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浮夸与虚荣

习近平的浮夸与虚荣作者:钟祖康
有人问,习近平真的会为了人家议论一下他的情史就要这样赶尽杀绝吗?当然会!习是个极重视公共形象或重门面的人,你看看企图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的姚文田,和在国外批评了习近平一下的高瑜的下场就知了。
习近平这种重门面性格,我在深入研究他当年如何剽窃博士论文时,已经深有所感。
习近平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于清华大学修读的在职博士,与普通博士非常不同。修读这种在职博士毋须参加全国考试,也毋须在课堂上听课,校方会把每门课程的课堂讲学录音,寄给学生。这种在职博士可说是为领导人或高干度身订做的,好让他们不用放下权力,也可以去追求最高学历的虚荣。因此,有志于求学者,绝不会把这类在职博士看在眼里。但习报读在职博士时,本身只不过是个以小学学历并靠“工农兵学员”特权身份入读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毕业生,为什么却不像他要求香港要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那样,循序渐进地正正规规地先读硕士,再修读正规的博士课程呢?
为什么身为太子党之首的习近平在官运亨通、稳步爬上福建省省长这个阶段,日理万机之时,还要修读这样一个山寨版博士?我相信,多是出于自尊或虚荣需要。当时,习近平看到李源潮、刘延东等相继取得在职博士衔,而与福建省隔海遥望的台湾,台北市长马英九更是哈佛的真博士,可能更令习近平扫兴的是,其假想死敌薄熙来早就取得硕士衔,习近平每当回看自己被迫中断的正规学校教育,难免惨不忍睹,而受自卑情结所困,读博之念,或由此而起。
这样就出事了。治学根基不强,而且读化工出身的习近平怎样敷衍出一篇法学的博士论文来呢?这引起了包括BBC等各方人士的关注,只是苦于找不到真凭实据。但我在以“忍受酷刑般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他博士论文多处一段一段地跟其他多本早于其博士论文出版的著作的惊人雷同,而其中一本被雷同的著作的作者,恰恰是习近平于八八至九○年期间出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时,当时有几分姿色的女下属。
过度重视门面 死不认错
但令我更加要对习近平此人重新估计的,是他这篇博士论文的英语注释部份。习近平在他其他著作中从无引用过英语文献,却突然在其博士论文中加进了二十六个英语参考文献。但英语水平看来甚差的习近平(这从他与比利时国王漫步时一缺了随身翻译即举步维艰可见一二),怎可能读懂这些英语学术文献?但为了弄虚作假,他竟然直接把某些论文的英语注释抄过来,其中一位受害人是已故芝加哥大学农业经济大师D. Gale Johnson,他一篇论文的中译本的多个注释被习近平一字不易地搬到自己的论文上。可是,由于该论文中译者也富有中国人的差不多精神,把原文的英文注释在中译本重新输入时错漏百出,甚至某处把原文的两个注释合并为一个注释,所有这些错处,都竟在习近平博士论文的英语注释中倒模重现。
够浮夸吧!也就是说,习近平不但要让人觉得他博览中外文献,还是看原文。而且,习在省长任内,以不足四年的时间取得博士学位,还在这读博期间或写或编了其他起码五本总字数逾一百万的著作。
习近平外访时不时宣读那长得过份的“习近平书单”,看来也与习这种从精神病理学而言,属于过度补偿的行为有关。就如他乱抄人家的注释那样,相信习近平并不知道他所声称喜爱的许多作家之中,其所宣扬的文明思想正正与习宣扬的独裁愚民思想是恰恰相反的!
我相信,也是习近平这种爱装门面的性格,令他当年央求围棋大师聂卫平教他提升围棋功力的捷径,并为聂所拒,聂回忆说:“我没教他,我怕他水平不行出去给我丢人。”
习近平这种过度重视公共形象或重门面的性格,为害极大。这或许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依然挺梁振英,因为否定梁振英,会令他面目无光。这样的人,一错,可以错到底。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9630

来源:苹果日报

作者:钟祖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