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不如狗命的国家

刁眼看天下

06.22 15:56

被朝鲜拘押的美国青年瓦姆比尔死了。
美国朝野震惊了,愤怒了。
特朗普总统发飚了。
某撅起大国两公民在巴基斯坦被恐怖分子杀害了。
朝野分外平静,麻木不仁。
口交部表示严重关切,文奴们纷纷撰文分析深层次原因。
国家领导人则一如俱往,面无表情。
而最吊诡的是,此时此刻广西玉林狗肉节再次引起轩然大波一一
爱狗人士如丧考妣,蜂涌而至,光签名抗议者便高达一千多万……
更为吊诡的是,与公民遇害的帖子,言辞稍有不慎便被删。与骂吃狗肉者相关的帖子,基本上畅通无阻。
面对此情此景,刁民悲怆之情实在难以言表,唯有仰天长啸一声一一
人命不如狗命之国,天可恕乎?​​​

没有知识,学一堆道理有毛用

文/六神磊磊

回答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为什么有些人好像很好学,爱上各种讲座培训班,还舍得花钱,但好像没有什么卵用?

这个问题,我们武侠评论界也很关注。简而言之一句话:他们学的不是知识,是一堆道理。

只学道理不学知识,没什么用的。

就比如杨过,小时候到重阳宫去学本事,得罪了师父。师父怎么收拾他呢?就是不教真功夫,天天教道理,什么“修真活计有何凭?心死群情今不生”“精气充盈功行具,灵光照耀满神京”……

学了大半年,有用吗?一点用都没有。关键时候还是义父欧阳锋教的一点点蛤蟆功管用。这就是典型的学了一堆道理,却并没有什么卵用。

现在很多人爱学道理,不爱学知识。这很好理解,学道理容易,学知识难。

谁还听不懂几句道理对吧,做人要这样、做事要那样之类,简单又轻松,没门槛,小学初中文化程度都可以学。鸡汤为什么走红?因为里面基本上没有知识,都是道理。具体不举例了。

记得我小时候,八九十年代那一阵,特别时兴抄名人的名言警句,其实也是一回事。

只学道理还有一种好处,就是你学到的东西很容易转述,可以直接拿去装逼。“记得拥抱你身边的人”“每天让梦想叫醒你”,一分钟你就学会了,可以立刻拿去转述(装逼)了。

而知识就没有那么容易转述了,哪怕是最简单的知识,比如大家都会加法减法,可你要给别人转述一下加法是怎么回事,有那么容易吗。

学道理,会让人误以为自己在学习,产生一种“自己每天都在进步”的幻觉。我有一个熟人就喜欢上培训班,最近又上了一门课,叫做“抱抱课”,主要的课程就是让他们在黑暗里互相抱,说是为了教育他们“人和人之间要互相信任”,2000块钱。

瞧,他学的就是一个道理。这个课他上得积极,很有满足感,觉得自己棒棒哒。但其实没有什么卵用。他连普京和特朗普是谁都不大分得清。这种课学一辈子也没什么提高。

同样的,那些培训老师们、人生导师们也喜欢讲道理,不喜欢讲知识。

因为讲道理容易,谁还编不出几个道理骗人啊?而讲知识就难了。

骗子老师有什么特点?一句话:你问他们知识,他们回答的时候都会转换成道理。

比如你问:杜甫为什么说“无边落木萧萧下”?

他就会说杜甫讲的就是自然界的规律呀,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一草一木,还有我们的生命都有规律。所以我们要顺应规律,不要逆天行事,比如晚上十点之后睡觉你就是违反了规律,就是逆天行事,你的“气”就会变浊,就会不健康,blablabla……

他绝对不会说这句诗和楚辞有什么关系,和早期古典诗歌有什么关系,和杜甫的人生经历、创作习惯有什么关系。

因为一来他不懂!二来,他讲这些你也不爱听对不对。你其实不耐烦听知识,只想听道理。

总之,在讲台上,越是骗子,就越不爱讲知识,越爱讲道理;在学习上,层次越低的人,就越不爱听知识,越爱听道理。

你问他们知识,问得太细,他们就会发火,就会生气,至少会不耐烦。

很多“气功课”又火了,很多“国学课”又火了,没什么特别的,骗子和傻子的合谋而已。

那么,一个人知识水平很低,却学了一大堆道理,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在有的地方是有用的,比如在古代,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在很封闭的环境里,还是有用的。

一个封闭的乡村里,一个人没什么文化,但学了一堆道理,什么要行善啊,要感恩啊,要努力啊,儿不嫌母丑啊,基本就可以让他做一个好人了。

因为他在那种环境里,一辈子要处理的信息很少,要面对的关系很很简单,无非就是左邻右舍、七大姑八大姨。那种地方,一点粗浅的人生道理,一点乡规民约,就够用了。所以我们经常在偏僻的地方看见淳朴可爱的人。

可是越到现代社会,越是信息发达、联通广阔的地方,就越没有什么卵用。你面对的信息、关系都很复杂。国家、地区、民众、族群、市场主体之间的关系,那点子贫瘠的道理是处理不过来的。

在这种环境里,他们往往就不再淳朴可爱了,而会有三种毛病:

一是会特别固执。

二是同时又特别好哄骗,多假的谣言都信,多low的骗子导师都追。

三是会越来越排斥知识。当他们笃信了一些粗陋的道理之后,就会漠视一切反面的证据,哪怕这些证据像房子里的大象一样明显。

发现没,有一种人,他们脸上总有一种气质,就是没文化却又很固执的气质,就是这么来的。

扫地僧曾经曰过:武功要佛法来辅佐,不然会筋脉俱废练成痴呆。同样的,现代社会,道理也要知识来辅佐,不然会变成一个偏执的、思维水平很低的人。

我经常收到这样的留言:“啥磊你这个败类,原来还喜欢你的,可是发现你居然否定传统文化!冷笑取关!”

这就是典型的,没有关于“传统文化”的知识,却先学了一个道理:传统文化棒棒哒,传统文化真伟大,传统文化不容否定。

快别特么叶公好龙了。你信不信,我拉真你去学传统文化,从“摄提贞于孟陬兮”搞起,你比兔子都逃得快。

最后,我这篇文章写得很快,二三十分钟就炮制好了,为什么?

因为我这里没有知识,就是一篇纯的道理。

 

纪念碑为谁而立

纪念碑为谁而立2017-6-19 

大地上有许多碑,纪念碑,墓碑,很多,很多。这些人类生活的痕迹,蕴藏和讲述着各种各样的“人类的故事”。

     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是权力者用纳税人的血汗,以人民的名义,为当年的某些知识青年立的纪念碑:梁家河知青旧址。这座刚建成不久(2014年)的纪念碑,还被列为省级保护文物!

        刚看到这张照片时,我很惊诧:全国有无数知青点,如今并没有什么人在那里立什么碑;那年月,我和我的同学也当了几年知青,如今没有谁为我们立碑;为什么独独为梁家河的知青立碑?梁家河的知青有什么特殊吗?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我的这个“惊诧”,遭到了妻子的嘲笑:梁家河知青,梁家河知青点,当然非常特殊,从他们之中,从它那里,走出了一个当今的伟大“核心”;这,难道你不知道吗?这,难道不是立碑的“充分而必要”的条件吗?你对这些还“惊诧”,除了证明自己智商、情商低下和不懂现实国情与中国政治外,还能证明什么?

       我哑口无言。的确,同为知青,我们那个“集体户”,全国各地的知青点,哪个走出了“东方又红”的伟大“核心”?在这个问题上,还真不能奢谈什么“平等”!

        同样从网上看到,当年中国西北一个叫什么“沟”的幸存者们,在荒原上为自己的难友建造的“罹难者遗骨衣冠冢”被强行拆毁。这事,感慨得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对此,我没有惊诧,只有悲愤,只有沉郁的思考。我又一次痛切地告诉自己:“这个国家是谁的?”,绝对不再是一个真问题。

       这些日子,我又一次想起了当年“黄金时代”的俄罗斯知识分子说到追求自由的人们时,总是说“我们”,说到沙俄权力者时,总是说“他们”。真是泾渭分明,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我们与他们,同样沉陷在今天“如铁的黑暗”里,但是,绝对不会同样站在明天“英雄的黎明”中。

       2005年夏天,我和朋友一起游览过列夫.托尔斯泰庄园,仰瞻过托翁的书房,拜谒过托翁的墓地。在托翁的书房里,摆放着世界各地的人写给托翁的书信,在一些信封上,我看到这样的文字:“俄罗斯 列夫.托尔斯泰收”。在托翁的墓地,没见到墓碑,只见到一方矮矮的长方形土堆和篱芭上盛开的鲜花。当时,我落泪了,想起了托翁讲过的“老祖母说:死了,就安息在自己生前栽种的树下”;想起了茨威格说过的:托翁的墓地,是让全世界为之潸然泪下的最美丽的墓地。

       列夫.托尔斯泰的庄园没有纪念碑,托翁的墓地没有墓碑。他的纪念碑,他的墓碑,在人们的心里。

       “历史”这个词,在英文里被写成“History”,意思是“祂的故事”。的确如此,“人类的故事”,就是“上帝的故事”,就是“至高永恒者的故事”。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在托翁庄园,我请妻子在托翁为构思煌煌巨著《战争与和平》而踏出的长着白桦树的小路上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当时,我的耳畔响起了“大卫诗篇”。英俊、威武的大卫弹着四弦琴倾心地赞美至高永恒者:你赐我们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我们管理你手所造的一切,你使我们灵魂苏醒,你引导我们走义路,你使我们行过死荫的幽谷,你让我们躺卧在青草地,安歇在溪水边……

      悖逆真理,悖逆爱与公义,一切皆虚空,一切皆枉然;赫赫的权势,不过是历史的“烟花”和“道具”。这是“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的至理。还是俯下身来做一个忠心而谦卑的公仆吧,别尽想着“千年永固”、“万寿无疆”,别总想着“照汗青”、建什么碑。在至高永恒者的账本里,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差毫厘。

是该让孩子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他们真相?

李鸣涛|是该让孩子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他们真相?
世界上的父母都很爱子女,尤其中国的父母们更爱子女;世界上的父母都很会爱子女,尤其中国的父母更会爱子女。
平素里,中国的父母一直告诉儿童的是,社会主义祖国像花园,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诚实守信,传统美德、真善美、五讲四美三热爱、八荣八耻、孔子……
父母不光从语言上欺骗孩子,而且从行为上千方百计粉饰、催眠、甚至打骂孩子,强迫他们生活在“幸福”中,不许听、不许看,更不许说“人民不幸福的一面,国家很虚弱的一面,人性很肮脏的一面”。经过这样教育(被洗脑)的孩子,久而久之,学会了自欺欺人,活在虚妄的白日梦中,确实生活得更加“幸福”了。
但是有的孩子非常“固执”,因为他已经见到了国家、社会、政治、人性的欺诈、背叛、告密、说谎、面具、自私、贪婪、暴力、恐怖,虽然是片面的破碎的局部的,但他无法欺骗自己,所以,他的幸福从此消失了,而且彻底消失了,他被隔离,他得了抑郁症……
前一部分孩子一直很“幸福”,而且越来越“幸福”的孩子们,直到面对了突如其来的“意外”,他们的父母欺骗掩饰的能力不再够用的时候,继续做梦也已经不可能了,可怜的孩子们手足无措,不会面对“不幸福”,这个时候,他们除了失败,就是绝望和愤怒!
与之相比,西方国家的父母(你可以理解为只是许多父母吧,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你争论)愿意鼓励孩子们探究世界的真相,愿意告诉孩子,世界并不是一篇阳光,但世界也并不是一片灰暗,希望每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虽然,这些孩子面对不如意的真实时会有些许的失望,但很快他们就会振作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无视这些真实并不会让自己更加幸福,只有正视它、改变它,才会真正让自己的幸福更加靠谱!
如果可能的话,我真的希望我们的孩子们永远都生活在幸福中,既便这种幸福是虚幻的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幸福本来就是一种心理感受,与物质世界没有必要的联系,只要他幸福了,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也不要紧。但问题是:可能吗?如果不可能的话,
我们该让孩子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他们真相?
最后,我要说的是:中国14亿人民中,八成以上的人都还是孩子,他们心里充满了父母们告诉给他们的“幸福”,当然他们天天还是要面躲避不过的不幸福,之后,他们的心里凌乱了!他们绝望、愤怒、消极而又不知所措!
可能的话,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像纯真的毛*左一样永远幸福下去!我是该让你们继续“幸福”呢,还是告诉你们真相?

从电视新闻看中国

从央视新闻看中国的弱国心态2017-05-21 转自网络 星星点灯

中国现在自称第二世界强国,但可能是当弱国时间太久了,或者是对自己的强国名分底气不足,心里发虚,所以时时刻刻显露出一种弱国的心态,这从央视的新闻中可以看的很清楚。
对自己有利的消息就大肆报导,不停地渲染。对自己不利的消息就装聋作哑,王顾左右而言他。特别喜欢找别人不足和落后的一面,发现别人不如自己的地方,就像一个怨毒的长舌妇一样,添油加醋,四处宣传,央视每天的国际新闻基本都是这些内容。其实人家绝大多数方面都比自己强很多倍,但对别人好的一面却从不提及。
喜欢别人家里发生负面的事情。一旦别的国家发生了爆炸、性侵、杀人、闹事等事情,甚至是发生了自然灾害,央视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连篇累牍地报导渲染,幸灾乐祸的心态显露无遗,却全然不顾自己这些负面的东西比人家严重几百倍。
自己人品不好,被左邻右舍看不起,可又总想占领道德高地,总想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于是就千方百计地找别人的毛病。发现别人一个小毛病就会欣喜若狂,马上给人家放大几倍、几十倍甚至无限上纲上线。如果找不出人家的毛病,就采用偷换概念或偷梁换柱的伎俩给人家编一个毛病,这是央视惯常的手法。
近些年随着网路的全面普及,民众获得资讯的管道越来越多了,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再继续公开撒谎有些玩不转了,于是与时俱进,不断改进撒谎技术,能撒谎的继续撒谎,实在不能撒谎的就尽量篡改和歪曲事实,想办法误导舆论和民众。实在不能篡改和歪曲的事情也有办法,就是把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或资料放大十倍,把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或资料缩小十倍。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央视经常搬出〝世界主要新闻媒体〞的大帽子来吓唬人。尤其是在一些国际热点问题上,凡是央视心虚理亏的事情,央视就会说〝世界主要新闻媒体〞是怎么怎么说的,来证明自己没有瞎说。那么央视经常引用的〝世界主要新闻媒体〞都有哪些呢?主要有中评社、环球时报、联合早报、欧洲时报、香港大公报、东方早报、美国文摘、世界日报等等,都是一些中文媒体,有的干脆就是自己出钱办的。当然有时也真的引用一些世界著名媒体的文章,但基本都是找一些读者来信之类的文章,拉大旗,作虎皮,冒充国际主流观点忽悠国内的老百姓。
就像一个怨妇一样,总是用一种幽怨刻毒的心态对待别人,总是喋喋不休的数说别人对不起自己的事,从来不说别人对自己好的事。哪怕和别人的矛盾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也仍然是天天挂在嘴上。曾经有一个邻居欺负过自己,但那个邻居也受到惩罚了,也认错道歉了,几十年来自己家盖房子、开买卖、置家业时那个邻居也都给了不少钱,自己也都痛痛快快收下了,帮着自己也把日子过得不错了,但还是时不时就把邻居欺负自己的事情说一遍,好像是一件什么很光荣的事情一样。
因为自己懦弱无能,加上一个朋友也没有,心里总是很恐惧,所以特别喜欢挑拨离间。挑拨离间的方法也很低级原始,就和农村妇女那套没什么区别。最大的希望就是美国和俄罗斯闹矛盾,美国和日本闹矛盾,韩国和日本闹矛盾。经常悄悄地对美国说:你忘了日本轰炸珍珠港了?回过头来就又对日本说:你忘了美国给你们扔了两颗原子弹了?一转身又对美国说:将来日本强大了会对美国不利。经常对亚洲国家说:忘了日本侵略你们了?总之一句话,就是希望全世界互相都闹矛盾,因为那样就不会显得自己很另类了。一幅可怜巴巴的懦弱小人形象。
每天家门口针对自己的军演不断,让自己又恨又怕。自己也想和别人搞搞军演显示一下,可是没人愿意和自己演。没办法,只好去求北邻那个流氓,自己掏钱,请那个流氓和自己搞一次军事演戏。没想到那个流氓把演戏的地点定在了自己原来的老宅子,后来被那个流氓抢走了,这不是成心羞辱自己吗?但有什么办法,只好心里淌着泪,脸上挂着笑,冒着全世界鄙夷的白眼和讥笑,装模作样地演了一回。没想到,演戏刚刚结束的第二天,那个流氓就集结了16万大军,在自己家门口大张旗鼓的演了起来,明显是在吓唬自己,又结结实实地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尤其是美国对自己的评价。如果别人夸了自己几句,哪怕只是外交辞令的客气话,就会沾沾自喜,到处宣扬。如果别人批评了自己,不管批评的正确与否,都会暴跳如雷,反唇相讥,甚至给人家上纲上线,说人家是别有用心等等。
总是意淫别人都非常喜欢自己,都非常尊重自己,从别人的一言一行中都能找出这方面的证据。比如美国领导人和中国领导人在庄园会见,而和日本首相只是共进午餐,这说明美国很尊重中国,很重视中国,而对日本很敷衍。一个外国领导人用中文说了几句话,就让央视热血沸腾,激动万分,就认为人家要和自己结盟共同对抗日本了。
对自己的能力和成就总是很夸大,很炫耀。明明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别人几十年前就做到了,自己模仿了好多年刚刚做到,也要大肆渲染一番。空客飞机上有三个零件是中国造的,都能让中国自我吹嘘好几年,尽管那只是非常普通的零件。非常喜欢搞一些世界最高、世界最大、世界最强、世界最快之类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印度航母下水了,核潜艇试航了,自己又惊又怕,又羞又臊,于是不停地贬低人家,说人家的航母不是自主制造,是〝万国牌〞。说人家下水的航母只是一个空壳,六、七年内还不能形成战斗能力。尤其可笑的是,说印度大举建造航母、核潜艇是为了对付巴基斯坦。巴基斯坦连一艘驱逐舰都没有,海军基本是空白,对印度根本谈不上威胁,印度值得兴师动众造那么多航母和核潜艇吗?
对美国的心态最能代表中国的弱国心态。从骨子里说,中国对美国很敬畏,很嫉妒,很羡慕,很自卑,或者很惶恐。美国的一言一行,都牵动着中国的心。美国人表扬中国两句,中国就会幸福激动的热泪盈眶。美国批评指责两句,中国就会情绪低沉好几天,有时也会小声地辩解几句,但绝对不会真的惹恼美国。美国总统夫人没有出席两国领导人会见,会让中国人心惊肉跳的失眠好几天。当然,如果美国总统夫人出席了,也会让中国人兴奋感动的失眠好几天。
中国人获得过两次诺贝尔奖,第一次官方认为是境外敌对势力的阴谋,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是企图颠覆中国政权,连获奖的消息都封锁了。第二次又获奖了,奖还是那个奖,得奖的人成了英雄,举国欢庆,万民敬仰,并上升到为国争光、国家地位提高的高度,轰轰烈烈庆祝了好一阵子。
一个台湾渔民被打死了,官方表现的义愤填膺,愤怒声讨,并且不断讥笑和指责台湾当局态度软弱,不断怂恿和鼓动台湾当局采取强硬行动。但多年来自己的渔民被抓、被打、被杀的事情成千上万,自己一次都没有强硬过,都是逆来顺受,连基本交涉都免了,央视也从来没有报导过。
钓鱼岛和日本发生争端了,央视告诉民众说,中国在争端中已经占据全面上风,日本鬼子已经走投无路,马上就要举手投降了。但中国军舰、军机始终不敢去钓鱼岛,海监船也基本不进日本划定的领海线,就在外面转来转去地宣示主权。老百姓非常纳闷,既然已经大获全胜了,为什么不直接登上钓鱼岛?南海也是这样,既然把越南菲律宾吓的都尿裤子了,为什么不把被他们占据的岛屿拿回来?
大众体育基本是空白,但为了显示国家繁荣强大,就选拔了一批专业运动员送到国外去训练,吃的喝的全是外国的,用的器材也都是外国的,没黑没白、没年没节地玩命的训练,弄出了一批比赛机器。前些年开奥运会时,明知道奥运会禁止专业运动员参赛,但我们不管这套,就派这些人去奥运会和外国的厨子、司机、渔夫、教师们去比赛,自然是大获全胜。开大学生运动会了,就把这些人的年龄改一改,弄个学生证,然后就冒充大学生去和外国的孩子们比赛。回来就开庆功会,热烈庆祝中国体育事业伟大成就。
明明自己长的很丑,但总是要装出很英俊、很潇洒的样子。明明自己身患多种疾病,还染有多种暗疾,再不医治就很危险了,但非要说自己很健康、很阳光,坚决拒绝医治。如果谁说自己很丑,或者说自己有病,谁说就和谁急。为了向全世界证明自己很英俊、很健康,就花钱雇了很多人每天在报纸上、电视上、网路上开展表扬与自我表扬,把自己吹嘘的天花乱坠,其实全世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性格很懦弱,胆子很小,手无缚鸡之力,但为了证明自己是世界第二强国,却偏偏要装出一幅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样子。四处挑衅,结果四处碰壁,处处灰头土脸。原来一直觉得日本可以作为一个让自己显示威风的物件,因为日本是二次大战战败国,一直受和平宪法的束缚,就像一个被粗大的牛皮绳索绑住的人,没有还手之力。于是对日本时不时打一拳,踢一脚,觉得自己很威风。但终于日本急眼了,国际社会看不下去了,于是世界开始支持日本修改宪法,重新武装,日本快速崛起,这回傻眼了。现在又开始说要维持二次大战战后秩序,不许日本重新武装了。
虽然自称世界第二强国,却总是对自己无依无靠感到很恐惧,总是习惯找一个靠山。和美国发生矛盾了,就和俄罗斯拉近乎。和俄罗斯发生矛盾了,就向美国献媚。如果欧洲搧了自己一个嘴巴,就去买几百架波音飞机。如果美国搧了自己一个嘴巴,就去买几百架空客飞机。在国际重大事务中也毫无主见,总是看别人的眼色行事。另外习惯用送钱来买几句好听的话,当然也希望花钱买几个朋友,哪怕是无足轻重的非洲小国。搞了一个中非论坛每年撒钱几百亿,现在又要搞一个中拉(美)论坛,估计又是大把撒钱。但这么多年钱花了不计其数,朋友却一个也没有交下。

这里有问题!

都说达康书记是个好官,但我觉得阴寒透骨
不管怎样,《人民的名义》是部好剧。正像我以前所说,大陆的电影电视剧本来是可以涌现大量优秀的作品的,但是因为高压政策所致,现在不仅没有好的作品,反而烂片迭出。但是再多烂片也挡不住《人民的名义》火起来,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大家想看官场现形记。
《人民的名义》即使有再多局限性,也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扒开权贵的指缝,人民看到一群人以自己的名义上演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一幕幕,中心点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即使这样,看到这么“大尺度”的电视剧,群众们都欢呼雀跃,纷纷拍红了巴掌,大家最喜欢看的是一群道貌岸然的禽兽露出来红红的屁股,还有衙役们打在禽兽红红屁股上的大板子。
段子很多,都在说高育良虚伪,祈同伟奸诈,说侯亮平正义化身,说沙瑞金青天大老爷,嘿嘿,封建王朝老一套又出来了。我倒是对这些不以为意,我只对李达康印象深刻,同志们哪,各位看官,吃瓜群众,这就是一个藏的最深最深的坏蛋!
从人设上说,李达康是一个锐意进取有魄力的书记(去他妈的达康书记,透着无限制的谄媚,以前都是李书记),但是说不过去啊,丁义珍是他的干将,贪污腐败都多少年了,他主管领导啥都不知道,直到人反贪局要抓人才一副背黑锅的样子?其次,本质上这货就是一个拍马屁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他为了政绩,亲自领导对大风厂的暴力拆迁行动,只是因为陈岩石的介入才收兵,后来因为知晓陈岩石和新来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关系,马上换了嘴脸,后来也是因为关系他的官运的沙瑞金关心大风厂事态,李达康再也不提拆迁,还装模作样垫付赔偿款。第三,李达康手下区长孙连城对仕途不抱奢望,对李达康命令他整改信访局窗口敷衍了事,结果被沙瑞金知道,有一出戏是“达康书记”被“瑞金书记”电招到信访局,刚一进门,正一头雾水的“达康书记”听到柜台后面一声威严的招呼,立马,同志们那,看客们那,你知道我想到了啥?我看到在别人面前威风八面的“达康书记”简直是匍匐着来到了信访局低矮的窗口前,他的样子和以往我党一再批判的腐朽的清王朝那些奴才见了主子何其相似?您们说,这样一个在下属面前不怒自威,却在上司面前奴才样的家伙,他能是一个好官?
《人民的名义》里说来说去,离不开官场,高育良为了保住位置,两面三刀,祈同伟,那就是腐败的典型,这些人起码合乎逻辑,没啥可说。甚至沙瑞金,说是在第二部里就是不厚的原型,他为了政治野心,不管心里怎么想,起码不是让人看不下去。只有这个“李达康”,一方面他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去上访(妈的,先不说这个奇葩的书记亲妹妹要上访的桥段有多可笑),只说他怎么就没早点发现信访局的窗户低矮?怎么就没发现别的局问题?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受委屈了?另一方面,一个在权势不如自己的人面前端着人民名义训斥,却在上司面前狗一般趴下行走的人,让我怎么相信他是内心坦荡,从而为公无私呢?
我只相信一个基本的道理,人都做不好,谈何做个好官?
记得以前看二月河的《康熙王朝》,康熙面对很多享有清誉的官员,反而怀着对那些官声不彰的官更深的警惕,无他,因为这样的官更多是投机,他们的根本目的还是做给上级看,根本不是以人民名义做给百姓看。如此,一切的出发点还是上级看了开心,而且他揣摩领导心思有多深啊!
在我看到的这集里,由于沙瑞金的怒气,李达康雷厉风行举办了不合格干部培训班,还与时俱进进行了直播,给谁看?不言自明。为了啥,不言自明。
当一个个腐败分子被揪出来时,似乎“达康书记”却成了好干部,当大家亲切地学着呼喊“达康书记”时,我却觉得彻骨的寒。是啊,也许他不贪,可他不是为了人民不贪,他是为了更大的权力不贪。这样的人,时时刻刻算计的都是怎样再往上爬,相比之下,虚伪的高育良,奸诈的祈同伟,倒让我觉得可爱一些,起码真实,还有爱欲,而“达康书记”呢?他是一个嫁给了权力的太监而已。
所以,为了杜绝更多的高育良,祈同伟,更为了杜绝李达康,请给人民权力,给人民选票吧,而不是只给人民名义!

美国减税是跟某国打税务战,别逗了!


昨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订了最新行政令,减税!减税计划要点是:1.将公司所得税从35%降到15%;2.将个人所得税的税率等级从现在的7档调降至3档,税率分别调整为10%,25%和35%;3.遗产税和替代性最低限额税将被废除;4.夫妻联合报税的标准扣除额调高一倍至$24,000美元;5.将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数万亿资金实行一次性征税。

消息一传出,有人坐不住了,谁?某国的《人民日报》,该报刊文称:“从他国视角看,美国减税实际是在挑起税务战,作为反应,一些有实力国家会加入这场竞争,这样做不仅会使国际税收秩序陷入混乱,更会使业已形成的G20等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框架下的反国际税收恶性竞争成果缩水,使部分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直接受损。”
看到《人民日报》此发声,天佑的感觉就是,隔壁老王对自己老婆很好,不仅经常给老婆买新衣服,下馆子,还极尽所能地跟老婆上床,不去外面夜总会给小姐撒钱。结果,老王的做法引起了邻居李四的抗议,他的抗议理由是,老王你不能对老婆太好,你这样对老婆好,我这种对老婆不好的咋办?你天天跟老婆上床,我这种没事儿就逛夜总会的咋办?
尤其是《人民日报》祭出“税务战”这个词,天佑更是不理解,税务战是什么鬼?税务不是别国内政吗?《人民日报》对别的国家减税说三道四,这算不算干涉他国内政?精兵简政,轻赋税、薄徭役,才能激发市场活力、提升国家竞争力,人家特朗普给自己国家的民众减税碍着你啥事了。美国减税是“打税务战挑起国际纷争”,增税是“资本主义剥削劳苦大众”,不增不减是“维持资产阶级腐朽统治” 。总之,他们咋做都是万恶的是不是?
既然美帝不讲道德,主动挑起“税务战”,贵国反击啊?他把企业所得税降到15%,你降到10%啊?贵国减税空间如此巨大和财政开支缩减空间巨大,你裁掉冗余的公务员,并轨公务员养老保险和规范化高干退休待遇,减少浪费性开销,这得节约多少钱?还怕跟他们打“税务战”?作为拥有大量非税收入和政府性资源收入以及国有企业红利收入的国家,难道会害怕这种竞争么?你不减税,我们也不敢说什么,可你竟然还口气这么重的评价别人减税是阴谋诡计,和珅在世都得服你。
天佑注意到《人民日报》的文章里有这么一个高论,”此外,对企业而言,减税省下来的钱干什么,这既是问题,也是风险”。看到这儿,天佑都快笑死了,我怎么觉得他们忘了一条,他们应该说:特朗普的减税严重剥夺了美国老百姓作为纳税人的荣誉感,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啊!纳税最光荣,肆无忌惮剥夺广大人民群众的光荣,美帝坏透了!看到美帝国主义为人民减税,《人民日报》很不高兴,他想说:你们美帝减税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严重干扰了我朝正常的税收,我们向你们提出严重抗议!
天佑头一次听说”国际税收秩序”这个词,你们要是讲秩序,你们就不应该收那么高的税!“国际税收秩序陷入混乱”关们老百姓啥事,有多少钱在自己的钱包里才是大事。对了,请问《人民日报》,你所说的无力搞税收竞争的出口导向型国家,这指的是自己吗?看了这篇文章,天佑总的感觉就是:《人民日报》酸酸地抱怨道,你们万恶的美帝国主义为啥要对自己的企业那么好?为什么要对自己的老百姓那么好?你减税,我如果不跟,我天朝资本要外流,企业竞争力下降;跟了,我们就没钱大吃二喝公款消费了。说到底,你们美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美国减税不意味着税收收入减少,虽然税率降了,但是税基也扩大了,很可能税收不降反增。《人民日报》这次跳脚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某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没法扩大税基,只能靠维持高税率保证税收收入养活一大堆尸位素餐的人心里着急吧!

不得不承认,特朗普上台后的手段对“某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很要命。货币政策连续加息预期,封杀“某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货币进一步宽松空间;资产负债的不断缩表,减少全球美元未来供给,“某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恐怕得被迫改变现在的外储模式;从个人到企业的减税政策,强力吸引海外企业和精英回归,“某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如果不跟进,所有实体将变成尸体。这三板斧,招招砍在“某无力搞税收竞争出口导向型国家”经济的要害,可谓见血封喉!所以,《人民日报》如此反应大家应该能理解了吧?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能看明白《人民日报》的逻辑就是“见不得别人好,更见不得自家百姓好”。天佑很想对《人民日报》说个道理:一条街上,卖同样东西的多个店铺,如果有一个店铺降价,别的店铺都会不高兴,你的货便宜了,这让别人怎么做生意?国家税收的依据,说到底是为国民提供服务。别的国家能用更少的税收来提供服务,你为什么不能?别的店铺能降价,你不降,你就去死好了,为什么要怨别人呐?
不过,到最后,天佑还是要说:这事而最后的赢家恐怕搞不好还真是中国民众,注意,天佑用的词是“民众”而不是“人民”,因为我们很多人都不是“人民”。为什么说最后的赢家可能是中国民众?因为美国这么一减税,不管《人民日报》怎么气急败坏,天朝最后都得跟进,而且可能被迫缩小政府,裁剪冗员,大规模减税,那不是中国民众的福音吗?​​​