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8000万英镑豪置英宅唱响了谁的挽歌?

【看中国2015年12月22日讯】8000万,好熟悉的数字,不过,这里的单位不是指人,当然也不是指流氓土匪,而是指英镑,且看新闻。
据英国媒体报道,中国房地产大亨、中国首富王健林以8000万英镑(约7.72亿人民币元)的价格在伦敦最富有的“富人街”买下一处豪宅。报道说,这位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可能还会花费5000万英镑装修这座维多利亚中期的建筑。王健林这次购置房产的行动也导致英国政府得以收入英国历史上创纪录的一笔950万英镑的购房印花税。
看清了没?首富,8000万英镑,最富豪宅,前解放军军官,后期装修5000万,依然是英镑,刷新英政府印花税记录。My god,欧耶!
中国首富在英国伦敦豪掷亿万购豪宅,中国穷人在中国望穿秋水等待扶贫攻坚战;美国首富在美国玩裸捐给自己的祖国,美国穷人留学中国享受年度9万的助学金。这些事儿堆在一起,想了又想,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一会儿脑堵,一会儿心塞。
裸捐也罢,豪掷也罢,富人的钱毕竟不是我的,他有权自由支配。问题是,富人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富人的富与穷人的穷是否有关系?弄清这两个问题再回头看裸捐与豪掷,也许你会瞳孔放大而自助人工呼吸。
先来盘点三位美国首富。首富1,比尔盖茨,这世界只有一个比尔盖茨,因为这世界只有独一无二的微软,此时此刻你正在使用他的价值,也正在为他实现价值。首富2,扎克伯格,这世界只有一个扎克伯格,因为这世界只有独一无二的脸书,此时此刻你正在被网络主权屏蔽在脸书世界之外,如果我们都能使用脸书,他在华尔街的市值又得翻倍。首富3,巴菲特,这世界不止一个巴菲特,但最成功的巴菲特在美国,有人说他扰乱了金融市场,有人说他是最嗨的资本玩家,随便你信哪个,但你要相信他最后与首富1和首富2一样嗨的是裸捐。注意,记住,美国的首富没有一个是玩地产的,对吧!美国的首富都是为全人类贡献了独一无二最卓越的智慧文明,他们因为改造这个世界而成为世界首富,绝不是肮脏了这个世界而成为土豪的,对吧。至于他们要在玉泉宫买豪宅,还是在火星上购游艇,美国人都不会觉得有一丝半迹的诧异,因为美国穷人的穷与富人的富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再来看看中国的土豪大佬。在中国的富人排行榜上,我们首先要排除马云、马化腾等专门经营门户网站的企业家,因为在中国排名前十的网络大户基本都是外资控股85%以上,这不好与完全本土属性的企业作比较。当然,那些真正隐形富豪有可能深不见底,这也没法统计。那么,我们只须观察榜上有名的其他土豪大佬有什么共同特征呢?无论他们初始因何发迹,但最终都是在房地产及其关联产业链这块带血蛋糕上筑起了自己的财富帝国。笔者对中国富豪界底细不甚了解,就知道王健林、王石、许家印、任志强等等,还知道刘汉、徐明等等,其他就是在全民共需的公共商品上大发民难之财。换句话说,中国这些土豪大佬的财富积累之路,只要拥有相关资源特权,换任何人去都可能是首富。假如你是王石,你有一个省委副书记岳丈和局长老爹,你照样现在可以抛弃糟糠而娶嫩三;假如你是刘汉,假如你是徐明,假如你是谁谁谁,那啥那啥,你照样可以在伦敦豪掷亿万想买哪就买哪,对吧?
我们再看看中国的土豪大佬与中国穷人有何关系?
悉数中国土豪大佬的成功,无外乎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资源圈占、暴力挤兑、资本操作、血汗掠夺、坑蒙拐骗……,请问中国的土豪大佬们:你和你们属于哪一类?别给我说你什么都不沾。只要看看这三十多年的发展奇迹,我们14亿的泱泱大国给世界市场是否提供了一件创造性产品?如果没有,那你的财富从哪里来?废话,那当然是靠“卖”而来!卖资源,卖环境,卖祖宗,卖子孙、卖青春,卖血汗,卖健康……好一个“卖”字了得!只不过这“卖”也分两类:卖人还是卖己?无权无势又不愿意出卖良心者只能卖己,如普通的打工者和东莞的失足女,这个占九成。相反,只要能与权贵走近一步,你就可以上升到卖人的层次。卖他人土地者,如官商勾结的房地产商;卖他人资源者,如官商勾结的矿业大亨;卖他人血汗青春者,如官方默认的加工商;卖他人既有财富者,如金融证券的黑盘手;卖他人生命健康者,如无所不在的假冒伪劣……如此等等。总之,成功者卖人,失败者卖己。无论是卖人还是卖己,最终又将财富全部输送到地产大佬,所以中国首富一定是地产大佬。
中国富人为什么那么富?中国穷人为什么那么穷?卖人还是卖己,这是中国成功模式的全部答案。有句话说得好,“被人卖了是幸运,帮人数钱是幸福”。是的,亿万国民没有社保医保,但能看着大人满世界金光闪闪地天女散花,也觉得有几分大国崛起的豪迈;是的,亿万国民为砖头压弯了腰,但能看见大佬在伦敦创下英政府单笔地产印花税记录,也觉得为自己长了脸;是的,亿万国民沦为苦奴惶恐度日,只要看见大人大佬满面油光,也觉得幸福感满满升起。
笔者只想问一句:8000万英镑的豪宅那么宽,里面放得下中国8000万穷人的骨灰盒吗?当然,光是伦敦豪宅是放不完,但中国所有大人大佬在全世界的所有豪宅,应该足够了,足够了。
曾经,我们等着先富带动后富,流产了;后来,我们等着利为民所谋,又流产了;现在,我们等着扶贫攻坚,流也无所谓,已经习惯了。只要骨灰盒能安顿在全世界黄金风水宝地,中国穷人也应该放心了。尽管生得卑贱,活得恐慌,但至少死得风光。活着,让生命成就他们的财富,死了,让灵魂陪伴他们一起超度。
谱曲吧,填词吧,挽歌响起来,别再唱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直接奏肖邦的《葬礼进行曲》:8000万英镑,为8000万穷奴,安顿了去处;8000万英镑,为8000万信徒,准备了归宿……

Advertisements

官媒为何统计习主席勤出访?

官方宣布习主席29日将飞法国出席“气候变化大会”后,新华社、央视、《法制晚报》等官媒体纷纷表扬“习近平出访忙”——习近平上任以来至11月上旬,已 出访17次,加上即将进行的11月29日的法国行和12月1-5日的非洲“收官访”(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并访问南非),共将出访19次,遍及 五大洲37个国家。其中“去年(2014年)出访频率最高,6次访问了17个国家,涵盖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这一趋势在今年更呈现“连续四个月出 访”的新增长:“习近平今年下半年国事访问频繁,并且三年来首次出现连续四个月出访”。

南都报更是两次表彰“习主席很累,很忙”——习近平上任以来至上月底已经访问了34个国家,足迹踏遍六大洲,其中访问亚洲国家数量最多,达到13个。除了越南和新加坡外,习主席12月还将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并访问南非。

十天前的11月17日,南都报以《习主席出差忙 6天至少要做8件事》消息感叹:“习主席很累,很忙”;今日(11月27日)又发表《习近平出访忙,休息日难得闲》深度报道,总结:“十八大以来习近平12次跨周末出访”。

表面看来,“喉舌”们是在赞扬主子的“高频外事活动”是外交勤政,但仔细品味,其字里行间皆有一种深深的“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焦虑。这只要想想“习主席很累,很忙”、“习近平出访忙,休息日难得闲”中“形而上”的忧愁感,就可管中窥豹。

“喉舌”们在焦虑什么呢?我想,无非是四大忧——

焦虑一:亲夷重于亲民可乎?自古治国重点亲民举贤,做好国内事,所谓“国之大事,在祀在戎”。从没有听说“国之大事,在外交在出访”,为何今上要放下国内 的万千紧急而频频出国呢,不顾“主少国疑,大臣未附”,而一再亲夷重于亲民?纵然今日有了互联网,在国外也可处理国内事,但毕竟有许多事是必须“眼见为 实”,“三人当六面”才好办理的,岂是视频、电话、短信就可解决的?民间早有谚语:“打电话是不能求官的”。西方一些国家频频以种种“论坛”邀请中国元首 出去,是否是一种新形势下的变相“冷战诡计”——以引诱中国元首脱离本国民众而让中国衰退?希腊神话中,就有一不能离本土的大神安泰俄斯,因被拖离地后而 失败的故事。

焦虑二:西方是否在对华实行“狐狸请乌鸦唱歌”诡计?西方现在似乎改变了棒杀中国的战略,而以捧杀为主——从习主席每到一国,皆可收到许多“大国领导人风 范”、“优雅而秋天”的颂歌,而“赞美诗”之后,往往是让中国领导人慷慨解囊,赞助他国大笔银子。让人想起鲁迅记述阿Q被骗输钱后,流氓们高兴地大叫: “阿Q的银子拿过来”。长此以往,中国岂不是天天“赔本赚吆喝”,“收虚名得实祸”?

焦虑三:习主席是否没有得力的外交助手?“事必躬亲”向来是国君的大忌。像“气候变化大会”这样外交事务,有个副主席或副总理去参加不就得了,有必要元首 亲自去?古今中外,还没哪个国王以当“外交主席”为乐的。难道今上没有一个可放心的大臣代表自己出访?当年慈禧还能放手让李鸿章办外交呢,毛泽东基本上由 周恩来统领一切外交事务,何以今日中国就没有杰出外交人才?治国第一要务是善用人才,今日中国人才如此贫乏?是真没有,还是用人机制有问题?一个好汉三个 帮,若是习主席只有御史英才而无外交能臣,没有“救时宰相”,实在是可叹可叹!

如若是想争当“平天下”的盟主、共主,也得先当好“治国”领袖后再“出中原”,岂可国在经济下行,官在整体塌方,民在创业无路,就妄当世界领袖?

焦虑四:“一阴一阳之谓道”。列宁说“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人必须善于休息才能有效工作。三年来“习主席12次跨周末出访”,长期得不到正常休息,这怎 么让人不担心习总的身体?怎么让人放心习主席是在充分健康的状态下进行决策理政?青年学生尚且因睡眠不足导致学习能力下降,何况习大大已是花甲老人,如此 超负荷工作,会不会有一天如“疲劳驾驶”的长途车司机一样,出现什么事故?

大约因这般诸多焦虑,“喉舌”们才纷纷大胆以统计习主席勤出访的方式进谏?

君上能否“闻过则喜”?

作者:朱健国

《新一轮衰退会由中国导致吗》

彭博社8月28日以《新一轮衰退会由中国导致吗》为题发表评论文章称,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中国的经济波动不可避免地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冲击,很显然中国在经济管理上产生了问题,但是,美国决不能对中国经历的问题袖手旁观。

文章指出,近期中国的经济波动冲击全世界经济,导致华尔街一片恐慌,尽管美国股市和经济数据随后共同表明美国经济并没有面临衰退,但是,这并不能降低中国引发的全球股市“黑色星期一”的重要性。【相关阅读:美媒:坐视中国经济危机是美自掘坟墓】

美国政治网站8月26日发表题为《中国的领导人比我们的更好?》的文章对比中美领导人选举方式,得出结论是美国民主的选举制选出的领导人并没有中共脱颖而出的领导人优秀。

正如贝淡宁所言,中国“最高领导人须积累数十年各种治理经验,仅有极少数人能抵达‘制高点’。例如习近平经过近40年励精图治和16次重要晋升才成为中国国家主席。”【相关阅读:美媒:中共转向贤能政治 美国自愧不如】

美国《国家利益》8月27日在题为《中国经济的崩溃能否拯救南海?》(Will China’s Economic Collapse Save the South China Sea?)的文章中称,中国经济出现问题的一个好处就是,它不会再像强大时那样的具有威胁性了。

正是经济上看起来的无敌使得中国政府更加大胆,在过去几年里,外交政策更加有野心,也更加敢于冒风险。很多中国的精英认为美国和西方大势已去,不可避免地衰落,而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骄傲自大使得中国采取了一些会让邓小平死不瞑目的经济和安全政策。北京不再低调,而是大大地扩大自己在海外的经济承诺,并且开始在东亚公开挑战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相关阅读:美媒:邓小平白忙活 中国放弃韬光养晦】

s

隔壁老王是你爸!

儿子对爸爸说:“我很喜欢对门张叔叔家女儿!”爸爸偷偷跟他说:“那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只能做朋友。”儿子又说:“我也喜欢隔壁李叔叔的女孩!”爸爸又说:“那是你另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千万别对你妈说。”儿子哭着对妈妈说了这些遭遇。妈妈安慰儿子:“你喜欢谁就找谁,别怕,你是老王的儿子!”

网信办主任谈“依法治网”:不欢迎诬蔑中国(中共)的人

网信办主任谈“依法治网”:不欢迎诬蔑中国的人2015-12-10 00:27

来源: 

博谈网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于16日至18日在浙江乌镇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并在开幕式上发表演说。9日上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除了介绍世界互联网大会准备情况外,也回答了在座记者的一些问题。其中,中国网络自由成了被关注的焦点。
“局域网”与“依法治网”
《新京报》记者提问鲁炜怎么看待“有一些微信、文章、帖文,看着看着就没有了,被删掉了”的问题。
鲁炜先是承认确实加大治理力度,但他强调是“集中整治网络谣言、打击网络犯罪、打击网络色情”,并指出治理“网络乱象”成效明显。他表示“正在探索一条中国特色的治网之道”,就是“依法治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记者则提出,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日趋严格,在信息爆炸的全球化时代,中国的互联网有可能会变成“局域网”。并质疑严格的审查制度,和中国领导人所提出的深化改革开放与展示中国自信开放的国际形象是相悖的。
对此,鲁炜回答说,对于网络管理,中国政府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而且学得还不够,他强调“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对互联网内容是没有管理的”。鲁炜认为中国并不存在“内容审查”,但是有存在“底线”。他指出,若违反底线、触犯法律,一样会被追究。
中国网络有可能成为“局域网”说法,鲁炜称中国有权利选择朋友:“谁到我家来,我确实是要选择的,来的要是朋友。我们不欢迎那些挣了中国钱、占了中国市场,还诬蔑中国的人。”
中国今年颁布的《国家安全法》与即将出台的《网络安全法》和《反恐法》,是《彭博新闻社》记者关注的议题,认为这可能意味着中国将对互联网进行更多的政府审查,并指出一些美国企业担心这些条例会让他们在华发展遭遇不公正的待遇。
鲁炜反驳,称这些法律也保护包括全世界在华企业的合法权益,并不满的表示:“我现在看明白一件事,反正中国无论做什么,这些人都会说不是。”他最后强调,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中国充满自信,“不会因为别人的说三道四”就动摇。
中国网友:别代表我们
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的这些回复,让中国网友大喊“又被代表了”,并反问:说出真话就是诬蔑?还有民众说“那些挣了中国钱、占了中国市场,还诬蔑中国的人。”其实是在说中共才对。
网友“有问题找度娘”:“不是中国特色,是中国共产党特色,你少说了几个字,不要给中国两个字抹黑好吗?”
网友“成明理”:“别动不动就中国,您代表中国,你只能代表你们的党?污蔑的不是中国,是共产党。您何时听到了亿万网民的呼声?不让我们知道太多,才是你们的目的!”
网友“梁振亚南方”:“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的言论就想到法西斯纳粹党戈培尔统治德国时嘴脸。”
然而上述这些留言,在微博上都已被删除。因为这场新闻发布会的相关报导出来后不久,就出现删帖现象。新加坡联合早报、新浪头条新闻及央视新闻等官方微博,底下的评论从原本上百则,删到只剩寥寥无几的正向评论。
知情权
独立中文笔会常务秘书张裕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选择朋友”论,只有专制政府才有。他又指出,中国的网络审查,不单要控制对其不利信息,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和讯息自由,还牵涉到新闻自由问题。
对于民众的知情权和讯息自由,让人想起前阵子维基百科在中国被全面封锁时,一些中国民众感到讶异和不满。一位知乎网友“波布兰”发文表示,他跟西方的学生提到维基百科在中国是被禁止时,他们“惊讶得嘴都快掉地上了”。“波布兰”称,这些西方学生无法理解以中立性著称的维基百科被封的理由,他们认为维基百科是提供给世上每个人,一个有权威,有时效性,内容丰富的Common Knowledge的公益性项目,被封锁是件十分可惜,甚至是十分诡异的事情。
“波布兰”在文末质问中国政府:“ISIS杀人还会跳出来说两句,自己有怎样的诉求。你有什么可躲藏的呢?哪个词条哪里不遂你意了,你敢说出来吗?”

中共“鹰犬奴才”(注:我这里的鹰犬奴才是褒义词)能将封锁屏蔽网络说的如此圆猾,真让人见识最伟大、最无耻、最光荣的流氓••••••

以下为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鲁炜针对类似问题作出的回应。
       朝日电视台: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西方一些网站比如说Facebook在中国无法访问,请问中国为什么要关闭这些网站?第二个问题,近段时间中国各家网站删贴关闭帐号力度明显加大,有消息称,网信将出台APP管理办法,这是不是中国政府要收紧网上言论?未来怎么平衡互联网管理和言论自由?

鲁炜:你问了三个问题。我没听清你是说哪一个西方的网站在中国无法访问。我没有用过这些网站的体验,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被关闭。但有些网站无法访问的情况,我想可能是存在的。但是我要说明的是,我们的管理都是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的,我们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依法维护中国的国家安全和中国消费者的利益。我还要说明的是,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中国历来都是好客热情的,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我可以讲两句话,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我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谢谢。

第二个问题,你说各家网站的删帖、关闭帐号的力度加大,我没有这方面的感觉,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中国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刚闭幕,提出了依法治国的目标。要依法治国,就要依法治网,依法治网就是要用法治的思维推动网络空间法治化。依法治网首先是依宪治网,我们出台的所有法规,比方说“九不准”,还有“七条底线”,每一条都是对照中国宪法来出台的。比方说宪法第一章第一条就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来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现在要进一步加强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管网、依法上网,用法治来规范网络空间的行为。

你问的第三个问题,关于APP管理的问题,我可以跟你说,你说的APP的媒体报道是真实的,我们将要出台APP管理办法。APP是应用软件,用户可以通过APP下载形成客户端,APP也可以在应用商店得到安装。我们发现有的APP损害了网民的权益,我们要加强管理,这也是网络空间法治化的一个重要体现。 至于你说是不是政府收紧网上言论?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提法是媒体的一种臆断,它恰恰证明了我们是依法管网的。谢谢。

凤凰卫视记者:刚才提到Facebook这样的网站,我记得您表示过这样的网站不可能让它进入中国,中国马上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制度,请问您怎么看待外界一些评论,认为我们这个制度的实施就是在阻止有些外国的企业进入中国?谢谢。

鲁炜:你也问了两个问题。第一,我当时在达沃斯的时候确实注意到了有个别媒体问我“脸谱”能不能进入中国?媒体说是我说的“绝不可能”。我今天可以跟你说,这是一条虚假新闻,当然,我也没说“脸谱”就可以进入。我既没有说它不可以进入中国,也没有说它可以进入中国。我想说,中国对外开放的政策是不会变的,因为它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外国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我们的底线就是要符合中国的法律法规。法律法规就两条底线,一是不得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二是不得伤害中国的消费者利益。我们现在不能允许的是,既占了中国市场,又挣了中国的钱,还来伤害中国,这种情况我们是不能允许的。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我们欢迎世界所有的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市场确实太大了。

你刚才又谈到一个网络安全审查制度的问题,确实我们发布了建立网络安全审查制度的消息,我们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是从哪儿来的呢?是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我们的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是为了维护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维护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维护中国消费者的利益,我们不针对某一个国家、某一个企业。当然,也包括一切国家和所有的企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