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的是假西方

土耳其的政变、南海的局势,这些事情的发展与我的一些猜想相当符合,再往前,我对香港占中的局势发展也一样,虽然也有不少细节没猜中,但大体不错,不过我再夸自己就不好意思了,就先打住。

前一篇文章我讲,我用人情世故来判断世情,这一篇我想讲的是,我用人的动物性来判断人情世故。

清末以后,中国被西方左打耳光右打耳光,于是中国知识分子提出要学习西方,其实我们学的西方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西方知识分子构建出来的,不是真实的西方。由于历史事实虽然是放在那里,但很难复原,所以怎么解释大有讲究,而文艺复兴、民族国家、民主制度、新教精神等西方强大的原因,以及西方器物的发明创造、财富积累的制度保证、文化优越的制度根源等等观点,大多就是靠人工营造出来的,也可以说是伪造出来为现实服务的,他们之所以发展,除了运气好,还有就是靠贪婪的动物性,地理位置等原因。所以我们这么起劲的追着被人编造的“西方文化”这种虚假的东西奔,说要拿这些不存在的东西来改造中国,焉能不败?其实我们学习了解世界,将中国文化作为世界的一部分,将世界文化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是为了将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文化“正常化”和“去魅化”,达致“平等化”,这样的交流才可以学到真东西。但中国知识分子恰恰相反,他们完全是投降主义,是全面的投降者,他们认为终于找到一个正确的“他者”,这个“他者”将带领人类抵达上帝的“应许之地”,这看上去是认同价值观,其实是投靠现成的强者,企图不劳而获,通过投降“上等人”让自己成为“上等人”。这种“信者得救”的学习者,其实是在扮演现代“神棍”的角色。

不过中国却有明白的知识分子,我先不举例子,但我可以举中国统治者,比如公知说的“蒋公”。蒋介石知道西式民主是个大害,虽然为了骗美元,不得不装做民主,但他一直企图将中国文化来代替清末后的西化狂潮,但他不成功,因为他还是给中国“优秀知识分子”包围着。共产党起先也是这样,后来不干了,尽管当中犯了许多错误,害死好多人,但终究还是不上这个当,左不跟共产国际玩,右不跟西方玩,玩自己的,就象街上混混常说的:有钱的就操世界,没钱的只能操自己,要是穷人学有钱的,也操世界,那就是找死。

人类就是生物,我们要求生存、要求自由,与生物并无区别,直接用生物本能来判定世界、决定自己,比用什么捞什子价值观有用得多。如果你不想被普世价值洗脑,有许多书可以看,比如看JAMESW.LOEWEN的《老师的谎言》(LIESMYTEACHERTOLDME),我想说的不是里面揭露美国历史上的谎言,我关注的是,书里讲到,有一个著名历史学家,对历史真相非常清楚,但他编的历史教科书里却不断重复谎言,美化美国历史,当人家问他时,他说,我不能给小孩讲这些,否则他们对国家怎么看?这是什么?这就是对国家民族负责的知识分子。我们当然还应当看看《联邦党人文集》,看看美国先贤到底对民主怎么看。还有,作为与洪堡创造“希腊罗马文化‘雅利安’说”一样,可以视为法西斯主义来源之一的霍布斯,他写的《利维坦》也应该看看:“在正义与不正义等名称出现以前,必须先有某种强制的权力存在”。就现代一点的著作来说,土耳其事件使得罗伯特?卡普兰(ROBERTD.KAPLAN)再次引人关注,他对土耳其的预言有点偏差,他认为会形成军人在幕后防止人民掌权,表面则由民选政府统治的局面,但看来世界潮流是人民要当家了,特朗普就是例子,这是他害怕的。他的著作我已经引用过不少了,比起古典著儿,他的文章简明易懂,背后却有深遂的古典理论根底,这里就再引用一些新的内容:“西方鼓励的议会制度是造成成千上万图西族人被胡图族武装杀害的原因之一。”“国家从来不是通过选举而形成的。地理、聚落形态、识字的资产阶级的崛起以及民族清洗(很不幸)形成了国家”。他的精彩话语太多,我就引用他这本书《无政府时代的来临》(THECOMINGANARCHY)前三章的目录,这足够引起我们思考:“一、无政府时代的来临;二、民主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吗?;三、理想主义阻止不了大规模杀戮”。

他认为世界分成两部份,少数人坐在加长版的林肯轿车内,他们是“最后的人类”,生活环境得到控制,而越来越多的人类将被困在历史中,他们是“最初的人类”,摆脱贫困的努力注定要失败,原因不是民主或不民主,而是生物性的原因:缺乏可饮用水、可耕种的土地、生存的空间,他引用了一位学者的话说:“我们成为‘社会——社会’理论的囚徒已经太久太久,这种理论认为只有社会原因才会导致社会和政治变迁,而不认为存在自然原因”。他借这位学者的口认为,大部分政策分析家,只是在近郊和城市街道长大的人,根本看不到现实。

讲到这里补充一下,还有值得一看的书是吉朋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开出这些书单,读者就知道象我这一类不道德、不正义的混蛋,心底里对普通人信奉的“普世价值”是怎么想的。我基本认为争取生存是唯一需要努力的,尤其是落后国家,一切使我们陷入大坑的价值观都随它去吧。

世界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坐在“加长版林肯轿车内”,一部分在外面苦苦挣扎。世界还可以分成另外两个部分,一部分有马克沁机关枪,另一部分没有。对中国来说,共产党之前中国没有机关枪,共产党之后,中国终于转到了世界上有机关枪的这一部分里,日了好过多了。

天气炎热,写文章辛苦,下一篇我不准备写了,而准备转发一篇我的旧文,作为对本文的一个补充,也是对南海问题的一个补充。

Advertisements

孔捷生:蠢货爱国 强权误国

          南海仲裁后续风波之蠢货抵制美货还不算超级笑料,把苹果、香蕉、麦当劳、肯德鸡一网打尽也未显强国勇武。据《华尔街日报》披露,事先已打定输数的天朝竟通过驻菲大使向菲律宾总统施压,告诫他仲裁结果公布后要说什么和不得说什么。这新科总统原不欲和天朝撕破脸,但被强国大使之颐指气使激怒,他在内阁会议上申明:“我本来会说一些他们所要求的东西,但正因为大使馆现在要我这样说,我就偏偏不说。”
习朝对内“管得住就是硬道理”的暴戾蛮横已搬到国际舞台。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外交官员质素一蟹不如一蟹,动辄摔盘打碗掀桌子,不摆出最强甫士,得不到主子赏识,面对党国培育出来的亿万爱国拳民也讨不了彩。别说王毅、傅莹、刘振民这类当朝“理藩院”官吏,就连外交部发言人换了几轮,都以硬桥硬马的战斗姿态为能事。
中华帝国几千年的政治游戏规则就是成王败寇,赢者通吃,沉淀至今已成为既定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占据权力顶端者必须掌控一切,无论对外邦还是内部政争都是零和姿态,帝国政治词典里没有双赢二字。却说后文革一度尝试分散权力,后六四钟摆又往另一端回荡,到了习近平一朝,彻底回归毛时代的权力结构。这一取向放大到外交上,就是输了不认账,赢了要通吃。
理性妥协从不是天朝思维
南海仲裁的法理依据在于《联合国海洋公约》,这是中国还是海洋弱国时为维护海权积极推动和参与订立的。美国因共和党阻挠未能签署,美国政府至今仍争取在国会通过,亦都遵守公约的原则以及它在五十年代签署的几个国际海洋法。但别国以公约来规范中国,北京却不认账,《环球时报》更扬言大不了退出公约。缺乏国际信义和契约精神是中华帝国传统,成王败寇的终极衡量标准,就是一切角逐都只有输和赢,为了赢,信义和契约都不如权谋管用。以平等协商来达成理性妥协,这从来都不是天朝思维。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出席新书发布会中谈到南海仲裁,根据多次访华和中国高层打交道的经验,指出“在内心深处中国官员有着深刻的对任何事情都持零和观点的态度,极其困难的是跟一个看事物只能非黑即白的国家谈判:你赢了、我输了,极难发现一个真正可以双赢的局面。”他还敏锐地观察到,习近平这一朝决策的圈子越来越小和不透明,就连中方办事官员和美国打交道时,都要曲折探问决策高层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来习朝的烙印和毛朝徽记越加相似,毛时代的官僚无时无刻不在揣测圣意,越是天威难测,官僚就越不敢造次。如今从退下来的元老和当朝宰相李克强都不是很清楚习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只有一点很明白,习对内对外一手硬另一只手也硬,跟着他作强硬姿态应该不会错。
至于暴走街市的爱国蠢货是最可倚仗的力量,朝廷也不需要他们去想什么猜什么,反正用不不着时官府一声呼喝就鸟兽散,有的回归红歌和广场舞行列,有的继续摆摊“走鬼”受城管欺负。对党国而言,其实天涯海角那些积满鸟粪的珊瑚礁远不如亿万爱国蠢货那么重要,那才是“一点也不能少”的东西。

网友十三问

网友三十问1、强调人民素质低下,不适合施行西方的民主制度,但为什么我们可以实行更加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呢?难道社会主义对人民的素质要求不高?还是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民主?

2、宣称人民素质低下所以不能实行民主,但为什么党内民主也不能实行呢,难道说党内精英人士的素质也很低?素质低的人有资格领导国家和人民吗? 

3、宣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可又标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如何解释?

4、为什么我们的领袖总是最英明伟大正确的,而我们的人民却总是素质低下的呢?难道说英明的领袖没有能力或不愿提高人民的素质?一群素质低下的人中间又如何能产生出如此英明伟大的人物呢?人民素质高的国家其领导人是不是比我们的领袖更英明伟大正确呢?

5、为什么我们的制度最先进、政府最英明、领导最伟大、人民最勤劳,可国家却很贫穷落后呢?

6、控诉万恶的旧社会人民当牛做马,却号召人民自觉争做革命的老黄牛,这是什么道理?

7、宣称我们的人民聪明勤劳勇敢善良,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可最优秀的民族在经历了5000年灿烂悠久文明历史之后,又经过50多年最先进最理想制度的熏陶,最后却仍然因为素质太低下而连最基本的民主权利都不配拥有,如何解释?

8、为什么党中央一心反腐,可反了十几年,贪污腐败却不见减少反而日益严重了呢?难道说中央的反腐决心不够大、能力不够强?

9、宣称专制的效率高于民主,以拒绝民主,那么更独裁的皇帝家天下制效率岂不是更高吗?难道我们应该恢复帝制?效率高就好吗?干坏事的效率高,结果会怎样呢?

10、宣称立党为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党的花销却要从国库中支出,人民无权过问,这是为什么?

11、一方面要我们政治挂帅,政治为必修课,另一方面却不让我们谈论政治;一方面要官员讲政治,另一方面却不让百姓参政议政。这是为什么?

12、号称代表先进文化,却不能容忍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不允许批评,只许歌功颂德,这先进性体现在哪里?

13、既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为什么主人却没有权力要求民主自由和人权呢?

14、既然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 力机关,为什么却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工作呢?

15、既然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为什么却大量下岗,沦落到了社会的最底层呢?

16、责令百姓向政府申报收入并缴税,却不同意将政府官员的财产向百姓公开,这是什么道理?

17、为什么只是要求老百姓缴税,却从来不肯告诉他们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呢?

18、为什么我们的经济每年都高速增长,可百姓的收入却不见增加呢?

19、为什么总是要求老百姓遵守这个规则遵守那个规则,却从来不允许他们对规则的合理性提出质疑呢?

20、为什么当官的贪污受贿数百万,总可以大事化小,而小老百姓偷盗数万,却必须处以极刑呢?

21、为什么无产阶级就最先进呢,难道仅仅因为穷、因为一无所有,就会变得先进?现在的穷人还具有先进性吗?

22、宣扬无产阶级的先进性,宣扬暴力革命,可当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消灭有产阶级成为国家主人并占有全部社会财富后,他们还能称为无产阶级吗?还能保持先进性吗?我国的无产阶级真正成为了国家主人吗?

23、“为什么要暴力革命呢?因为无产阶级最先进,而他们有革命的要求”;“为什么无产阶级最先进呢?因为他们革命最坚决最彻底”。这是什么逻辑?

24、彼时宣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唯恐天下不乱,此时却强调“稳定高于一切”生怕风吹草动。同是和平年代,为何彼此结论截然相反?

25、宣称我们是按劳分配的公平社会,可分配的标准和权力却掌握在少数官僚手中,百姓无权过问,这算什么?

26、为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却十分崇拜一种虚构的主义,并将其作为终极真理,不允许其他思想的存在呢?

27、为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却总是政治挂帅,文山会海传达指示、统一认识、学习思想、领会精神,大搞意识形态的东西呢?

28、为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却特别喜欢做表面文章,虚夸瞒报,标语口号满天飞呢?

29、为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却热衷于控制精神思想,总是早请示晚汇报,表决心表忠心写检讨呢?

30、一方面宣称社会主义无比优越,一方面宣称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可能性和危险性”,这等于说“在电灯时代还存在着煤油灯复辟的可能性和危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