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崛起是当代最伟大的事

对于美国对外使用武力,无论在西方人还是中国人中,都引起相当的争论,其中批评者的一个理由是,这是美国人为自己国家利益的行动。但这个批评根本没有力量,因为任何国家的建立,它的首要职责就是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其次是维护本国人民的利益。
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国的对外政策不是以本国利益为核心。这里唯一需要探究的是,美国对外政策核心中的“国家利益”是与本国人民和整体人类的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是一致的,还是有对抗性?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从美国在二战、冷战、冷战后(至今)这三个近代历史时期中的对外政策来看,美国的国家利益与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完全在一个轨道上:
我们首先看二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非常清楚,美国的对外政策首先是为本国安全,结果促进了世界的安全,结束了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在德日意三个“邪恶轴心”侵略屠杀时,正是美国的参战,才扭转了战局。美国为此阵亡了41万官兵,伤残100多万。
没有美国的参战、没有美国人的巨大牺牲,整个欧洲都会被纳粹践踏,整个亚洲都会成为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奴隶。据历史学者黄仁宇在其《近代中国的出路》中引述的资料,八年抗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2100万以上”。按这个比例推算,在日本侵占中国期间,平均每年有260万伤亡。如果美国晚打败日本四年,就可能还有一千万中国人丧生!正是美国打败了日本,才帮助了中国人结束了被日本殖民、屠杀的历史。
我们再看冷战。这个时期,美国对外政策的主线是遏阻共产苏联的扩张,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约,主要任务是抵御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这个时期美国也是付出相当的牺牲,仅为抵抗共产北韩、北越就牺牲了近10万官兵。正是美国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和军费,才遏阻了共产主义的蔓延;才促使了共产主义在全球崩溃,才有了东欧和俄国人民走向民主自由的今天。
如果今天“华沙条约组织”是世界最大的军事集团,共产苏联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强国,这个世界会是多可怕!正是美国作为旗手,领导与保障自由世界不被共产主义的奴役。这个期间的美国对外政策与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也是一致的。
我们再来看冷战之后。这个时期美国受到最多非议的是对外军事干预,但从美国对索马里的人道救援、对海地的军事干预(帮助民选总统阿瑞斯蒂复位)、捉拿巴拿马独裁者诺瑞加(使巴拿马走向民主稳定)、结束塞尔维亚人对波斯尼亚人的屠杀(使穆斯林人为主体的波斯尼亚获得独立和自由)、制止南斯拉夫对科索沃的种族清洗(使80%为穆斯林人的科索沃获得自治),干预印尼军队对东蒂汶人的屠杀(使东蒂汶获得独立),两次对伊拉克动武(使科威特从伊拉克的占领中获得解放;最后结束萨达姆统治)、铲除塔列班政权(使阿富汗人民从炸毁千年佛像的中世纪统治下获得自由)等等,都可以看出两点,第一,美国的军事干预,不是以占领、殖民、掠夺那个国家和土地为目的;第二,美国的军事干预全部都受到那些国家的人民和新政府的欢迎。
有人说美国是“新的帝国”,但它与以往的罗马帝国等性质完全不同,它没有在所干预的任何国家建立殖民地,而是促使那些国家走向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
且不说在上述干预中大多数都属于人道性质,美国并没有多少利益可图,即使有,美国这种国家利益,也仍然和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在一个方向。
美国对外政策中,第二个最重要的组成部份,是它极力推销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全球化。
市场经济是美式民主的最重要基础,它的根本价值还不在经济层面,而是保障人的自由。我们每一个人生存的资本是自己的智慧和创造能力。人和人最基本、最健康、最正当的交往是trade(交易、交换),通过交换,人们可以互享劳动成果,提高生活水平,丰富生命。正是由于智慧的交换,才有了今天巨大的物质文明。所以,自由贸易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重要价值之一。正是为了保护这个价值,美国才致力在全球推广市场经济。
中国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比过去大幅提高,毫无疑问的原因是中国走向了市场经济,人们的经济自由度远比毛时代大。所以美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扩大进出口贸易)而推行全球市场经济的外交政策,同样和人类自由、民主、安全、繁荣的共同价值在一个轨道上;它不仅对美国本身,也对其他国家走向繁荣和稳定有重大益处。今天中美之间的巨额贸易,给两国都带来了巨大经济利益。
所以说,美国的两个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广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在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同时,都和人类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价值有一致性。
除此之外,美国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国家。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向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总数已超过一万亿美元,是全球捐献最多的国家。
美国政府设有专门的“对外援助署”。像在布什政府时期,每年对外援助额都高达近三百亿美元。在曼德拉去世之际,世人瞩目南非,更发现那里的艾滋病猖狂、犯罪率高攀(世界数一数二),而布什政府时,美国仅向南非提供的艾滋病基金就达150亿美元!这个数字有多大?911恐怖袭击后,美国联邦政府给纽约世贸大厦等经济损失补助款才是60亿美元。
据统计,美国已援助过全球150多个国家(联合国成员国才190多个)!2013年,美国对外援助总额预算已增至516亿美元。
除了直接援助,很多来自联合国的救援,也因美国承担联合国会费最多,而提供了最多援助。联合国虽有193个成员,但美国曾长期承担三分之一的费用,直到近年才减至22%,但仍近四分之一(日本承担10.8%,中国承担5.15%)。
美国远没有富裕到有钱没地方花的地步,美国有太多的领域需要资金。仅以纽约为例,很多中国人抱怨,纽约地铁太破旧,根本不如上海、香港、台北的地铁干净、高级。纽约地铁一年收入约20亿美元,上面提到的2013年美国对外援助517亿美元,相等于纽约地铁25年的收入,这笔钱可以改造、提升整个纽约市的地铁系统。但这就是美国人的慷慨!它宁可不花钱改造提升纽约的地铁等很多急需资金的项目,而向其他国家提供经济援助。
美国除了政府外援,还有无数民间组织向世界提供巨额援助。这和美国人的慈善文化(当然还和捐款额免税)有密切关系。据施惠美国基金会(GUSAF)的数字,过去四十年,美国的慈善捐款额一直上升∶1970年不足250亿美元,到1991年就增至1108亿美元,翻了一番。2001年则达2120亿美元,又翻了一番。十年后的2010年,增至2909亿美元。2012年则达到3160亿美元。南韩和印度的外汇存底,各是3000亿美元(并列世界第七位),而美国人一年的乐捐就达3000多亿!
美国的庞大捐款额,只有5%来自大公司,大部分来自个人捐献(占75%)。美国人口三亿多点,年捐款三千多亿,等于平均每人捐款1000美元。
美国人的巨额捐款,其中40%以上用于了国际援助(从教育到文学艺术到妇女儿童健康等等项目)。像电脑软件大王比尔盖茨和他妻子的基金会,2010年度的拨款中,约80%用于了世界发展和全球健康(只有15%用于了美国国内的教育、图书馆和其他项目)。更不要说,每年有超过100万美国人到国外从事志愿工作。
美国的立国之本(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是个人自由和权利。美国人的对外援助,也是基于这种原则精神。信奉和高扬这样一种普世价值的美国的崛起与强大,实在是人类的福音和幸运!
所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2001年底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演讲时引述说,“从政治与经济上看,美国的崛起确实是当代最伟大的事,它改变了世界的政治历史。”
而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话,则传递出所有因美国帮助而获得自由的国家与人民的心声∶“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欠美国一笔巨大的债∶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繁荣,我们的民主┅┅美国不仅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每当我看到美国星条旗,我看到的不只是那个国家的代表,而是民主和自由的像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