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2-3

@fecable:钦差大臣巡视银行系统后,发现问题惊人,会上有的说这个行最严重,有的说那个行最严重,争论不休……老大此时却心系老百姓回家过年的春运,担心着农民工兄弟的讨薪、过年饭桌上的食品安全,突然,老大桌子一拍:“靠,民生的问题都没人关心!去抓个毛行长啊!”结果…..毛晓峰被带走…..

@c338ki_selina:大批人找不到工作,在美国叫失业率高,在中国叫劳动力过剩,二者最大的区别是责任人不同:失业率高是政府管理不当,而劳动力过剩是因为老百姓娃娃生得太多了。杂种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想尽办法推卸责任,什么事都怪在百姓愚昧无知身上,自己一脸无辜。杂种!!!

@张雪忠:教育部长袁贵仁,又在以杀气腾腾的口气,对全中国的高校教师进行训话,提出诸多“必须”、“绝不能”之类的要求。袁身为最高教育行政官员,公然以一种敌视和威胁的口吻,对全国高校教师进行羞辱与恐吓,这无异于向世人宣告,中国的高校教师不但没有学术和教学自由,而且连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

@前度老邱:【特别转给袁贵仁部长】反动派没路走了,就会煽动极端的仇外情绪,来转移视线,缓和统治危机。——周恩来1946年

@bimawen:报告袁部长:去年中国留美学生人数约达二十七万五千人,占全部外国学生的31%,他们全都使用美国原版教材,未经袁部长审查哦。更大的问题是,他们中几乎包括了所有中国权贵子弟,其中的红三代、红四代回来后,还要领导我们继续走共产主义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的色会主义呐。

@李承鹏 :我始终觉得,在中国当官并不需要技术含量,因为有两件兵器:一件叫中国特色,另一件叫和国际接轨。每当不想和别人一样时,就举起“中国特色”,每当不想和人民一样时,就举起“国际接轨”。

@按自己的方式向前走:中国年轻人最悲惨的事就是:事业上和官二代竞争,感情上和富二代竞争。

@名字改M啦:中国政府2014年的财政收入10万多亿,按此计老百姓包括儿童人均税负将达到8000元。8000元是肿锅一位农民一年的总收入……请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大部分人的税负与收入相等?

@maylogcom: 说多少次了,对共产党不要都一棍子打死,要区分开来,有的可以多打几棍子嘛。

@leungmantao:一個政權最關心的課題居然是怎樣避免崩潰,怎樣不被顛覆,這是個怎麼樣的政權呢?它治下的國家又還能有什麼出息?比如日本和義大利,甚至己經處於無內閣狀態達十個月之久的比利時,它們的政局再亂,也從沒聽說他它們要怕崩潰。雲飛之過,只在於總是提醒我們這一點可笑的事實罷了。

@程益中:有些人巴不得作家都像郭敬明那样、知识分子都像孔庆东那样、大学老师都像吴法天那样、艺人都像成龙那样、新闻工作者都像胡锡进那样,巴不得90后和下一代都像猪那样,只有生理和物理属性,没有高等动物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记者王文志:一个朋友的话:天生吃狗粮的命,操着吃娃娃鱼的心。

@hengdm: 98年时去了趟汉城(当时还不叫首尔),感叹人家的发达整洁和文明超北京至少10年,后来08奥运了,就算是赶上了吧。去年和今年去了德瑞奥和日本的偏僻村镇,不说了唉,20年吧至少。

@szxiaojl:跳出前30、后30、60、90的圈套,其实他们总共做了三件事:1、把国民政府承认的私产抢过来分发追随者;2、将追随者的私产搜缴变成公产;3、以改革的名义又将公产变成他们的私产。而这个国家的老百姓,拿崔健的话说,就是一群难民!

@kaifeng:转:唐僧师徒四人挑了经卷上了鼋背,真好似平地一般。老鼋开口发问:“圣僧,西方世界,可太平否?”“人人礼佛吃斋,真真个西方极乐。蒙如来赐我经卷5048卷,保我唐王社稷永安。”老王八沉吟半晌,忽然往水中一沉,把师徒四人掇进水中:“绝对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流入中国课堂!”

@kentzhu:一个公司,花了很多钱,找了个做H5的外包团队,做了个很牛逼的H5页面,放到了微信朋友圈里,结果,数据显示,用户打开就关闭了,因为,有!音!乐!

@fangtu7:支付宝一直想做社交,结果发现自己的用户还有一半以上连个头像都没有,隔壁微信平均每个用户每月换俩头像,急了。新版客户端规定不设置头像不让转账。接下来肯定就是不发一条朋友圈不让转账,不用支付宝跟人聊天不让转账……

@Kayism:一朋友说:“最讨厌我公司年轻员工讨论穷游,我说你为什么要穷游。他说体验。我说你本来就是穷,用不着再去体验,穷就是你的生活,你出去玩儿咬牙跺脚来个豪华深度游,那叫你的体验。 擦嘞,太狠了!

@mchobits:和家人在看电视。有一段是说日语没字幕,我就凭着多年的动漫基础硬是翻译了出来。我爸问:“你哪里学的日语?” 我说:“看动漫,从字幕里学会的。” 爸沉思了片刻,说:“你不会是看那种电影学的吧?” 我连忙解释道:“不不不,那种电影一般没字幕的。” 然后全家人集体看着我……

@Scswga:最近研究古今地名更替,发现河南是被祸祸得最惨的。古代叫宁邑,现在竟然叫新乡;古代叫应城,现在竟然叫平顶山,古代叫怀州,现在竟然叫焦作;古代叫颍 川,现在竟然叫登封;古代叫归德,现在竟然叫商丘;古代叫汝南,现在竟然叫驻马店!呜呼我高端大气的中原文明,竟硬生生地给改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

@guodaxia:独生子女一代,家长与子女的关系真得说道说道。以前有个家长带孩子来咨询考研的事,自始至终都是妈妈在陈述和提问,包括孩子的学习情况爱好特长学业规划考试疑问等,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我觉着这一场景将来还会复制到相亲等场所。# 父母皆祸害

@jerrymice: 老师:“丁一,你为什么总是不守纪律,罚抄名字20遍,你看人家龘爨龗坐得多乖!

@cosbeta:四川有个酒城叫做泸州,风雅的人们赋予了一种酒叫做“泸州醇”;四川有个地方叫做大英(成都过去就1.5小时),悲催的酒商也创造了类似的品牌。

@两色风景嘎:不够钱付车费,好在附近有提款机,跟司机说我去取,他说去呗。我说不怕我跑了吗?他乐了:你倒是跑得比我这车快啊。我说万一我躲起来呢,你该提出扣押手机啥的。师傅说那我要带着手机跑了呢?我说我拍过车牌了。师傅说那管啥用!你手机不在我的吗!我说对厚!师傅说小伙子赶紧的吧,你这智商我信得过。

圖文轉自:奇聞錄

Advertisements

一日段子荟萃 20150130

我卖糕的-:如果真的封了互联网,第一个失业的是谁?答案:五毛。

@张鸣:如果把江山视为代代相传的财物,那么人民就成了附在土地上的奴隶,这样的“江山意识”可怕到令人胆寒。王朝时代的皇帝,都不敢这样。

@不倒翁wt:最近两大新闻有看点,教育部某官大言大惭,禁止西方价值观进校园,崔永元爆料全运会一些教练和运动员为争金牌不择手段的黑幕,甚至往别人水里下兴奋剂和巴豆。在中国,只要是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黑幕,这是西方价值观吗?

石述思:袁教育部长说高校禁传播西方价值观,颇为马列主义在中国爱国青年中顺利传播担心,引起高校爱国老师思想岀现波动,恳请以后领导以后讲话更加科学严谨,比如具体化——今后高校禁止公开传播来自西方的希特勒思想。

@书生老田政坛很多高官及其幕僚并不蠢笨。他们知道,只有宪政,才可能真正建立法治社会;他们也知道,只有民主选举,才能真正保证正直能干的人当官;他们还知道,只有新闻自由,才能有真正的社会监督,防止官场贪腐蔓延。但是他们更知道,宪政、民主、法治、新闻自由都实现了,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赵楚谈论过去我经常说,中国的党政官吏,不论最终他们爬到多高的位置,也不论他们人前如何冠冕堂皇,这些人就是一些智识上、审美上、道德上都远低于社会平均水准的人。近年各级贪官及其家族和派系的揭露充分证明了我的论断。当代乱象万端,特色官祸才是病根。

@梦里醉了谁:蒋纬国晚年感叹的说:在我们的国家,军人也好,非军人也好,无论是谁,只要有点权力,就开始耀武扬威了,而且对象永远是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一旦得知某人比他们更有权力时,他们立马就成了奴才。中国人几千年来都受到做官的傲慢对待,台湾国民党是中国历史上首次放下权利的架子,回归到平民视角。

@刘卿学语文:【他发炎了】教师强奸学生他不发言,官员强奸学生他不发言,孩子上不起学他不发言,应试教育毒害学生他不发言,教学楼垮塌他不发言,学校分等级他不发言……现在他出来发言了,说要杜绝西方价值观进入课堂。

@依旧wt:这是民国期间小学生的课本,百年前十来岁的孩子就开始学民主、谈自由,接受来自西方的价值观念教育,百年后的今天民主自由竟成了禁忌,百年来多少前辈英烈为争取民主自由而流血献身,而今天我们却要拒西方价值观于国门之外,与世界潮流背道而行,我相信总有一天,某些人肯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老武是文建:有一年被旅游,路过邯郸,在丛台逛了逛。看到古建的几间屋子我兴奋地说:“武爷今晚去7号,掌灯。”有关部门哈哈大笑,一人说:“你老武要是当了官肯定比现在的官员还腐败。”我说,肯定夜夜当新郎。他们哈哈笑。随后我说:“所以,权力不受制约,谁都会腐败。”他们集体沉默、表情严肃地没说话。

清末以来,我国减少领土面积超过320万平方公里,其中沙俄(苏联)居功至伟,强占、分裂我国领土超过310万平方公里。但苏联成功向我国输出红色革命,所以成为中国红色政权的天然友邦。美国虽没侵占我国一寸土地,但它自不量力的企图向我国输出普世价值,所以成为中国红色政权的天然敌人。by@假装冲壳子

赵楚: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写文章谈张灵甫,张之子张道宇先生写了一篇给予回应。张氏文章陈述不同看法,但有礼有节,客气到没法更客气,结果,很快网络上便全面删除了。不知道现在的教授有无起码羞耻心,这样就算辩赢了?

【林徽因说股市的文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幸福,便是终点。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你若流泪,先湿我心。你若未央,安若暖城。你若微笑,日光倾城。你若回忆,半暖倾殇。你若离去,后会无期。你若回眸,一笑倾城。你若不离,我亦不弃!你若降准,我便上扬;你若降息,我便疯狂;你撕工商,我便内伤…

@我卖糕的-:世界只有一个国家的行政首长会用狙击手强行拆除纳税人的民居。随便换一个国家,这种骇人听闻的事件足以掀起举国抗议的浪潮。

@王麒摄影师:当今中国,一帮下流胚子靠掠夺民众财富,过上了穷奢极欲的生活还不够,硬要装模范逼,给大家建立什么道德档案。他们的可怕之处在于:只迷信权力和金钱的作用,无视并践踏人类文明和普世价值。完全不担当社会责任,且消灭有责任感的群体,促发底层民众对其以上阶层通通恨之入骨

石扉客:新闻学界的老师们还是乐于在诸如外滩踩踏事件复旦女生、深圳姚贝娜事件上发言,对深圳警媒冲突却习惯缄默。学界如果总是乐于规训业界,怯于抗斥公权,着实很难让人尊敬。周筱赟再评:现在骂媒体最起劲的就是大学新闻学院的某些教授。反正骂媒体很安全,而批评公权力容易被跨省被喝茶被劳教。

@米开朗基罗:【区别】上高中的表弟问我: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有什么区别?我对他说:就像在一块土地上小便和大便的区别。他愕然!我接着说:资本主义就像小便,无论经历多少领导,他们的业绩都像尿液渗入土壤,你看不出痕迹;而社会主义就像大便,每经历一代领导,他们的思想就会囤积下来,一坨一坨地散发着……

【誰是汉奸?】日军战死185万,日本将他们供奉在靖国神社参拜。国军死亡148万,国民政府为纪念他们,在衡山修建忠烈祠,安葬阵亡将士的遗骸。1953年,”反动遗迹”忠烈祠的碑文被凿,一字不留。66年,所有墓葬都被挖毁,无一幸免。绝大多数尸骨至今不可寻。

圖文轉自:洪木林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