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新词,国家必须作出明确诠释

一切新词,国家必须作出明确诠释
作者:太仓钱伟品
新一届党政执政以来,不少“新词”迭出。 但是,网上网下不少人民群众对一些“新词”至今还“云里雾里、不甚了了”。因此,国家、特别是国家社科院、中央宣传部和中央党校,必须对一切“新词”作出正确明确的诠释。譬如:

1、中国梦。究竟是什么梦?个人梦是否是中国梦的一部分?央视天天广告的“中国梦,梦之蓝”。中国梦真正的内涵是什么?

2、中华民族复兴。究竟复兴什么?因为中华民族泱泱5千年,究竟要复兴哪一段社会形态?实现民族复兴的社会,究竟是什么样的社会?

3、新常态。所谓常态就是经常态。提出新常态,必须有老常态、正常态、经常态的存在。所谓新常态,必须要有别于“正、老、经”3种常态,应该分别说说清楚。

4、新业态。一般《经济学》都将经济产业分成3种即:一产农业、二产工业、三产服务业。所谓“新业态”究竟指哪个产业?必须把这个业态与原来3大产业,区别诠释清楚。

5、互联网+。地球人都知道:互联网就是一个电讯“平台”。互联网自诞生第一天起,就是一把“双刃剑”。什么正能量负能量都可以+。我国现代提出的互联网+,究竟要+些什么东西?怎样+?都必须阐述清楚。

6、现代服务业。什么是“现代”服务业?它包括哪些方面?究竟能否一切都由“市场”决定?如当今市场上泛滥的东西,是否就是“现代服务业”?如:孩子买卖、两性买卖、人体器官买卖、五毒俱全买卖、等等。好像不能作为现代服务业,更不能完全由市场决定吧?!

7、混合型改革。究竟什么是混合型所有制经济改革?混合型究竟要混什么?混合型的目的是什么?怎样检验混合型改革的成败?等等。都必须诠释明确。

8、供给侧。供给本身就是一个经济学名词。加上了一个“侧”字,便“八股”起来了。侧是什么东东?“侧”是相对“正”而存在的。侧和正又将作如何解释?

9、《合同》制。《合同》本身,是人类在经济社会关系中的一种契约。现在用到“人类”身上,一、究竟合理性咋样?二、人民是主人、官员是仆人,怎么能“仆人”与“主人”主次颠倒签订《合同》呢?三、人,怎么能当作“物”体确立《合同》的?

10、人才市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绝对不是“一切皆市场,一切皆商品”。更不是“彻底私有化、彻底市场化、彻底商品化”。人类是国家社会的主 人。怎么能当作“商品”进入“市场”交换呢?中国历来有“牲口市场”。却绝对没有“人才市场”。当“人”都成为了“商品”,并且进入市场自由买卖了。——这个社会究竟是什么社会啊?!怪不得“两性、孩子、器官、文凭、发票、户口、学历、学位、官职、等等”都连同五毒俱全一并成为商品,在“中国特色”市场上买卖一派兴旺,并且愈演愈烈。

笔者强烈建议:国家社科院、中宣部、中央党校,必须将上述“新词”,尽快向全国人民诠释明确、解释清楚!

凡是无法诠释或者解释不清的,应该立即停止使用,以免“蛊惑”民众、混乱社会、殃祸民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