厉:对多出来的股份征收10%的税,如果所持股份仍不符合法律规定,继续对多出来的部分征收200%的税。

“早晚都得处理掉多出来的商业股份,否则基金会就要移交给国税局,”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关注非营利组织的法学教授理查德·施马尔贝克(Richard Schmalbeck)说。

海南慈航也必须开始每年拿出5%的资产。

根据该私营企业2016年年度报告中的数据,海航的账面价值为610亿美元,也就是说,海南慈航的股份价值为180亿美元。施马尔贝克表示,那意味着,它每年要捐出9亿美元,为了筹集这么多资金,它可能需要出售一些资产。

“这可能会令他们非常痛苦,”他说。

代理慈航的纽约律师艾伦·吴(Allen Wu)没有回复两次电话置评请求。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从海航转移到该基金会的资产价值尚未敲定,很可能远远低于180亿美元。

此人表示,海南慈航很可能会支持难民支援、食品援助、免费白内障手术和女性问题等事业。由于基金会的计划尚未最终确定,该知情人士要求匿名。

此人还表示,该基金会正在向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申请免税待遇,会在将来公布更多信息。目前,它向国内收入署提交的2016年税务报表显示,它没有资产。该基金会是在纽约州注册的。

海航难以捉摸的所有权结构以及向私立基金会的巨额资产转移让人想起了早年的美国,当时富豪家庭为了避税经常把资产放入基金会。1969年的一项法律改变了那种情况,它规定了20%的上限,并要求每年捐出5%的资产。

“人们担心,如果私立基金会拥有一家公司的大量资产,那么该基金会的受托人可能更关心该公司的利益,”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主要研究慈善和税收的法律教授雷·麦道夫(Ray Madoff)说。

海航近几年成为交易巨鳄。但最近它在中国和华盛顿都遇到了障碍。中国官员在努力放缓外汇储备的外流。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尚未批准斯卡拉穆奇出售自己在对冲基金公司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的所有权。今年1月,斯卡拉穆奇宣布,他已将天桥资本卖给由RON Transatlantic和海航资本主导的一个财团。

周三,天桥资本的发言人里奇·迈尔斯(Rich Myers)表示,该交易已经清除了其他所有障碍,该公司有信心在夏季结束之前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负责审查收购和投资,以控制国家安全风险。

今年早些时候,斯卡拉穆奇在自己曾担任东道主的一场对冲基金大会上称海航是“中国更杰出的企业集团之一”。他还鼓励聚集在拉斯维加斯贝拉焦酒店(Bellagio Hotel)的观众去结识出席了那次会议的海航资本首席执行官杨光。

周三,斯卡拉穆奇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邮件。

监管机构可能也需要结识一下杨光,因为海南慈航提交给国税局的年度纳税申报表是由他签署的。
link to Chrome web store

相关日志

2017/07/27 — BBC:中资海外并购明星为何遭遇红色警报?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Advertisements

荣剑:最后的掌声为谁而响?

蠢得要死,不过是形容一些人过于愚蠢而已,人真的因为蠢而死,是个小概率的事情。但对于当国者而言,因为蠢而把命给送掉了,为数不少。从历史上看,那些死于非命的统治者,几乎都是因蠢而死。
远的就不说了,就说近二十年来那几个吧。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和他的夫人,算不算因蠢而死?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算不算因蠢而死?利比亚前主席卡扎菲算不算因蠢而死?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没死,好像还在监狱里,要在监狱里老死,算不算因蠢而死?
齐总统和他的夫人被乱枪打死前,大惑不解:我对人民这么好,为什么人民这么对我?卡扎菲满脸污血对抓着他的士兵们绝望地喊着:你像是我的儿子,我像是你的父亲。他至死不明白,他的儿子们为什么要杀了他。萨达姆在临上绞刑架前说:“真主是伟大的。这个国家将赢得胜利,巴勒斯坦是阿拉伯的。”老萨至死不服,算是一条汉子,但算不算是一条愚汉呢?
这些因蠢而死的当国者,生前有各种机会获得新生,并非只有非死不可的结局,只要他们有一点正常人的思维和价值判断,他们都不会遭遇如此悲催的下场。说他们咎由自取,因蠢而亡,毫不为过。
其实,这些当国者的天性并不蠢,他们如果没有极高的智商和情商,是当不上总统的。他们统治自己的国家都有几十年的时间,国家的财富就是他们自己的财富,国家的军队就是他们自己的军队,国家的报纸和电视台就是他们自己的喉舌。他们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人民对他们都是掌声雷动,欢呼声响彻云天。掌声难道不就是人民爱戴自己总统的心声?欢呼声难道不就是人民崇拜自己总统的最有力的声音?
正因为人民的掌声代表着对权力统治的认可,所以,总统们都认为人民的掌声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是他们和人民紧密连在一起的象征,是他们享有对人民崇高威望的生动体现。所以,他们愿意长时间地迷醉于人民的掌声中,在人民的掌声中日益具有无比的自信。掌声成了最大的政治,掌声有了非凡的意义。
齐奥塞斯库同志担任罗马尼亚总统的二十几年时间里,这个国家的公共场合基本上是被笼罩在掌声之中,尤其是当总统出现时,人民必须根据总统的讲话和举止而让掌声呈现出不同等级。罗共中央在一本正式出版的书中,曾标列了掌声由低到高的十七个等级,我引述如下:
鼓掌;
活跃,鼓掌;
热烈鼓掌;
会场活跃,热烈鼓掌;
长时间鼓掌;
长时间热烈鼓掌;
鼓掌,欢呼;
热烈鼓掌,欢呼;
热烈鼓掌,全场起立,欢呼;
热烈鼓掌,全场起立,高呼;
长时间热烈鼓掌;
欢呼;高呼;
热烈鼓掌,欢呼;
全场起立,高呼;
长时间热烈鼓掌,欢呼;
全场起立,热烈高呼;
全体与会者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起立,长时间欢呼;
热烈鼓掌,欢呼,历时数分钟高呼;
全场起立,在激动人心的热烈气氛中,热烈欢呼;
热烈欢呼,鼓掌;长时间高呼;全场起立,在热情洋溢的团结气氛中持续数分钟地欢呼——,欢呼——,欢呼——,欢呼——热烈鼓掌和欢呼;
在代表大会大厅里的全体与会者起立,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长时间欢呼——,欢呼——,热烈地高呼——。
最后这个阶段,掌声和欢呼声将持续半个小时之久。现在真是难以想象,持续了这么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最后是怎么停下来的?因为没有人敢于首先停止自己的掌声和欢呼声!停止人民的掌声和欢呼声,只能来自于总统自己的指示或授意。
问题就在于,掌声不能永远持续下去,总是有停止下来的时刻。
1989年12月21日上午,齐奥塞斯库总统和夫人伊丽娜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阳台上时,总统夫妇立刻听到了来自共和国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所发出的掌声和欢呼声,声浪一阵阵涌来,如同山呼海啸,令人振奋。总统俯首下望,只见一望无际的人海上举着数不清的总统画像,这对总统夫妇来说,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场面了。总统在人民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开始发表演说,他深信,前几天发生在梯米苏拉的群众骚乱因为他的演说会迅速烟消云散。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慷慨激昂演说期间,广场上暴风雨般的掌声开始逐渐稀落下来,一阵阵嘘声则越来越响,突然有人高喊:梯米苏拉!随着这一喊声,沸腾的广场居然瞬间寂静下来,总统和人民似乎都被这一喊声震呆了,但寂静不过一分钟,人民首先苏醒了,然后就是怒吼:醒来吧,罗马尼亚!这个时候,掌声彻底终止了。
最后的掌声为谁而响?最后的掌声是为愚蠢送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