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中国社会需要一致的是非观 评毕福剑事件

2015-04-12 21:52:52 作者: 茅于轼 评论:45条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就是是非观。人类社会经过几千上万年的发展慢慢地搞清了对和错的标准。这一点至关重要。要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

F200611300031401311354117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就是是非观。人类社会经过几千上万年的发展慢慢地搞清了对和错的标准。这一点至关重要。要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有了一致的是非观才可能有社会的安定和秩序,否则就会发生冲突。至今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种宗教的是非观还没能完全一致起来,这是当今世界冲突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我们中国而言,我们有几千年的文明史,培养了我国所特有的是非观。有了它才可能维护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生存。这是我们最重要的精神文化财富。我国的是非观和西方国家的是非观虽然有细微的不同,但是没有原则上的冲突。

但是在改革前的一段时期,提倡阶级斗争,批孔批儒,用残暴代替仁爱,用造反代替秩序,发生全国性的是非观的倒退,造成极大的混乱。社会失去了一致的是非观,导致全社会的迷茫。改革后虽然试图恢复传统的是非观,还引进了西方现代价值观,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至今中国社会中对普世价值的看法还有极大的分歧。在高级干部中,是提倡和谐社会,还是搞阶级斗争,也是阵线分明,无法协调。当然,观点不同在任何社会中都是正常的,但是基本是非观的对立则是危险的。

最近发生的毕福剑事件,因为他骂了毛泽东,引起轩然大波。赞同和反对的双方十分对立。造成对立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是由于不同的是非观;二是各自根据的历史事实不同。例如毛领导建立了人民共和国,毛发动了反右运动,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斗倒并逼死了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这些事实应该说很少有人不承认。但对这些事实的是与非看法是很不一致的。比如已经入狱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认为这些事基本上做得很对,所以要唱红打黑,继续文化革命的做法。但是中国的前总理温家宝就不这样看。以他们两个为首下面各有一大群人跟着。

对毛泽东看法不同的另一个原因是对历史事实的不同认定。有的认为毛发动的大跃进饿死三千多万人。也有的认为饿死人完全是造谣,至少是夸大事实。到底是不是饿死了人,饿死了多少人,这么大的事当权的政府绝不会毫不知情,可就是至今还不愿意发布真情,弄得百姓中各执一词,互不服气,成为当今中国社会一个不稳定的隐患。

试看世界上各个国家对自己历史人物(不论是正面的或反面的)的看法,固然有些不同,但很少像中国这样的对立和互不服气。这说明中国这种情况是非常特殊的。如何消除这种极不正常的状况?我认为唯一的方法是开放言论自由。经过一段时间的公开讨论,是非会慢慢搞清楚,事实真相逐渐明朗,意见也会慢慢一致起来。中外历史中对重要人物的评价,就是经过透明的讨论逐渐趋于一致。相反,越是限制不同意见的发表,越是隐瞒真像,社会也越是混乱,中央政府越是没有权威性,它的话越没人信。

由于中国长时间对言论的控制,社会上只有一种声音,大家很不习惯于出现不同认识的新观点。对毛泽东的看法很典型地说明了中国所特有的这种言论空间。这也说明,言论自由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更是百姓是否习惯的问题。对毛泽东的看法私底下早已议论纷纷,见怪不怪,但是在公开场合中议论毛泽东还很少见。所以毕福剑的话引起巨大反响。我觉得每一个人都要承认别人有发表不同于自己观点的权利。这是你自己能够有言论自由的前提。认为“错误”的言论不可以发表,这种意见似是而非。谁有权判断哪个言论正确或错误?每个发表意见的人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对或错只能在自由讨论中见分晓。

一个公众人物在公众场合中必须谨言慎行,但是在私人场合也这样要求有点过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把私底下说的话传播给还不习惯于言论自由的公众,是不是有故意挑起是非的动机,这个动机是好是坏,那是很难说的。

这件事给大家上了一课,那就是允许每个人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用宽容的心态对待不同于自己观点的看法,这就是社会进步。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FT中文网作者专栏
Advertisements

我确实觉得他把中国人害苦了



OneBall


思考哲学与艺术探寻真理与谬误以传播事实为目的以普及常识为己任


是我,老雷。

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说一下我个人对毕福剑事儿的看法。因为我发现很多人在纠结到底是谁拍了那个视频?到底是谁把那个视频传到网上去的?为什么传到网上去?是不是故意黑人家?我觉得这些问题可以考虑,但是意义不大。

我个人觉得,毕福剑事儿分三个问题:

最不重要的就是刚才说的那个问题,是谁把那个视频传到网上去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考虑的是,拍的那个人,到底有没有违反所有那些被拍到的人的隐私权。虽然这个问题可以考虑,但是意义不大。

第二个问题是,毕福剑作为央视主持人,被暴露说一些很难听的脏话,央视作为他的老板是否可以说,毕先生,你这样给我带来负面影响,我可能要惩罚你。我觉得这个问题意义也不是不大。

第三个问题,意义非常大。毕福剑无论是谁,是主持人也好,农民工也好,主席也好,他可以说那些政治性的话吗?比如他对毛泽东的判断,他不是说毛泽东把中国人害苦了吗,这句话他可以说吗?因为习近平不是一直强调他想依法治国吗?就是说他希望中国更法治,对吧。这个我一直非常认同,一直觉得棒!那么法治的体制应该告诉你哪些事情可以说哪些事情不可以说。比如说德国,我不觉得德国是一个完美的国家,但是在法治方面德国确实不错。在德国,很多事情是不可以说的,我不可以说希特勒是个好人,奥斯维辛是假的,这些是不分在家里或者外面。这样说吧,我在电视上不可以说的,我在街上不可以说的,我在家里可以说,但是前提是别人没有听到,我不能在窗户边上说Hi希特勒,别人听到了这句话变成公开的,如果别人拍了视频传到网上去了,我还是被暴露,警察叔叔会找我麻烦。那么一个法治的体制,他会告诉你很清楚,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是不可以说的。

对毛泽东的这种判断,就是把中国人害苦了,我们可以说吗?毛泽东在延安的时候不是搞了一次清洗吗,学斯大林,害死了很多共产党员,我可以说吗?他打日本打得不是很努力但是打国民党打得非常努力,这个我可以说吗?1957年的时候,他不是打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吗?我可以说吗?一个社会难道不需要知识分子吗?大跃进是一个毛泽东让很多中国人饿死的一件事,而且让中国经济快崩溃了,我可以说吗?文化大革命让中国人互相欺负,一直到现在中国人还是有那个时候的问题在心理上,我可以说吗?

如果以上可以说的话呢,我是否可以说,毛泽东把中国人害苦了?如果,我可以说的话呢,毕福剑那些话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说了一些脏话而已,对吧。如果我不可以说的话呢,那你应该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不可以说,是以上的那些事情没有发生过吗?还是事实上不对吗?那些人没有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呢,我只能说,你看到的资料跟我看到的资料是不一样的,中国很多资料是不公开的,那我只能说,好吧,不一样吧。如果你说那些事情确实那样发生的,但是,毛泽东在那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的角色很小,比如很多人会说文化大革命其实不是他干的,那么我想知道,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思考问题的话呢,中国人所谓“站起来”的这件事儿,他的角色就突然很大吗?失败的时候角色小,成功的时候角色大,真的有这种逻辑吗?你自己考虑吧。

我想说的是,我确实觉得毛泽东把中国人害苦了。这句话我可以说吗?

(雷克在视频中说的是“让中国人害苦了”,一方面与毕福剑原话不同,另一方面意思也完全相反了,这个可能是老雷中文语法欠缺的地方。经老雷同意,我把“让”改成了“把”。)

选自许志彪律师微博http://dwz.cn/GrSd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