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如何审查微信图像

腾讯如何审查微信图像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布报告,分析了腾讯审查微信图像的技术。 研究人员发现,微信采用了两种不同的算法过滤朋友圈中的敏感图片:一种是基于光学字符识别(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的文字检测方法,该方法用以过滤包含敏感词的图片;另一种是基于图像相似度的对比,该算法用以过滤与微信不良图片数据库中的图片相似或吻合的图片。微信采用的文字识别算法与大部分文字识别算法有所相通,即其对包含文字的图像进行灰度化(grayscale)和通过斑点合并(blob merging)来识别文字。微信基于图片相似度的的图片过滤算法并没有使用机器学习来判别目标图片是否属于某个不良图片类别。 在研究这两种不同算法的同时,研究人员发现用以检测不良内容的技术同样可以被用来反审查。文字识别算法和图片相似度检测算法并非万无一失,算法的弱点让用户得以通过编辑图片,使经过编辑的图片与原敏感图片在能够被普通读者识别理解的同时欺骗机器算法,从而不被过滤。

Advertisements

京城文化老男人饭局 是下流还是风流?

【立此存

照】

京城文化老男人饭局 是下流还是风流?
【编者按】本文截图由前新闻工作者文涛(文山娃)在个人推特账号@wentommy发布。文涛推文附点评道——“洁平女士片语“京城文化老男人饭局”。 张洁平是前端传媒主编,鄙人之八零后前“老领导”。

张洁平:
在香港生活的第5个年头,我去了北京。因为想离「戴着镣铐跳舞」的祖国热土近一些。朋友笑话我,说你这是自带玫瑰色滤镜,想得太好会失望。 18个月后我离开了,又回到了香港。说不上失望,但确实有不少感受落差很大。落差最大,就是见到了许多作品「署名」背后的人,他们走进饭局的模样。无关性别、谈吐、形象或任何外在的东西,而是看到了被国家权力边缘化的人们,一边在理论和意识形态上猛烈抨击权力,一边却「以前者为谈资,辅助他们毫不掩饰地完成对权力的追求和渴望——哪怕只是很短暂的,过过嘴瘾。这种渴求最常见的诉求载体,就是女性、粉丝、下属、实习生。所以所谓「京城文化老男人饭局」中,常有这四者合一的姑娘们,陪伴在侧。我参加过这样的饭局仅有两次,每一次都无法坐到席终。老孔雀开屏,实在太无趣。满桌逢迎与推就,也实在太难堪。人性大家都懂,但风流下流一字之隔。你情我愿平等调情是风流,利用潜在权力关系占便宜就是下流。最最倒胃口,就是真下流,还要装风流。最近这段时间爆出的高校圈、公益圈、媒体圈,最易走这路线…一时感慨,吐槽几句。但指责总是容易的,其实是要感谢这段时光,不断提醒自己,知行合一有多难。我们的教育里从来就缺少批判与自省训练,缺少基本普世价值练习,那么多苦读圣贤书的知识分子,为人失态走样至此,与他们所批评的深渊合流。至此,自己也是毫无察觉。问问自己,换一个阵地,知行合一,你守住多少?

网友船火儿(@ibyriver)感慨:
“中国人从小就生活在儒家传统中,渗透到骨子里了。既使后来有了自由平等的追求,也很难改变行为模式。”

寻路中国:我们无处可逃

寻路中国:我们无处可逃
原创: 路口大爷 智谷趋势 

 

01
原来,中国人不止救命药难求。

 

“迷信”进口疫苗毫无必要,但25万支假疫苗流散在这个国度里、被注入一朵朵娇嫩的娇嫩花朵中时,谁还能无动于衷。

 

这是一场系统性溃败,全民的信任伤疤又一次被赤裸裸地挑开。

 

隐患岂止于此。大部分中国孩子从出生之始,就必须要坚强迈过毒奶粉、假疫苗、毒幼儿园的重重难关。

 

1984年,龙应台发出诘问,“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说话,明天你——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

 

转眼三十四年过去了,“有时候,时间能改变一切。有时候,时间什么也改变不了。”包月阳在假疫苗事件爆发后唏嘘一声。2010年,签发记者王克勤的调查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后,时任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被免职。

 

往昔令人愤怒的事情从无停歇,更可悲的是,真正的改变从无发生。

 

这一次,生养危机空前严峻,中国人要如何保护自己的下一代?

 

在汹涌的民意中探寻出路,哑然发现,社会中坚的第一选择却不再是“求变”,而是一心想着“逃离”。

 

国民对改变现实再无所期盼,这是一个极大的悲哀信号。

 

02

 

强烈的不安驱使众人竭力谋求出路,但并非每个人都拥有头等舱的船票。

 

今天看到一个现实主义的段子:

 

这两天很多家长的行动流程如下:

1 看新闻 转新闻

2 找疫苗本 看生产商

3 找进口疫苗攻略 找港澳接种攻略

4 查看移民广告 研究移民攻略

5 查看个人存款 然后发现~

我和我的祖国~ 一刻也不能分割~

 

你无路可走,你无处可逃,你无可奈何。这就是血淋淋的真相。

 

生于斯,长于斯,有多少家庭有能力举家逃离,有多少家庭能牺牲两三代的安定来换取一个不确定的、甚至更平庸的未来,有多少人能真正抛弃这片让人又爱又恨的土地,不能够。

 

即便对生存环境再愤怒,即便再想远走高飞,多数人的选择只剩一个:在原地驻守,隐忍等待。

 

婴儿有三鹿奶粉、红黄蓝、长生疫苗在埋伏,青年学生被诱入校园贷,背负三座大山的中年在A股连韭菜根都被收割,家里的老年人把钱押进了一个个爆雷的P2P理财平台,一边还有鸿茅药酒等着伺候……

 

孑然一身、不赌不贪就逃得过了吗?爆表的PM2.5、有毒的水体、受尽污染的教育……统统教你无可奈何。

 

谁都不知道下一场击碎信心的危机是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多数人逃无可逃。

 

务实的做法,只剩下一条,给自己寻找出路。

 

03

 

不幸的是,现实又来一拳痛击——出路曲折。

 

以财富为例,此刻,我们面临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困局,中国告别了暴富时代,不确定性汹汹袭来,即便你手持多余货币,也找不到任何出路。

 

回首过往四十年,中国社会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财富激增浪潮,70年代末的个体户,80年代末的股市小散,90年代初的房地产先行者,21世纪初的互联网弄潮儿,直至2008年,流动性泛滥。

 

财富过剩之时,无处不是繁荣。

 

2013年楼市迎来金融危机之后的小高潮,当库存压顶鬼城遍地之时,股市接力成为造富的土壤,2015年不幸熔断之后,楼市狂潮开始从一线轮动至三四线,从海南跑到丹东,P2P、现金贷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吸纳了不安分的热钱,崛起的新中产们何愁财富增值保值渠道。

 

真正顿悟的投资者却在风向改变的第一时刻顺势缩表,在无风险套利的窗口期越来越窄时,果断跑出围城,放开视野在全球寻找下一个投资标的。

 

今日,先行者安全落地。而楼市难进难出,资金变现困难,P2P相继爆雷,投资者信心溃败,这些无一例外被视为拖累内需、收割中产的利器。

 

宏观调控有信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你我却丧失做多趋势的心态。

 

财富迷茫期,资产恐慌期,必然要一一经历。

 

L君在上海想卖掉一套房转成流动性资产,却发现上海二手房市场的艰难超出预期,买卖周期被人为拉长,市场需求被抽干,看房的客户不再看涨,最终250万的标价200万出。

 

房住不炒,不是童话。

 

B君手持100万闲置资金,不敢买房,不敢炒股,难寻出路。最终部分辗转到了东京,买下一套60万的公寓,收获5.5%的租金回报率。

 

今年以来投资收益率最高的,却是S君,他在年初人民币6.4时换下了5万美元。

 

这些是出路吗?资本管制趋严,你能拿出去分散风险的,其实只能是一小部分。

 

多数财富,无处可去。

 

04

 

贸易战当前,无人能逃;明斯基时刻在追赶,无人能逃;更加让你我之人身、之财富无处可逃,无法躲避、无可奈何的,是一个触目惊心的互害社会。

 

权欲熏心、罔顾民众健康的部分富人,可能把儿女送入虐童者手中;贪心有余的民众痴想一夜暴富,最终被强行收割,只能维权;以为得体制庇护的特殊人群,在假疫苗面前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人人平等。

 

2018年或许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进程之中的关键一年。

 

在这一年里,个人命运的起伏消解了国家层面宏大叙事的魅力,那些令人目眩的统计数据,那些彰显国威的盛事,远不如带给国民最切实的福祉更能得到发自内心的认同。

 

什么时候利害不了我的国,吏也害不了我的国时,才是真正的厉害了我的国。

 

寻路中国,摆在眼前的出路只有一条——与国运共担当。

沉雁 不要一出事就怪体制

本来我拟定的题目是,“不要一出事就怪体制,问问自己是不是体制”,但考虑题目太长,当然更重要的是有点不便,所以就掐掉后一句。
即便99%的人命事件可以怪体制,但也要认真辨析并剔除那可能的1%,因为这1%事件的当事人本身就可能是坚不可摧的体制,如果把这些人的问题也推给体制,相当于体制怪体制。人人推责体制的结果,就怪马克思,最后都去德国挖祖坟,操洋人祖宗十八代,再也没有比这更愚蠢的荒唐了。
看一个人是不是体制,只须看一点,他是否在这种体制环境下渴望追求成功或已经追求成功,简单说,就看他是不是人生赢家。如果是,他就是体制,因为体制下的赢家,不但在思维意识上认可体制,而且有助长体制的强烈欲望和既成事实。如果否,他要么是体制的淘汰品要么是体制的对立人。因此,前者出了大事就不能怪体制,只能怪自己是自己的掘墓人。
其实,这从每一件人命关天的事件出来后给我们的直接感受也可清晰划分。有的人出了事,作为正常人就会深感痛苦,毫无疑问,这就是暗示体制问题。但有的人出了事,作为正常人就会深感痛快,毫无疑问,这就是暗示他们本身就是体制。当然,不正常的人不属于上述感受归纳之列。
譬如,当你听说某官员跳楼时,作为正常人来说,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窃喜,尽管他跳楼并不改变你什么,但你希望官员天天出事的内心驱动力是言不由衷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体制的坚定缔造者。相反,当你听说杨改兰全家服毒时,作为正常人来说,都会有一种揪心的疼痛,尽管她离你很远,但你会有一种莫名的愤怒想迁怒于体制,因为她是体制的深重受难者。
同理,每当听说哪里烧公交砍孩子了,我对无辜的受害者和灾难制造者都同时感受一种难以言状的痛苦,因为弱杀弱的底层屠虐无一不是源自体制压力传导的悲剧接盘。但是,当我听说广大院长杀科研处长的消息时,我就没有痛苦了,我又莫名其妙有一种说不出的坏坏的快乐,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和坚定贡献者。
感受这个东西是最有道德号召力的,一件事究竟该怪体制还是该怪个人,我的感受会自觉召唤我的苦乐,我的苦乐里就蕴含有对当事人道德的自动筛选。当然,这种感受的苦乐本身就是我自己道德的舞动,其实,所有人的感受都藏有自己的道德。感受是直接支配一个人的言行发动机,因此,一个人对某件事发表什么样的看法,也就是在直接展示他深藏于骨子的道德色泽。我们经常说“听其言观其行”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的言行会自动暴露自己的道德品级。
像广大的院长谢某杀科研处长罗某夫妇,我第一感觉就很好,别说我很冷血哟。其实我都不想问孰是孰非,反正我希望他们这样就挺好的。但在我前篇《有多少人该感谢同事的不杀之恩》一文中,不少读友都流露出一种惋惜同情状,这就是你的道德出了大问题,你恨不得有他们那样的成功就心平气和地岁月静好,那就真的糟了。
双方都是博士甚至博士后,双方都是教授博导和一大串光鲜的社会荣誉头衔加身,双方都是饱读经学的文化大儒,双方都是体制下的成功人士。可能有一点大多数人在认知上都是糊涂的,都看不清谢罗二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你还以为他们是在做好事啊,NO,NO,NO,他们工作做的越好,他们对体制的贡献就越大,也就是对核心利益最给力。试问,他们的工作对你我有益吗?对人民利益有益吗?他们做得不好是直接坑害人民,他们做得好就是长期坑害人民。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真实意义。当你明白了他们的本来面目后,下面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谢罗二位大儒真可谓知识分子中的精英,但他们毕生的努力都在奋斗体制功名,一个院长一个处长,两个都做得很认真,也就是成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意思。他们都有强烈的进取心和拼搏精神,如果再给他们校长当当,他们一定会心笑纳;如果给他们省长当当,他们一定会当仁不让;如果给他们总理当当,他们一定会鞠躬尽瘁。但我就想只问一句,如果他们当了更大的官,他们会不会给全民社保医保和养保?他们会不会就不开动印钞机偷全民的钱?他们会不会删我们的贴封我们的号?他们会不会放了监狱不该关的人?如果会,那你惋惜他们就是道德的,如果不会,那你同情他们,你就是一邱之貉。他们究竟会不会,我也不知道,但只须看看他们每天发的微信朋友圈就知道了。
当知识分子尤其知识精英不为真理只为功名而活时,越是奋斗越是灾难。如果说谢罗二位这一生还有什么道德贡献可言的话,唯一的道德贡献就是,谢院长杀了罗处长,罗处长被谢院长杀了,早死是他们的唯一道德贡献。你认为我是在漠视生命?切,我写文章是给所有类似谢罗一样的知识分子看的,不是给谢罗二位家属看的,在这里也对他们家属说一声对不起。卡扎菲死的时候,我是非常痛快的,如果那些铁心为卡扎菲效劳的人死得很惨,我也不会痛苦。只有干净的生命才值得尊重,已经劣迹斑斑并且继续劣迹斑斑的生命最好自求多福。
我们必须给所有知识分子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每多一份知识是叫你多一份文明的承担,越是高级知识分子越是更应该有道德使命。一日三餐须三省吾身,但凡知识分子,不妨每天问问自己,你当下正在奋斗的东西,是在为消灭杨改兰而努力,还是在为增添更多杨改兰而努力?休想说你们之间没有关系。如果是,你本身就是体制,出了事就别再怪体制。

可怕的江湖传言

【转贴】可怕的江湖传言
原创: 浙江私人法律顾问 正民安
20180628

2015年前后,社会上忽然有了开放二胎的传言,国家计生委出面辟谣,说没这回事。后来,传言再起,或者有记者问到这个传言,官方再次否定。后来,传言还在流传,官方又一次次地在不同场合否定,否定。

然而,在大家都以为传言是假话,不再相信传言,传言自然消失的时候,2016年,国家突然出台了开放二胎的政策,整个国家一时炸锅了。有人喜,可以生了。有人悲,刚交了二胎的罚款。

你还以为传言只是传言吗?你还以为传言来自社会吗?也许,有些传言是官方故意放出来的风,它在试探民心,在考量社会的接受,在观察风向,在权衡左右。

有的传言来自社会底层,有的传言来自所谓的专家学者的讲话,有的传言来自每年全国两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提案,还有的传言来自媒体。开始是传言,传着传着,就成真了。也许,是先有了那真事,才开始有了传言。

前几天,一则报道惊呆了全球,《世界经济论坛专家:长寿者正在破坏世界经济》。这是要干什么呢?是要老人主动自杀吗,以爱国的名义?谁指使他说这个话?看遍有关这个消息的文章,就是找不出说这个话的人是谁,是哪个国家的?这个报道明显与新闻常识不符。

更怪的是,才过几天,又跳出一则更惊悚的新闻,《宜春市一老年大学学员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建议:鼓励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该发帖人称:我市市民要多为国家想,现在养老金紧缺,大家不能只顾自己不顾国家,对于这种只顾自己利益的行为,却不为国家考虑的个人,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资格,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建议没收财产,直接驱逐出境。这粗暴的语言,完全是文革的阴魂不散。这个人精神有病吗?有人授意吗?

这是要干吗呢?这是偶然的吗?这叫人想起,近年流传的“把养老推给政府很可耻”的话,这代表了谁的声音?这几条关于养老的传言综合起来,不是令人毛骨悚然吗?

还有,近年网络兴起大批大学生创业的新闻,如大学生卖煎饼月入13万;海归女博士放弃外企百万年薪,开拖拉机种田年收入上亿;南阳一女子大学毕业回村养牛,公司年产值4000万;美女辞掉万元月薪工作,扛麻袋收废品把日子过成诗;男大学生摆地摊日入千元;还有大妈扛树段子月入2万元……网友惊呼:这是要干吗,是要再来一次上山下乡吗?你以为这担心杞人忧天吗?刚今年3月,北大教授于鸿君就写了一篇文章,建议国家《启动“新时期上山下乡工程”》。噩梦难道要重来吗?

传言是可怕的,它躲在面具的背后,深不可测,居心叵测,万一出事,它又借着面具而逃避了责任。你永远不知道,传言的真面目。

起风了,自己保重身体,避免风邪入侵。

你的邮件原来这么多人可以看到

作者 Douglas MacMillan
Alphabet 旗下谷歌一年前曾表示,将停止以提供个性化广告为目的让其电脑通过扫描Gmail用户的收件箱来获取信息,并表示,希望用户继续对谷歌的隐私和安全至上原则抱有信心。
但这家互联网巨头仍在允许数以百计的外部软件开发者扫描大量Gmail用户收件箱,这些用户注册了基于电子邮件的各类服务,包括提供购物价格比较、自动旅行日程安排或其他工具。《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些软件开发者对电脑(或在某些情况下对员工)进行培训,学习如何阅读用户的电子邮件,而谷歌几乎没有采取行动加以监督。
其中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是Return Path Inc.,该公司扫描200多万人的收件箱为营销人员收集数据,这些用户均使用Gmail、微软或雅虎的电邮地址在Return Path的合作网络上注册了某项免费应用。扫描工作通常由计算机来完成,每天分析大约1亿封电子邮件。知情人士称,大约两年前,Return Path的员工曾阅读大约8,000封未编辑过的电子邮件,旨在帮助完善该公司的软件。
另一家Gmail相关开发商Edison Software的首席执行长Mikael Berner表示,为打造一项新功能,该公司的员工浏览了数百个用户的电子邮件。Edison Software开发阅读和整理电子邮件的移动应用。
eDataSource Inc.的前首席技术长Thede Loder表示,让员工阅读用户的电子邮件已成为收集此类数据的公司的常规做法。eDataSource Inc.是Return Path的竞争对手。 Loder称,eDataSource的工程师在开发和改进软件算法时偶尔会看用户的邮件。
Loder表示:“一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就是现实。”
Return Path和Edison都未专门询问过用户是否可以阅读他们的邮件。这两家公司表示,它们的用户协议中有针对该做法的条款,且它们用严格的规则对阅读邮件的员工进行约束。eDataSource表示,该公司之前允许员工阅读某些邮件数据,但为了更好地保护用户隐私,最近已终止了这一做法。
谷歌表示,只将数据提供给该公司已经审查过的外部开发公司,以及用户已明确授予访问其电子邮件权限的机构。谷歌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自己的雇员只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才阅读用户的电子邮件,例如用户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予以同意,或者公司出于调查漏洞或滥用行为等安全目的需要阅读电子邮件。
此次对电子邮件隐私的调查是基于对电子邮件应用开发公司和数据公司的20多名在职和离职雇员的采访。外部开发公司在处理用户数据时的自由度表明,尽管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已宣称采取措施加强隐私保护,但却为其他一些采用不同监督做法的公司敞开了大门。
Facebook在数年的时间里都允许外部开发公司获得其用户数据。在该公司今年称怀疑一家开发公司将数千万用户的数据卖给与美国总统特朗普2016年竞选相关的一家研究公司时,这种做法发酵成了丑闻。Facebook已表示,已在2015年停止这一做法。这场丑闻促使美国和欧洲的议员和监管机构重新对互联网公司如何保护用户信息展开了审查。
对于那些出于营销或其他目的想获取数据的公司而言,电子邮箱的访问权很有吸引力,因为邮箱里含有购物历史、旅游行程、财务记录以及个人通讯资料。根据数据挖掘公司的现任职员和前员工的说法,数据挖据公司通常利用提供免费应用和服务引诱用户上钩,让用户允许这些应用访问其电子邮箱,但并不明确告知用户它们收集什么样的数据以及用这些数据做什么。
Gmail是全球最主要的电子邮箱服务,拥有14亿用户,因此价值尤其突出。据comScore,全球将近三分之二的活跃电邮用户拥有Gmail账户,Gmail的用户数量超过了紧随其后25家最大电邮服务提供商的用户数量之和。
除了Gmail之外,这些数据挖掘公司通常还拥有其他一些电邮服务的访问权,其中包括微软的电邮服务、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子公司Oath的电邮服务等。Verizon Communications在收购电邮先锋雅虎后成立了新公司Oath。据comScore,微软和Verizon的Oath是全球第二、第三大电邮服务提供商,仅次于Gmail。
Oath表示,访问电子邮件数据的权限被认为可“视不同情况来决定”,并需获得用户的“明确同意”。微软发言人称,该公司致力于保护客户的隐私,该公司的开发者使用协议禁止在未获得同意的情况下访问客户数据,并提供了数据在何种情况可以使用以及在何种情况不得使用的指引。这两家公司的隐私和开发者政策都未提及允许外人访问用户数据。
谷歌的开发者协议禁止在未获得用户明确同意的情况下向其他任何人披露用户个人数据。谷歌的规定还禁止应用开发者永久复制用户数据并将其存储在数据库里。
开发者称,谷歌在执行这些政策方面几乎没有作为。房地产中介电子邮件APP Contactually的联合创始人Zvi Band称,他未看到过任何显示谷歌员工对访问权限申请进行人工审查的证据。Band表示,Contactually从不让员工查看用户的电子邮件。
谷歌表示,该公司会人工审查请求访问Gmail数据的每个开发者和应用程序。谷歌会检查请求发送方的域名,查看是否有任何人存在违反谷歌政策的先例,并查阅隐私政策以确保无误。谷歌发言人表示:“如果遇到披露和做法不明的地方,谷歌会与开发者迅速采取行动。”
谷歌表示,允许任何用户随时撤销对应用程序的访问权。该发言人称,Gmail企业用户还可以限制组织内员工对某些电子邮件应用程序的访问权限。
自2004年推出Gmail服务以来,谷歌便一直被隐私问题困扰。该公司的软件会扫描用户的电子邮件信息,并在收件箱顶部展示与邮件内容相关的广告。那一年,31个隐私和消费者组织联名致信谷歌联席创始人佩奇(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称这一做法破坏了用户对电子邮件服务商的信任。谷歌回应称,其他电子邮件服务商早就存在使用计算机扫描电子邮件内容的做法,以防止垃圾邮件和黑客攻击,同时展示广告能帮助其抵消免费服务的成本。
虽然一些用户抱怨这些广告让人心里不舒服,但还是有大批大批的人在用Gmail。
谷歌在2010年至2016年间至少面临三起诉讼,发起诉讼的是谷歌应用的学生用户和涵盖面更广的电子邮件用户,理由是谷歌违反了联邦窃听法。谷歌在辩护词中强调,Gmail的隐私政策规定,“未经您的同意,任何人不得读阅您的电子邮件以投放定向广告或相关信息。”谷歌已就其中一项诉讼达成和解,另外两项被法院驳回。
谷歌2014年表示将停止扫描学生、企业和政府用户的Gmail收件箱。去年6月份,该公司表示将中止所有以广告为目的的Gmail扫描。
与此同时,谷歌2014年开始将Gmail作为开发人员的平台来推广,开发人员可利用用户电邮内容来为会议安排等生产力任务开发应用程序。今年春季推出的Gmail新版本在收件箱旁边添加了一个链接,该链接指向一项包含34个附加组件的精选菜单,其中一项可以帮助用户跟踪发出的电邮,以知晓收件人是否已经阅读。
谷歌称,应用程序给Gmail增添了更多功能。Gmail因此成为赶超微软Windows和苹果公司iPhone的平台,这两个平台都吸引到了外部开发人员,后者的参与提高了其软件面向企业客户的实用性。
谷歌没有披露有多少应用程序可接入Gmail。据研究机构App Annie的数据,去年两个最大移动应用商店苹果iOS和Android的电邮应用程序总数达到379个,远高于五年前的142个。其中大部分应用程序可以连接到Gmail和其他主要提供商。
几乎人人都可以利用谷歌应用编程接口(API)软件来打造一款可以连接到Gmail账户的应用程序。当Gmail用户打开其中一个应用程序时,会看到一个请求访问他们收件箱的按钮。如果点击这个按钮,谷歌就给予了开发人员访问用户收件箱全部内容的密钥,他们不仅可以阅读邮件内容,还可以代表用户发送和删除单独的邮件。微软也为电子邮件提供API工具。
对于Gmail而言,能获得这项权限的开发商从只有一人的初创公司到大型企业不一而足,它们保护数据隐私的流程也不尽相同。
总部位于纽约的Return Path获得了在用户登入该公司某个应用或其合作伙伴提供的163个应用之一时就可获得访问收件箱的权限。Return Path为应用开发商提供管理邮件数据的软件工具,换取浏览开发商用户收件箱的权限。
Return Path的系统旨在核查目标收件人是否读取了发送给他们的商业邮件。该系统为Overstock.com Inc.等客户提供一个指示板,客户可在这里看到他们的哪些市场营销信息送达的消费者数量最多。Overstock未回应置评请求。
市场营销公司可以看到某些邮件的截屏,但姓名和地址会被剔除,以便了解他们的竞争对手发送的是什么。Return Path表示没有让市场营销公司专门锁定向用户发送的邮件。
现年34岁、来自菲尼克斯的Navideh Forghani今年注册了Earny Inc.的服务,该工具可以比对消费者电子邮箱内购物发票与购物网站上的商品价格。当Earny发现有同类商品价格低于用户购买价,会自动联系卖家并获得价差退款,随后Earny与用户分享这笔退款。
Earny曾与Return Path有合作关系,后者把电脑扫描仪连接到Forghani的电子邮箱上,开始收集并处理她邮箱里收到的所有新邮件。Forghani说,她没有仔细阅读过Earny的隐私政策,也从没听说过Return Path。在谈到信息收集问题时,她说:“这无疑令人担忧。”
Return Path首席执行长Matt Blumberg称,公司明确告知用户,他们的电子邮件将被查阅。他说,Return Path所有的合作应用都在各自网站上提到了用户电子邮箱被查阅事宜。Blumberg表示,Earny的隐私政策写明,Return Path将“根据它们自己的隐私政策访问你的信息并获准使用该信息”。
Earny首席执行长Oded Vakrat称,他的公司不向任何外部公司出售或分享数据,Earny的用户可以选择退出Return Path的邮件监控。他表示,对于如何对外沟通公司的隐私政策,公司正积极寻找各种改进和提高的办法。
Return Path称,通过核查发件者的域名和搜索特定单词(如“祖母”),该公司的电脑可以将发送至其系统的邮件中滤掉个人邮件。该公司的电脑本应删除这类邮件。
Return Path首席执行长Matt Blumberg称,公司明确告知用户,他们的电子邮件将被查阅。该公司为营销人员收集数据。 图片来源:JENNI LILLIE
据知情人士称,2016年时,Return Path曾发现其算法将许多个人邮件错标为商业邮件,这意味着数百万本应被删除的个人信件被传送至Return Path的服务器。
该知情人士称,为纠正这一偏差,Return Path指派两位数据分析师花费数天时间来阅读8,000封电子邮件,并手动标记每一封邮件。这些数据可以帮助培训该公司的电脑,以便更好地区分个人邮件和商业邮件。
Return Path对该事件的细节不予置评,但表示,在解决该公司的算法问题时,有时会让雇员查看电子邮件。Blumberg称,该公司使用“极其谨慎”的策略来保护隐私,只将查看相关数据的权限授予少数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并会在工作完成后会删除所有数据。
非盈利机构Future of Privacy Forum的首席执行长Jules Polonetsky称,他认为用户想明确知道,是否有人在查看他们的数据,并表示各种应用应就此该给出明确解释。
总部位于加州圣何塞的Edison Software的首席执行长Berner称,在最初开发按照电子邮件的内容提供“智能回覆”新功能时,高管和工程师使用了他们自己的电子邮件,但这些邮件无法提供训练算法所需的足够数据。
Berner说,Edison Software的两名人工智能工程师签署了协议,承诺不分享他们读到的任何邮件信息。之后,这两名工程师在不允许他们将信息下载到其他设备上的机器上工作,并读取了数百个用户的个人电子邮件信息(用户信息已经过编辑)以及系统提供的回覆建议,并对每条回覆是否合理做出人工判断。
无论是Return Path还是Edison都没有在自己的隐私政策中提到人工查看用户电邮的可能性。
Berner说,他认为Edison的隐私政策覆盖了这一点,因为隐私条款已经告知用户,公司会为了提升人工智能算法会收集并存储个人信息。他说,Edison的用户可以选择不参与数据收集。他表示,这种做法与电话公司技术员监听电话线以确保通讯正常是一个道理

中国人应该拥有“新教徒”式的责任感

中国人应该拥有“新教徒”式的责任感

呼兰胖子 2018-02-15 0 2.19 万

早上,在河边走路,没事翻朋友圈,忽然发现信力建在推荐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我很有感触。关于信力建是谁,我想我不用介绍,懂他的自然懂,不懂得也没有必要懂。他现在选择沉默,我非常理解,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但是,他推荐的这本书,我却要给大家介绍一下。【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2】

马克斯·韦伯是德国著名社会学家,现代最具影响力和生命力的思想家,社会学三大“奠基人”之一。他的一生著述颇多,我读过的就有《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国的宗教:儒教与道教》和《最后的反批评》。
当年我能读过这些书,还要感谢我在哈师专读书时的西方哲学史老师,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孙慕天。孙慕天讲课很有趣,旁征博引,语言生动。而且,在讲课的过程中说出了很多当时看起来非常新鲜的观点。大家知道,我读哈师专的时候正是中国某个重大事件前夕的思想准备阶段。那是中国少有的思想活跃、学术自由的时代。那时,学生完全可以在课堂上跟老师辩论。孙慕天是我少有的没有辩论的老师之一,为什么没辩论?因为对于当时只有二十一岁的我来说,他的思想简直遥不可及,跟一个思想程度比你高上很多层次的人辩论那简直就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当时,孙慕天给我们推荐了许多书,包括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卡尔·波普尔《猜想与反驳》、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等等。大家也明白,他能在八十年代中期向我们推荐这些书绝对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现在的大学,老师还能推荐这些书吗?我怀疑现在的大学里的那些马列主义学院的老师连自己都没读过这些书。为啥?你懂的。

信力建作为中国现在少有的思想家,他现在不能说什么,但是,他推荐的书我们一定要读,不但要读,而且要仔细的读。因为《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本书告诉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西方是不会崛起的,这种改革对西方意义重大。当年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有个想法:中国未来如果走向崛起,是不是也需要一场宗教改革?

只是,我这种思想没有进行综合而深刻的思考我就毕业了,被分配到一个中学做老师。人一参加工作,跟上学就不一样了,你需要处理各种杂事,思考就成了一种非常奢侈的行为。所以,现在看到很多大学生在大学里,不是谈恋爱就是参加某些与学术无关的活动,我真的很替他们惋惜。某次,我回到母校,现在叫哈尔滨学院,跟一些大学生有过一些交流,发现,现在的学生已经跟我们那时完全不一样。别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他们不读,就连本专业中一些经典文献也不读,他们更多的想的是赚大钱,想的是怎么找个好工作,思考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似乎是浪费时间的愚蠢行为。

扯远了,说是介绍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却扯了这么远,简直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本书被中国的某些意识形态正确的人斥之为唯心主义,这让人觉得很是搞笑。我很是怀疑,那些意识形态正确的人有没有读懂这本书。

马克斯·韦伯从未在像马克思一样政治上或学术上创造出某种主义,而这种主义又能为某个政府提供合法性证明,所以某些中国人不知道他很正常。但是,马克斯·韦伯跟马克思却有很多可以对比的地方:马克思是从经济基础出发,以唯物主义的视角分析历史现象;韦伯认为“必须首先考虑经济状况,因为我们承认经济因素具有根本的重要性”,但是他认为经济基础只是“诸历史因素”中的一种,但是“片面的唯物论解释和片面的唯灵论解释”都“不可能解释历史的真理”。而他所关心的是,文化的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历史?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观点,被国内的意识形态正确者所反对。

马克斯·韦伯一生致力研究“世界诸民族的精神文化气质与该民族的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内在关系”,他在自己的很多著作中都在强调一个观点:“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这些古老民族的宗教伦理精神对于这些民族的资本主义发展起了严重的阻碍作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马克斯·韦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在这个本书里这样说:“在构成近代资本主义精神乃至整个近代文化精神的诸基本要素中,以职业概念为基础的理性行为这一要素,正是从基督教禁欲主义中产生出来的。”他认为:职业观、勤勉劳动、勤俭节约等新教伦理是资本主义精神的基础。“在宗教运动的影响下,信徒们逐渐有了理性的经济德行,宗教的基础渐渐被世俗的功利主义取代。”

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马克斯·韦伯通过对错综复杂的历史现象的详细分析,对诸多教义的深刻解读,循序渐进地向我们展示了一条因果关系链:宗教改革—职业观念/预定论—禁欲主义—理性主义—资本主义精神—近代资本主义经济。本书力图清楚地证明这个因果链条上的一个环节,那就是:理性伦理——资本主义精神。在马克斯·韦伯的笔下,几乎资本主义精神是跟新教伦理联系着。马克斯·韦伯认为“天职”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根本,资本家有义务在世俗生活中完成天职。而这种天职不一定多么伟大的,或者多么渺小的,只要这种天职是上帝安排的,人们就得去践行。获取财富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相反如果那是上帝赐予你的机会,你就必须全力去争取,这样做是为了“增加上帝的荣耀”,如果你没有争取这些财富,而是放弃了上帝给与的机会,那就是藐视上帝。
当然,对于工人来说,挣钱也是一种责任。在马克斯·韦伯的描述中,新教教徒们相信:上帝应许的唯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2】

新教的这个思想影响深远,譬如美国当年的西部大跃进,就是因为美国人对白手起家创造财富的推崇,美国新教徒们强调要勤奋要自食其力。而且,新教徒占主要成分的美国人的勤奋已经超越了对于饥饿和贫寒的恐惧,他们勤奋是因为觉得使自己变得有钱是一种责任,不去努力挣钱变得富有就是没有责任感的行为。不仅是美国,战后的日本也一样。稻盛和夫强调“敬天爱人”,松下幸之助说它们的经营根本目的是“消除贫困”。他们不也是在谈责任吗?这不正是新教伦理中的思想么?所以,我们看看发达的西方和发达的日本,他们对责任的推崇,或许追根溯源都和新教的这个思想有些联系。

当然,中国国内的意识形态正确者是理解不了马克斯·韦伯的思想的,他们不了解责任的意义,不敢去反思中国在49年后陷入一个又一个的运动,使人们变得贫困的原因就是我们教条地理解了马克思的思想,导致整个民族缺乏对赚钱是一种责任、认真工作是一种责任的意识。意识形态正确者更多的是用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来给马克斯·韦伯的思想扣帽子,完全没有理解马克斯·韦伯说新教徒们追求更多的收入是尊重上帝是什么意思?因为,新教徒们认为如果放弃了努力工作放弃了高收入,就等于是没有珍惜上帝的机会,有损于上帝的荣耀。劳动是他们的天职,增加经济收入只是一个附带的结果。而马克思主义强调的是什么?我们就不分析了,再深入就删帖了。

但是,我们应该明白,中国的意识形态正确者为什么会反对马克斯·韦伯的思想?因为他们要虚拟出一个“神”,并用这个“神”的正确来忽悠人民。电影<鹿鼎记>有这样一段经典对白:

陈近南:小宝,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的方法跟人说话。外面的人就不行!

韦小宝:不解!

陈近南:读过书明事理的人,大多数已经在清廷里面当宫了。所以我们要对抗清廷,就要用一些蠢一点的人。对付那些蠢人,就绝对不可以跟他们说真话,必须用宗教形式来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都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个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清朝一直欺压我们汉人,抢走我们的银两跟女人,所以我们要反清。

韦小宝:要反清抢回我们的钱跟女人,是不是,复不复明根本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关人鸟事呀!行了,大家聪明人,了解!继续!

看完了这段对白大家是不是觉得中国目前的意识形态正确者跟陈近南有些近似?是的,他们的所谓意识形态正确就是用来忽悠老百姓的。当然,受忽悠的后果很严重,当年,大把人被饿死。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有了部分自由,经济也有了发展。但是,全民一直没有建立起类似新教的那种伦理,所以,导致社会思想混乱,假货横行。这里面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意识形态正确者们还在忽悠,而且,最近几年,忽悠愈加的离谱。

只是,意识形态正确者们忘了,任何的忽悠在人民对饥饿的恐惧对文革的恐惧面前,都会变得无效,正如胡绳在<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中写道:“洪秀全既然把自己造出来的上帝当成胜利的根源,他就只能企待上帝再次显示奇迹。在革命前期,他曾借用‘天上’的语言来传达人间的革命意志,但是到了革命的后期,他从远离实际的王宫中发出来的非人间的语言,已不可能在群众中引起什么激动了。”

以前,中国的大多数人只是在谋生,缺乏新教式的职业观,规划整个职业生涯;中国的中小企业也只是先生存后发展,虽然一些企业已有了相当的物质积累,仍然缺乏新教式的战略意识。这种情况不会再继续了,因为明白人越来越多。

由于中国不是相信西方宗教而是以佛教为主的国家,那么,如果这个国家想有脱胎换骨只有两条路:一,佛教有一次重大的宗教改革;二,中国大多数企业家和员工相信新教。这点,意识形态正确者会阻拦,阻拦的结果也有两个:一,阻拦成功,中国人会继续缺乏责任感,民族陷入巨大的思想盲区;二,阻拦不成功,整个民族跳出意识形态正确的牢笼,走向新生。

这就是我想大家介绍的一本书《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是我的理解,不一定正确,但,天佑真心希望大家都能读读。或许你会得出和天佑不同的结论,但无论如何就像韦伯说的:“一个精妙的错误要比一种无聊的精确更加富有启发性。”韦伯的“精妙”给了我们这个绝对相信唯物主义的国家一个来自反向思维的,同时又是绝对“靠谱”的声音,我们应该听听。【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2】

最后,天佑向信力建这样的思想家致敬,给各位正处于迷茫状态的企业家拜年,给很多缺乏责任感缺乏的普通员工拜年。戊戌年,也许一切正在变化,我们切不可以继续迷失,切不可以务虚!我们应该拥有责任感,对企业,对家庭,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